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五十七章 深夜邀约

时间:2018-02-06作者:涂山九尾

    “有接应?”

    云西失口说道。

    三人的心均是一沉。

    殷三雨一躬身子,长腿后扫,迅速跳下马,随手又往白马马鞍旁的行囊里一摸,掏出一根木棍,快步走到车辙痕前。

    刷地一下,他晃着了火折子,木棍顶端忽的一下就被点燃。

    飘忽舞动的火光映亮了他侧脸坚毅的轮廓,随后下移照在了白惨惨的雪地上。

    “来的是辆马车,两车在此交汇。依照脚印车辙的分布方向来看,牛车下来两个人,一个女子,一个男人,都上了马车;马车上只下来一个人,换到了牛车上。最后两车一起向前方驶去。依照这里的方位,怕是在咱们到上一家村子之前,他们就碰头了。”

    他的声音低沉却十分有力,条理清晰,语速极快。

    除了不能分辨多出来的车辙是马车的,其他几处要点,云西随着殷三雨的分析也看得很分明。

    “前方可有村镇?”她严肃问道。

    “有。”

    “快上马!”云西有些急切。

    殷三雨嗯了一声,熄灭火把,单手一薅马脖颈,借势就翻上了马背。

    “前方很可能就是对方的势力圈,小心些。”云南上前特意叮嘱了云西一句。

    云西点点头,三人沿着凌乱了许多车辙,排成了一条线快速向前。

    片刻之后,一白两黑三匹马不约而同的放缓了脚步,齐齐停下。

    前方朦胧的夜色中,恍惚出现了一片房舍的黑黢黢的轮廓,高低错落,连绵延展。

    “此地是何处?”云西轻声问道。

    “金水村,进了村子,就是兖州地界了。”殷三雨的声音莫名有些阴沉。

    “距离碧池院还有多远?”

    “约莫巳初能到。”

    云西脑中换算了一下,云南说巳时对应生肖蛇,是早上九点到十一点,巳初便是九点。

    “接应的马车规格,殷捕头能否推出?”云西问道。

    殷三雨向地上又扫了一眼,答道:“马车车轮比寻常雇车店的宽很多,晃动幅度极小,应是造价不菲的。”

    云西点点头,牛车对于寻常百姓家都是豪华配置,一辆做工精细,宽大舒适的马车,在这个时代无异于是劳斯莱斯一般拉风的存在。

    “一个小货郎应该不会有如此手笔。”殷三雨思量着说道。

    “如果真有,那完全可以一开始就驾驶马车雇佣马夫赶路。出了人命案,如果条件允许,货郎绝不会自己驾车露面。接应他的人必是操控交易的一方。”云西肯定的说。

    “如今疑犯只会有两种选择,一是暂时歇脚修整,一是直接赶往交易地点。”云南冷冷说道。

    殷三雨回望了两人一眼,忽而轻佻的笑道:“既然一路踪迹都直指着菱藕香,看来如何都避不过了,不得不说,两位刑房的运气还真是好得不得了!”

    “托您的福。”云西轻蔑的笑着。

    “在对方势力所及之地夤夜访查,风险甚大,先确定马车是否已出金水村,若是没出,便先寻个过夜的居所。”云南语气十分冷峻。

    殷三雨点点头,“也只能这样办了。”

    云西率先出发,随着车辙轨迹徐徐向前,可是走到村口时,她却傻了眼。

    面前是一条十字路,不同于她脚下通往野外满是积雪的那一条,其他三条都露出了泥土的路面,明显是新有人除过雪,而且车辙痕,人脚印杂七杂八错落交叠,根本分不清哪一条是牛车的,哪一条是马车的。

    尾随而来的殷三雨看了也皱起眉,狠狠的向地上吐了口口水。

    “这么乱还辨个屁啊!”

    “殷捕头,虽是兖州,但毕竟是外郊村落,会有如此繁忙的景象吗?”云南环视着岔路的方向问道。

    “应该不会,不过前一阵听说这片摊上了什么徭役,要调集车马进兖州城干活。想来就是这片了。”

    “那就应不是贼人故意掩饰车辙。”说着,云西惋惜的叹了一声,“出没出村子,如今是看不出来了。”

    “既然如此,那就索性先投宿吧,晚饭都没吃,前胸都要贴后背了。”殷三雨埋怨的嘟囔。

    “这一片,殷捕头熟么?”云西问道。

    殷三雨摇摇头,“这里与碧池院的西郊有些距离,我并不熟。先看看有什么客栈住店的吧。”

    三人进了村子,沉沉夜幕下的村庄寂静一片,到处都是影影绰绰的黑暗门窗,没有一星灯火亮光。偶有几声狗吠,却将村子显得更加空旷静默。

    殷三雨走在前面。

    云西云南静默无语的跟在后面,只有马蹄一下一下踏地的声音,有节奏的响着。

    云西觉得,凭着殷三雨人精似的心眼智慧,对于茶馆酒肆的位置分布规律,肯定了然于胸。寻找个把酒肆客栈,应该不费吹灰之力。

    果然,没绕多少路,他们就来到了一家飞着招子的客栈门前。

    由于时间太晚,即便是住人的客栈此时也已经关了院门。

    只院门上两盏昏黄的灯笼在清冷的夜风中兀自晃动。

    殷三雨抬手重重拍了拍门。没有多久,院门就被人吱扭一声打开,一个伙计探出头,一大一小的两只眼睛满满堆着笑。

    “呦!是三位官爷!”大小眼的伙计连忙回头又招呼来一个伙计,自己则热情殷勤的为三人牵了马。

    “快!引着官爷们先进屋,这大冷天的,别冻坏了官爷们!”

    院里就有马厩车棚,也都挂着值夜的灯笼,云西特意看了一眼。

    却都是空空荡荡的,半点马车牛车的影子都没有,她这才略略放心些。

    只是伙计拉着殷三雨的白马进棚时,白马焦躁的扬着蹄子,打了好几声响鼻。殷三雨笑着转过头,食指与拇指弯着放进口中打了一个呼哨,白马才勉强安定了些。

    一切打点停当,三人要了三间连着的客房。

    因着各自都带着干粮,所以婉拒了店里的酒食就各自回房整顿了。

    这还是云西穿越以来第一次住客栈,看着古色古香,收拾整洁的房屋,她差点激动的掉出眼泪来。

    这就是古代的客栈啊!

    几个月的逃难生涯里,除了蹭百姓简陋的窝棚就是睡在树下,再不然就是各色废庙荒屋。

    穿越之路的赤贫生活终于特么的告一段落了。

    正要解扣子上床却听得门外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妹子!是我!”嘻嘻哈哈的声音正是殷三雨。

    云西不耐的皱起眉,妹子也是他叫的!才夸他不像流氓,这会就恢复本性了?

    耐着性子去开门,却见殷三雨正吊儿郎当的倚在门框上。

    “什么事?”云西冷着脸问道。

    “没事——就是你哥答应我的事——你哥——都没动静——是不是你哥忘了啊?”他浮浪夸张的笑着,每段话都说得阴阳怪气。

    云西却听得心下一惊,成串的冷汗瞬间自脊骨爬满全身。

    只因她看懂了殷三雨的话。

    每段话的停歇中,殷三雨都在用哑语口型表达着另一层意思。

    他的话是:他娘的——咱们——住进了——黑店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1p求支持《倾世霸宠:萌后太调皮》/旧时菖蒲

    天上掉下个美娇羊,地上有人变了狼!

    莫舒扬(羊):

    打仗打着打着,国保住了,结果被敌军头领给掳了!

    被掳去当小厮?

    端茶倒水处理后院帮主子哄一群戏精女人就算了,居然还要负责暖床?

    丫后院养这么多女人不要,非得缠着老娘,脑子有毛病?

    司徒琅(狼):

    “女人,本王对你养的那只叫多啦什么逼梦的猫很感兴趣。”

    本想好好做个撸猫的人,奈何最后成了吃羊的狼。

    “羊,本王发现,你比那只猫可爱,还好欺负。”

    某羊内心在咆哮!

    “羊,我不是狼,你信么?”

    某羊……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