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三十六章 誓不为妾

时间:2018-01-20作者:涂山九尾

    云南不悦的轻咳了一声。

    云西赶紧收口,还好刚才的声音小,符生良应该听不到。

    不然直接称呼朝廷官员名讳,无异于指着鼻子骂人家的娘。

    “符大人!”

    云南徐步走至院门前,双手交叠,温文有礼的躬身长揖。

    符生良低低咳嗽了一声,像是风寒还未好。他点点头嗓音有些嘶哑的回道:“云典吏,云书吏。”

    云南直起身子,“大人深夜到此,可是有要事相商?”

    云西也已走到近前,依样画样的行了礼,静静观察着他二人谈话。

    符生良环视着各房黑洞洞的门窗,轻笑着回答:“深夜风大,不知云典吏可否容符某屋中一叙?”

    云西也注意到今夜的吏舍实在安静的有些诡异。

    不少房间的门都微微半开着,里面漆黑一片,没有半点人气。

    只有寂寥的风在院中飘然游荡,不时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气氛萧索得仿佛这里除了他们,再无任何人。

    “是属下失礼了,大人请!”云南大方的向前一摆手,又低头看了眼云西,却是微微一滞,滑到嘴边的话终是没有说出。

    云西知道他想说什么,身在古代,大人夜访,她一个小女子本该是回避的。但是云南已经丧失了在人世间闯荡的资格,她终归才是要历练的真正云家人。

    纵然有碍礼节,但他终不能将她完整护在身后。

    云西一面暗暗咒骂着男尊女卑的封建礼教,一面昂着头大大方方的跟在两人身后,走进云南的屋子。

    虽然与云南已经默契的就像是一个人,但她还是很喜欢他明明很看不惯,却仍然拿她无可奈何的模样。

    前世咋说来的?

    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进了屋,她很有自觉的讲求三德五美的主动燃了灯。

    随着油灯倏忽的火苗晃晃而起,清冷黑暗的吏舍屋也慢慢亮了起来。

    云西这才看清,比之自己,云南的屋子实在干净太多了。

    炕上被叠的棱角分明的被褥,炕前哔哔啵啵燃着炭火的炉子上,还温着一壶热水。旁边还多了一张小方桌,桌前两把古旧的椅子也擦得锃亮,不染纤尘。

    他无法喝水,这壶热水必是他特意寻来为马虎粗心的她准备的。

    云西不由得感慨,云家六百年的家教果然不同凡响,都已经沦落寄人篱下的小跑腿了,云南都不忘记时时保持自己的优雅仪态。

    又为两人在炉前搬好椅子,云西便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即便一时不能入座,看着处处为她着想的云南,她也能忍了。

    倒不是她真觉得自己没资格上席面落座,只是符生良毕竟还是全须全影的古代人,若她一个得意,嘚瑟过了头,就是在给自己挖坑了。

    符生良将灯笼摆到门口的灯架上,跟着云南徐徐落座。

    云西这才看清,符生良左手上还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袱。

    符生良随手将包袱放在一旁的炕上,便伸出两只手,交叠着在火炉上烤着火。那双比女子还妩媚的桃花眼却没闲着,一会看看云南,一会又抬头看了看云西,始终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浅浅笑意。

    云西被他看得有些发毛,自觉错开了视线,只做没看到,平静的倒了杯热水递了过去,之后又假模假式的为云南斟了一杯。

    “大人深夜到此,可是有要事相商?”云南接过杯子,再度发问。

    符生良姿态优雅的抿了一口热水,笑道:“二位不好奇这满院的书吏都哪里去了么?”

    云西哂笑道:“不会都去照顾那几个典吏了吧。”

    符生良笑眼微眯:“不错,五大房典吏,并着一个库房吏竟都被二位撂倒,不是血溅五步,就是醉的不省人事,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啊!”

    云南诧异的扫了云西一眼,云西赶忙接过话茬,略带几分尴尬的笑道:“那也不至于整个吏舍院倾巢而出吧?”

    她斗酒的时候,云南已经断片,对于她土匪头子一般的习气全然无知。

    未免多事,她赶紧一语带过,她可不想又被这个老古板教训啰嗦。

    符生良发出了一声冷笑,道:“五大典吏本就是吏舍院的核心,如今清一色都躺在医舍,不是疗伤就是忙着解酒,正是需要人伺候的时候,各房小吏们又怎会错过这个表孝心的绝佳机会?”

    云南一双剑眉蹙得越发紧了。

    云西强压住已经窜到嗓子的一个酒嗝,不说还好,一提起来,她才觉得自己也是酒醉的厉害。

    说到这里,符生良忽然站起身,后退了两步,叉手向前,深深一躬道:“舌战群僚,一铜板拔头筹,巧施良计,几碗酒压众丑。既有勇且有谋,真真叫生良自愧弗如!”

    云南赶忙起身,下意识就要去搀符生良,却被云西一个捷足,抢先扶起。

    云南伸出的手微微一颤,终也只能缓缓收回。

    符生良一抬头,猛然发扶着自己的竟然是云西,猝不及的男女大防令他登时红了脸颊。

    云西赶紧松开手,暗下忙悔不迭的吐着舌头。

    要不是云南此时身体太弱,我根本不想碰你啊!你个有妇之夫千万别多想!大爷我可不想给别人做小三、小妾什么的

    云南一把将云西扯到身后,抢白道:“大人谬赞,莫要折煞我们兄妹!”

    短暂的局促之后,符生良已经沉静如初,他移开视线转向云南,道:“对于云兄云妹的为人,生良是不担忧的,唯一不放心的便是这衙门黑手太多,恐云兄云妹初涉世事,友生性纯良,防不了那么多龃痦,如今一看,竟是生良杞人忧天。在此向云兄云妹,道一声歉。”

    呀呵!只这一会的功夫,就由云典吏变成云兄云妹,实在叫云西恶寒。

    又生怕他再鞠躬,云西先行一躬,稳重的笑道:“大人哪里的话,这些都是我们兄妹的本分,如今七日之约已去一日,我们也有些小收获,正要向大人回禀。

    符生良却摆起手,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道:“既是交给了云兄云妹,生良自是放心。”说着,又从袖间掏出一块铜牌,递给云南道:“这是衙门调动捕班马班的令牌,如有需要,云兄自行斟酌即可。”

    云南小心的接过木牌,刚要致谢,却见符生良拿起之前的包裹,递给云西,眉梢眼角,笑意柔软,“昨日看云妹衣衫单薄,配了两套全新的书吏官服,日后行动也方便些。”

    “夜已经深了,就不打搅云兄云妹歇息了,六日后,生良静待两位佳音!”说完他一拱手,拔步向外走去。

    云西云南也跟着一直送到吏舍院门口,才掉头返回。

    回到屋里打开包裹,只见簇新的灰褐色的书吏棉服上赫然摆着一双厚底的全新皂色棉靴。

    “眼真毒!知道我最缺这样一双鞋子!”云西使劲按压着鞋底,脸上抑制不住的惊喜。

    云南看了看她脚上那双破的不能再破的棉鞋,眉眼间不禁添了几分伤感。

    云西性急的脱鞋就要换上,换到一半,动作却忽然僵住了。

    “怎么了?”

    “咱们还是中套了!”云西说着,面色已是阴沉一片。

    ------题外话------

    我是小注脚o(n_n)o哈哈~

    古代文人,一般都有名和字,比如云南,姓云,名修竹,字南。

    如果平辈或小辈的人,直接叫别人的大名,如直接叫云修竹,无异于是在骂人,当然颁布圣旨,下达命令等情况除外。

    由于《女推官》毕竟是悬爱小说,每一个官场之人都交代名和字,未免繁复混乱,得不偿失,所以除了云南,其他男性都只交代一个明字。

    o(n_n)o哈哈~,真为穿越到非架空王朝的云西捏把汗啊!大姐头,你受的限制真是太多啦~(>_<)~心疼心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