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二十一章 一声哥哥

时间:2018-01-20作者:涂山九尾

    云西想要再度拦下云南,伸出的手却只抓到了他的衣角。

    异世的素锦光滑得像水一样,如风般迅疾的略过她的指尖,随着他模糊的身影一闪而过。

    他决绝得异常

    云西脑中忽然划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他决绝得就像是在求死。

    “哥!”一个尖锐的女声骤然而起,因绝望而高亢的声音锋利如刀,闪着陵劲淬砺的锋刃瞬间刺穿所有人的耳膜

    包括她自己,耳中都是一阵波动的震颤,紧接着就是钻心一样的疼,年轻的小六甚至疼得捂着耳朵弯下了腰。

    已经挥起了拳的殷三雨,迎着云南的袭来的拳,蓄积已久的正准备全力回击;

    失了神智的云南已经瞬间欺到了他的近前,击出的拳迸发出了非人的力量;

    痛苦蹲下的捕快小六,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一直躲在衙门各房暗处围观的人们也捂起了耳朵,对这一瞬间的刺激毫无防备;

    所有的一切,都好似却被这喊声按住了暂停键。

    一切都停了下来。

    两个男人拳与拳的距离不过分毫,竟然就这样在一瞬间收住各自力道,骤然站定,只剩下了直面的对峙。

    云西无力的跌跪在了地上,大口喘着气。

    那一嗓动气太甚,她全身都在微微的发抖,眼角也飘了星点的泪痕。

    以往,只有在人前,她才称他哥哥,人后都叫他云南,

    她从没觉得那声哥哥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就跟称呼一个陌生人一样,没有任何感情,没有任何羁绊。

    此刻,她却分明感受到了这一声“哥”的份量。

    出口似蝉翼般轻薄透明,落地却像雷霆样万钧沉重。

    一种牵连在那声音落地后蓦然生根,生长伸出一道又一道细细的透明触须,缓缓的缠住了两人的心脏,那力量虽然松散微弱,轻微得简直叫人难以察觉,但只要一端受力,另一个立刻会痛得倒吸凉气。

    前世是孤儿的云西,从没有过这种感觉。

    或许这种关系的名字,就是亲情。

    “哥···”云西走向前,声音嘶哑,她伸出手,将云南紧握成拳的手缓缓压下。

    “没有人,值得让你出手。”她再一次重复。

    云南忽然灰败了脸色,一双凤眼中喷火的愤怒闪烁着,渐渐颓然。

    殷三雨歪了歪头,显然是没太弄清眼前的情形,看到云西按下云南的手,嘴角忽的翘起,鼻中发出一声冷哼。

    他收回了右手拳头,示威似的捶着左手手心,扬起鼻孔,得意道:“果然还是妹儿更加识时务,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云西余光扫了他一眼,视线突然一凛,抬腿就向殷三雨下盘扫去

    这一脚迅疾如风,瞄准精确,带着前世的狠戾果决,力度比之踢贾四裆下那一脚力度还要狠上三分

    她要他终身不举

    欺辱她可以,但绝不允许他欺辱云南

    不料殷三雨竟然能及时后撤半步,同时向下半蹲,两只大手冷不丁地向前一捞,一下就攥住了她的脚踝

    他微扬起头,看向她满眼促狭的坏笑道:“早就领教过妹子专攻下三路的手段,怎还会上当——”

    话刚说一半,他却陡然发出嗷地一声惨叫,松手就扔下了云西的腿,捂住双眼痛苦的蜷缩成了一团。

    云西举起右手,立起两根手指,不无得意的轻笑着说道:“谁说我只会踢人下三路?上三路才是我的专长!”

    “殷头!”捕快小六一个呼喊,情急奔前。

    刚才那一戳,若是寻常人,眼睛都要被戳瞎,尽管殷三雨的本能反应已经极为迅速,但毕竟距离太近,无论怎样,都不可能伤得太轻。

    这时,从各房个各角落忽然奔出一大群围观群众,见殷三雨吃痛受伤,七嘴八舌的一下就簇拥了上去。

    没有人理会云氏兄妹,也没有人敢去理会。

    透明得简直像是空气一般。

    在这个王法衙门里,前挂“明镜高悬”的牌匾,中竖着“公生明,偏生暗”的石碑,后建着标榜牧爱亲民的厅堂。两个只想踏实做事的县衙胥吏却被人堂而皇之的视为草芥刍狗。

    没有人在意他们所受的屈辱。

    除非他们够强,够有势力,够有金钱。

    云西呆呆的站着,望着那些小丑一样带着面具,穿着官服的各色角色轮番登场。

    任冬月的冷风吹过她白透如瓷的面庞,扬乱鬓角一缕漆黑的发丝,始终面无表情。

    趋利避害,人的天性。

    然而何为王法?

    何为公道?

    又何为良善?

    “够了!”

    七嘴八舌张罗着将伤患抬去救治的人群忽然一滞。

    那是殷三雨的怒喝。

    “没人能伤得了你殷爷!瞎操什么心!都散了!”他单手捂着双眼,另一只手伏在腰间佩刀上,摇摇晃晃的从人群中心站立起来。

    云西不禁紧锁深眉。

    此时的殷三雨因受伤反而失了之前的轻佻猥琐。看不见他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他周身笼罩着一层深深的敌意与怒气。就像是一只受伤的狮子。步伐虽晃,威风不倒。

    捕快小六也怔愣了一下,片刻之后,立刻上前礼貌的赔着不是的劝散了众人。

    云西看着那群人虽然仍似有些不舍,却还是十分配合的各自散去,唇角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他们不舍的不是殷三雨的安危,而是一场好戏的热闹与新奇。

    趋利避害,看似有害的一方虽因被人躲避而显得可怜,但被人视为有利的那一方又何尝不可悲?

    前世已经经过那么多的利来利往,又有什么是看不透的?

    不多时,偌大的庭院里,又只剩下了他们四个人。

    捕快小六率先打破了平静,他红着脸,也不敢去看云西云南,只是扶着殷三雨,想要马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殷三雨任由他掺着,顺从的任由小六搀着。转身后,捂着眼睛的他,忽然阴狠的说了一句话。

    “滕县,早晚要了你们的命!”

    “哦?”云南不禁冷笑,“我的命不值钱,且看看谁更惜命一些吧?”

    殷三雨的头忽然抬起了一些,像是有瞬间的停滞。终是没有说话,径直离去。

    云西倏然转身,身后的云南已经弯了身子,他头垂得很低,双手掩着口鼻。

    修长皙白的手指缝间慢慢洇出殷红的液体。

    是血。

    殷三雨的阳气果然不同常人,即便没有实质接触,迸发出的气场都足以让他受到伤害。

    云西抬了抬手臂,佯装擦汗的拭去了眼角的泪。她夸张的咧了咧嘴,笑着埋怨道:

    “怎么样?小瞧了我吧?对付混混流氓就是我的本行,下次你可别乱发彪了。”说着,她从怀里拿出一方锦帕,忙不迭的为他擦拭,“先回吏舍休息一会吧。”

    云南却一把拿过锦帕,略略擦拭,转身便朝着吏舍相反的方向走去。

    云西不悦皱眉,站在原地道:“要去哪?”

    “囚房。”他答。

    “你不要命了?”

    “七日,已是第一日。”

    虽然无奈,云西还是抬起了腿,快步跟上。

    她知道,他要去提审贾四。

    “你更应该在意你自己。”

    云南忽然停步,他回过头,俊美白皙的脸又恢复了万年不变的冰山模样。只一双凤眼犀利熠熠,泛着逼人的光芒。

    “人命大如天,天不塌,案就要查。”

    云西的心忽的一紧,继而攒眉咒骂了一句。

    “娘的,舍命陪君子了。”

    ------题外话------

    我是小注脚!o(n_n)o哈哈~,有晦涩,表述不清的地方,亲亲只管甩到留言区!1月9日前,都有剧情评论奖励回馈哦

    注1:古代衙门大堂又称“牧爱堂”、“亲民堂”、“节爱堂”等,象征着官府爱民如子,秉公执法。

    注2:戒石亭,亭中石碑南面刻“公生明”三字,语出《荀子:不苟》:“公生明,偏生暗。”碑阴书“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十六字。

    注3:公生明,偏生暗,旨在诫训官府自身要坚守偏听则暗,兼听则明的宗旨。

    注4:刍狗,典故名,典出《老子》第五章、《庄子·天运》。刍狗,古代祭祀时用草扎成的狗,在祭祀之前是很受人们重视的祭品,但用过以后即被丢弃。喻指卑贱不值得一提,可以肆意践踏的生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