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十一章 是敌是友?

时间:2018-01-20作者:涂山九尾

    云南微微一怔怔,随即恢复如常,唇角的弧度愈发明显,终于大笑出声。

    云西又加了一块肉,埋头继续奋斗。

    云南的表现已经优秀得远超她的想象。再无须她担心,她终于可以甩开腮帮子尽情吃喝了。

    云南的笑声在符生良听来,却甚是嚣张,他的眉不觉间蹙了一下,随手撕下一只鸡腿,用筷子夹着在眼前轻轻晃悠,皮笑肉不笑道:“就差被人撕着吃了,却不自知,的确可笑。”

    云南的笑容已经退去,他薄唇微启,淡淡的回答:“非是可笑,是可信。”

    “哦?”符生良抬起头,清浅的笑容带着不屑与狐疑,“可信?”

    “酒宴伊始,表面上,是云某频频试探符兄,实际上,却是符兄在试探。”说着,云南站起身,伸出手,将鸡腿从他手中拿出,转而放到云西的碗里,又道:“风寒忌油腻。”然后为他夹了一注白菜豆腐,从容的说道:“符兄真要我俩做个碌碌无为的庸吏,大可加之以威,施之以财,何须如此试探?”

    此话一出,符生良持箸的手一滞,筷子险些掉在桌上。他盯着云南,久久无言。忽而,他唇角微扬,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慨然道:“推官世家果然名不虚传!”

    云南俯身坐下,为自己斟了一杯酒,“即便叔父大人为人正直,且素有识人之明;即便我云家声名远播,操守举朝皆知,却都免不去符兄的猜忌,我想,这滕县的水,应是深得见不到底了。”

    符生良盯着云南的眼睛,良久才将筷子放下,露出了一丝苦笑,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户房书吏白染,本是我的同窗,辅佐县丞,主管一县账目,不想却被···”他重重的叹了口气,缓缓站起身,退后了两步,双手交叠,举在面前,揖手说道:“刑房吏将是我最后一条臂膀,不是信不过云兄,实在是前车有鉴,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云南也站起身,端起酒杯 “为了一句公道话,家父不惜赔上全族的性命,信的就是本分二字。实不相瞒,云南已是死过一次的人,功名利禄于我早已是过眼烟云。”说着,他一双凤眼射出逼人的神圣光彩,语气愈发郑重。

    “我云南,云修竹愿在此立誓,绝不做有违云家祖训的事,绝不依附权势,颠倒黑白!竭尽所能洗冤禁暴,为大明百姓建树功勋。”说完,他一饮而尽,利落的亮出杯底。

    烛火荧荧,映在符生良的眼底,晃晃闪烁,他深深一揖,“匡正滕县冤毙,生良要仰仗二位了···”

    云南连忙上前,一把掺起符生良,动容道:“符兄言重了,推案刑断就是云南本职,云南定当竭力!”

    符生良握住云南的手,白皙的脸上满是期寄,“在滕县断案,说难不难,说不难却又难于登天,现如今,就有一道难题。”

    “符兄请讲!”

    “吕德才一案,七日内结破,可能做到?”

    “七日?”已经啃完第二只鸡腿的云西抬头惊呼,“七日太短了吧?”

    符生良转头看着满嘴油腻的云西,强忍住嘴角的抽搐,尽力诚恳的说道:“现有山贼横行,七日后,县衙就要全力部署剿匪,虽然只会做做样子,但是顺带搁置悬案,已是惯例。内情现在来不及详说,只七日这一条不容变更!”

    云南刚要借口,却见云西用袖子擦了下嘴,站起身,傲然道:“好,七日就七日,我们接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