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侠客管理员 第三六三章 病危

时间:2018-08-28作者:战士双脚走天下

    眼瞅着一个医生一边摘手套一边走出来,毕晶大步走过去,道:“怎么样了?”

    那医生擦擦汗道:“手术很成功,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估计几个小时后就会醒过来……”

    “不是,我是问,另一个呢?”毕晶打断医生的话,大声道,“那个女的,她怎么样了?”

    那医生楞了一下,才道:“原来不是问他……那台手术不是我负责,是沈主任主刀的,我不清楚。”

    毕晶失望至极,手足无措道:“那,那……”

    萧峰走过来拍拍他肩膀道:“你先别急,冷静一点。”

    那医生奇怪地看了几个人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术室门就被猛然推开,一个小护士口气惶急道:“赵主任,请您马上进来一下!”

    赵医生愕然回首,那小护士直奔出来,嘴里叫着:“赵医生您快进去,有情况!”说着匆匆跑出去,赵医生再不犹豫,转头走进手术室。紧跟着,那小护士又一路小跑着回来,怀里抱着一大包东西,身后,还有三五个医生护士,脚步匆匆,朝着手术室跑过来。

    这是天要塌了吗?毕晶脑子嗡一声,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一般医院,在手术,尤其是这种有门路的大手术时,几乎能实现预料到多种情况,安排多套预案,医疗人员、器械、血浆,各种药物,都会准备的异常充足,足以应付绝大多数突发情况,像这种突然乱作一团的状况,只有一种可能——手术中,出现了极大意外,手术室事前的准备,已经无法应付!

    眼瞅着一群医生护士朝手术室匆匆跑过去,毕晶忽然一激灵,砰一声抓住一个护士,叫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快说啊!”

    那小护士吓了一跳,紧接着就看到毕晶满脸狰狞和满眼的血丝,心里害怕,结结巴巴道:“我,我……我不知道……”

    毕晶心中焦躁,不顾一切地大叫:“怎么会不知道?说,快说啊!”

    啪嗒啪嗒一阵极快响声,一个高个子医生步履匆匆走过来,严肃道:“请您保持冷静!不要干扰我们抢救!”

    “那你们倒是快抢救啊!”毕晶跳脚道,随即发现自己还仅仅抓着那小护士的胳膊,啊了一声,触电一样放开手,一连声催促,“快去,快去!”

    那医生和护士哭笑不得看了毕晶一眼,快步走进手术室,“砰”一身,手术室大门再一次重重关上,将毕晶彻底隔绝在外。毕晶再也支持不住,双腿一软,缓缓坐倒,双手捂住眼睛,随即又放开,死死盯着手术室门口,双眼已经血红一片。

    萧峰几个也意识到情况不对,缓缓走到毕晶身边,轻轻怕拍他肩膀,望着手术室,一个个表情严肃,沉默不语。

    这场抢救,似乎永远也到不了头,一直到天色全黑,走廊里灯光亮起,一直到夜深人静,四周再也没有声音,手术都还没有结束,手术室门口的红灯,一直就那么亮着。回去安排人手的凌霜华回来了,李萍带着一大堆吃的过来了,陈近南、冯锡范和风际中回来了,甚至韦小宝和双儿都回来了。但谁都没心思吃饭,也不肯回去,就这么聚集在走廊里,脸色阴沉。

    毕晶呆呆地感受着周围人越来越多,却不闻不问,仿佛整个世界都不存在在一般,只是愣愣地看着手术室门口,盼望着那盏红灯暗下来,却又害怕那盏灯的熄灭,象征着母老虎生命的止息,生怕灯暗下去时,凑出来一个医生,遗憾地说:“我们尽力了。”

    “时间很晚了。”萧峰忽然拉了一下毕晶,“要不你先回家歇一会?”说着还悄悄对毕晶使了个眼色。毕晶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这是说那系统的事儿呢,心里忽然一阵无名火起,压低声音恶狠狠道:“我管他去死!”妈的,现在母老虎生死未知,老子还管什么系统不系统,那里面人晚去一天又不会死!还有,自己家里个这么一个破系统,听上去很了不起的样子,可是,自己有了这个东西,却连母老虎都保护不了,这东西有什么用啊!

    萧峰叹了口气,摇摇头,刚要说什么,手术室门忽然开了。刚开始那个小护士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纸,摘下口罩叫道:“谁是病人家属?”

    所有人的目光同时都集中在毕晶身上,毕晶猛然抬头,嘶哑着声音颤抖道:“我……我是……”一边说,一边没由来一阵心慌,一股极度不祥的预感笼罩他的整个身心。

    “那你……”小护士把手里的纸递过来,小声道,“签了这份……”说着,竟然有些不忍心说下去了。

    毕晶机械地接过那张纸刚展开,“病危通知书”五个大字,就狠狠击中他的心脏,身体开始剧烈晃动。下一刻,毕晶就暴跳起来:“你们什么意思?我不签!她不会有事……不会有事……不会有事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弱,到第三个“不会有事”的时候,已经几乎听不见了。

    萧峰和凌霜华、小龙女一起凑过来,看着那五个大字,眉头同时皱起来。

    小护士看着失魂落魄的毕晶,又看看周围一大群围上来的人,似乎有些害怕,又似乎有些惋惜——不知道是不是在为里面那个既年轻又漂亮的生命感到可惜,一时嗫嚅着,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手术室大门再次推开,姓赵的医生走出来,皱皱眉道:“家属签了没有?”

    毕晶仿佛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两步走到赵医生身边,大声恳求道:“医生,医生我求你们,再想想办法……”

    “我们一直在想办法。”赵医生摇摇头,叹口气道,“可是病人的情况实在过于严重,我们必须发病危通知书了,这是程序,还请您谅解。”

    实在,过于,严重……听着这简单的几个词,毕晶再也无法镇定,全身再度剧烈抖动起来,手里的病危通知书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在空气中不断颤抖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