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侠客管理员 第二三五章 一不做,二不休

时间:2018-05-25作者:战士双脚走天下

    ..侠客管理员

    “我……”

    毕晶还想再说,母老虎已经不耐烦道:“行了,就你挣那俩钱儿,一大家子那么多人花行不行啊你?老娘好心给你补点儿,不领情是怎么地!还有,记得以后经常请老娘吃饭!”

    “怎么茬儿,这是要和我一起赚钱养家?”也不知怎么,毕晶脑子一抽,这句话就脱口而出,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妙,这不是摆明了占母老虎便宜么?急忙扯开话题道,“你哪儿来这么多钱?我记得你跟我挣得也差不多吧,全报社倒着数的……”

    我靠!越说越乱,还不如刚才那句呢——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直接戳母老虎的肺管子么?母老虎发作起来,可不是自己这微末道行能抵挡得住的,毕晶恨不能抽自己一嘴巴。

    “死胖子你又作死啊?”母老虎果然大怒,两条眼眉六十度直竖起来,一巴掌狠狠拍毕晶后背上了。毕晶被拍的一哆嗦,急忙抓住方向盘才没让车子失控,怒道:“你轻点!这要出了事儿,咱俩可就是同命鸳鸯了!”

    “你还敢说?”母老虎彻底炸毛了,“信不信老娘直接把你扔下去?”

    毕晶当即住口,这娘们可是说得出做得到,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闷了半晌,母老虎忽然缓了口气道:“除了报社的活儿,我在精英搏击张辉他们那儿,还有个兼职,一个月也有三千,手头比你宽松。”

    这是跟我解释呢?毕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母老虎啥时候跟人解释这解释那的?看来对本少爷果然是有所不同啊!不过她说什么,在张辉那里兼个职也有三千块,比正经上班挣得还多?有没有这么拽啊,干体力活的都比正经上大学挣得多了,上哪儿说理去?早知道老子早年也学武去了多好?

    “胖子。”母老虎气来得快,去的也快,轻轻叫了一声。

    “嗯?”

    “其实你也不差,”母老虎的声音里难得地带了一丝关心,“不行你也找个兼职吧?凭你那笔头子,给公号啊什么的写个稿,也多少能挣点,你哪一行其实机会挺多的,那么多明星绯闻,不够你炒的么?”

    “谢您夸奖了,不过还是算了,没什么意思,不费那个劲。”毕晶懒洋洋道,心说我那笔头子?我特么写个小说还扑街呢!看起来想要挣钱,只能往搬砖的方向考虑了,话说好几年前给房子贴瓷砖儿的,一天都能挣三百多了——就是不知道我这小身板受得了受不了,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烂泥糊不上墙!”母老虎一见毕晶那什么都不上心的懒像就来气,转过头不理他了。毕晶嘴巴动了动,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车里一时沉默下来,但莫名其妙地,某种异样的气氛,却不知不觉滋长着……

    沉默中,七手qq开进报社大院,刚一下车,毕晶眼神就是一凝。

    远远地,那辆熟悉的黑色天籁停在办公楼门口,后门一开,王军涛走了下来,黑色天籁无声地开往后面车库里去了。王军涛站在大楼前,抬头看看天,迈步走进大楼。

    其实毕晶平时很鄙视报社高层换了一水儿的日本车的,就算上头查得严超标,哪怕你换一德国车、美国车呢,再不行国产的也行啊,干嘛非得买日本车?你们坐日本车就算了,干嘛非得全报社都一水儿的日本车?上回胜利日七十周年的时候,老子去采访一老八路,居然也不得不开着日本车去,差点被人打出来好吗。

    可是现在的毕晶完全顾不上这些了。看着王军涛的背影,毕晶的心一下子提起来,这老王八蛋到底发现自己家里丢东西没有?刚刚就匆匆瞥了一眼,离得远,时间也短,倒是没发现这老王八蛋脸上表情有什么异样,既没看出来焦急,也没看出来恐惧,步伐和平常也没什么区别,仍然是不徐不疾的八字步。

    但是问题在于,谁知道这是假象呢,还是真没发现什么?这老王八蛋平常本就是一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样,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最起码毕晶就没见他着急动怒过,开个会啊什么的,永远都是和颜悦色的,就连上回母老虎直接冲进他办公室大吵特吵,都没见他表现出什么愤怒的情绪来。

    母老虎见他神色有异,顺着他的目光,抬眼就见到了那个报社所有人都很熟悉的背影,脸上忽然出现一丝担忧之色,拽拽毕晶袖子,轻声道:“别太激动啊你,再让他看出你对他不满来,我看你今天一直就不怎么对劲,是为了他?我提醒你啊,你那事儿急不得,慢慢来。”

    我的姑奶奶诶,你知道出了啥事儿了,就要我别着急?你要知道我家里搁着几十万现金外加金条珠宝,你比我还急!不过,母老虎对我好像跟以前有点不一样,这是关心我来着?也不知道为什么,毕晶的心情忽然就是一松,甚至有点莫名其妙的兴奋,咳了一声笑道:“我着啥急?该着急的是他好吧!”

    “啥意思?他着啥急?”母老虎一愣。

    “因为我是皇上,他是太监啊。”毕晶盯着消失在电梯间的那个背影,嘻嘻笑道,“有道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嘛!”

    母老虎呸了一声:“我就不该多嘴提醒你,我就奇怪了,怎么你啥时候都这么没心没肺的呢?”

    毕晶也不理她,哼着“演艺圈圈圈圈圈”的小曲进了大楼。

    ……

    但等坐在办公室,百无聊赖呆了一阵,那点隐隐的兴奋之情逐渐消退之后,毕晶就又开始坐立不安了。一个小时里,喝下去五大杯凉水,去了六趟卫生间,跟得了尿频似的,坐在自己隔间里的时候,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打开电脑想写个稿子,没心思,想码两章字儿,还没打够一行,心里就一阵阵莫名烦躁。就连王胖子召集开会的时候,也不像往常一瘫坐在座位上,而是坐卧不宁地扭来扭去,弄得王胖子一个劲对他怒目而视。

    整整一上午,无论干什么,脑子里都不由自主想到那个老王八蛋,千般念头,万般疑惑,在毕晶脑海里盘旋。

    在他那豪华办公室里,这老家伙现在在干什么?他究竟发现丢东西了没有?如果发现了,他是在为了失窃愤怒,还是为了害怕暴露而担惊受怕?他会不会去报警?他会不会怀疑到自己身上?要不要打个电话回家,让殷素素尽早处理那堆东西,最少也要藏得任何人都找不到,免得警察上门的时候人赃并获?

    下意识地摸摸电话,哆哆嗦嗦拨了俩数字就撂下了,心里这叫一个纠结:打吧,害怕家里真有事,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不打吧又是在是不放心。随即就有些哭笑不得:妈的,这老王八蛋怎么会怀疑到自己头上?我这是怎么了,做贼心虚么?可是做贼的明明是萧峰殷素素和小龙女,最多再加上个背后主谋凌霜华,要虚也是他们虚啊,事儿又不是你做的,你心虚个屁啊!也不对,妈的王军涛这老王八蛋又贪又占,如果真发现丢了东西,应该是他心虚才对啊!

    现在看,王军涛有问题是肯定的了,否则以这几年报社的经营情况,他那点工资奖金不吃不喝,下辈子他也挣不了这么多钱。除非他炒股——不对,那更不可能了,真要炒股,估计这孙子早把老本陪进去了。那就是炒房?可炒房的要诀在一个囤字,需要不断加杠杆,他变现这么多干什么?对了,这孙子跟万安食品那么铁,说不定这里面有一大部分,就是当初干股分的红、平事儿受的贿,当年万安出事的时候,这孙子可早早把关系撇的一清二楚了,根本没牵扯进去。

    也就是说,家里那个箱子里,说不定就是自己找来找去都毫无头绪的一部分证据!

    要不,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搬不倒葫芦洒不了油,乘机扳倒他算了?

    一个念头,忽然从脑子深处冒出来,把毕晶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其实这个想法并不是毕晶最开始提出来的。早上在家里的时候,殷素素和凌霜华就隐约说起过,但当时毕竟想都没想就否决了:开什么玩笑,姓王的这么容易扳倒的话,他也根本就坐不上这个位子了!

    ——但是,已经有了这样的证据,就这么白白错过,不可惜么?

    ——这算个屁的证据!早上不就想明白了么,这东西得在姓王的家里搜出来才算证据,在自己家里算谁的?谁能证明那东西是姓王的的?

    ——也不是啊,既然殷素素能把东西偷出来,就不能让她再放回去?

    ——放什么放,万一姓王的早就发现东西丢了呢,再放回去,人家不怀疑也得怀疑了,哪有这样的贼,偷了东西还还回去的?

    ——你笨啊,不放回家里,不会放他办公室?

    ——不好吧,这不成了栽赃陷害了?

    ——呸!当初那帮孙子怎么陷害你来着你忘了?这不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别吵了别吵了,怎么办这种技术层面的事情先放一边,先确定路线问题——方向错了,做得越多,离目的越远,这可是太祖说的,话说你想好究竟干还是不干了吗?

    ——干!当然干!他做初一老子为什么不能做十五?

    ——你可想好了啊,真要干可就回不了头了,举报可是要实名才容易受理的,一旦撕破了脸完不成,这地儿可就再也待不下去了!

    ——待不下去就待不下去,好像在这儿待着很舒服似的,这破地儿有什么可留恋的?

    ——可是忍了这么长时间,万一这次败了,人也走了,打草惊蛇的话,以后可就更没机会了!

    ——还要等什么机会?这都不算机会的话,还想等多久?错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啊,忍这么多年究竟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扳倒这个王八蛋么?

    ——对!世上哪有那么多万无一失的事儿?机会不是等出来的,是打出来的!我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个机会,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我只是要告诉人家,我失去的东西我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说得对!我们要强硬,跟他干!

    ——强硬个屁,你实力比得上人家么?当初什么什么的时候也这么喊来着,后来怎么样了?

    ——滚,汉奸,软骨头,跪久了站不起来的怂货!我们要奉陪到底,我们要寸步不让,我们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对!对!对!跟他干!

    ——支持!

    ——威武!

    ——有希望了!

    ——厉害了我的国!

    毕晶只觉得脑子轰轰作响,脑子里一开始只有两个小人在吵架,你一言我一语,吵得不亦乐乎,毕晶觉得自己都快人格分裂、思觉失调了,想不到后来竟然又跳出第三个,第四个,分成两拨开吵,然后是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

    一个个小人,挥舞着手里的小旗子,激动地大喊大叫的,抱着膀子冷言冷语泼冷水的,站在一边不说话只是旁观的,还有那些小粉红一样跟风摇旗呐喊的……几十个小人在脑子里大打出手,拳来脚往,打得脑子一阵阵绞痛。

    妈的我这是要彻底精神病了吗?毕晶忽然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抱着脑袋想大喊一声,却又什么又喊不出来。

    “毕晶,你干什么!”王胖子的声音响起来,毕晶一激灵,猛然抬头,就见王胖子就站在面前,拧着眉瞪着眼直运气,“上班时间,走什么神?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吗?”

    看着王胖子那张肥脸,毕晶真恨不得一巴掌糊在丫脸上,然后再啐丫一脸花露水,你就一破文艺部主任,还是靠裙带关系跪舔上来的那种,装什么丫挺的?妈的,就冲你这德性,这活儿老子特么还就干定了!

    “干他!干他!干他!”

    就在毕晶脑子里冒出来“干定了”这三个字儿的时候,脑袋里的几十个小人,忽然就不再吵了,所有人都挥起手里的小旗子,齐声呼喊起来:“干他!干他!干他!”

    ——滚,汉奸,软骨头,跪久了站不起来的怂货!我们要奉陪到底,我们要寸步不让,我们要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对!对!对!跟他干!

    ——支持!

    ——威武!

    ——有希望了!

    ——厉害了我的国!

    毕晶只觉得脑子轰轰作响,脑子里一开始只有两个小人在吵架,你一言我一语,吵得不亦乐乎,毕晶觉得自己都快人格分裂、思觉失调了,想不到后来竟然又跳出第三个,第四个,分成两拨开吵,然后是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

    一个个小人,挥舞着手里的小旗子,激动地大喊大叫的,抱着膀子冷言冷语泼冷水的,站在一边不说话只是旁观的,还有那些小粉红一样跟风摇旗呐喊的……几十个小人在脑子里大打出手,拳来脚往,打得脑子一阵阵绞痛。

    妈的我这是要彻底精神病了吗?毕晶忽然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抱着脑袋想大喊一声,却又什么又喊不出来。

    “毕晶,你干什么!”王胖子的声音响起来,毕晶一激灵,猛然抬头,就见王胖子就站在面前,拧着眉瞪着眼直运气,“上班时间,走什么神?跟你说话呢,没听见吗?”

    看着王胖子那张肥脸,毕晶真恨不得一巴掌糊在丫脸上,然后再啐丫一脸花露水,你就一破文艺部主任,还是靠裙带关系跪舔姓王的上来那种,装什么丫挺的?妈的,就冲你这德性,这事儿老子特么还就干定了!

    “干他!干他!干他!”

    就在毕晶脑子里冒出来“干定了”这三个字儿的时候,脑袋里的几十个小人,忽然就不再吵了,所有人都挥起手里的小旗子,齐声呼喊起来:“干他!干他!干他!”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