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敌剑魂 第七百二十章 阮家之辱

时间:2017-11-18作者:铁马飞桥

    阮家经历千年发展,血脉早已稀薄,甚至一些人已经出了五伏,除了姓阮之外,跟祖家没多大关系了。

    阮永山在三十年前,就开始布局,嫡系能拉拢的人极少,大部分都是大哥阮永行的心腹,只是拉拢到一小部分人。

    但是旁支,被阮永山这些年不断拉拢,这次分离出去,嫡系倒不是很多,旁支拉走了数万人。

    站在擂台上的青年,是阮家几百年不出现的天才,叫阮玉,不过是旁系弟子,当年他爷爷翻了大错,被家主废掉修为,一直怀恨在心。

    这次跟随了阮永山一起背叛家族,他们这一脉,几乎全部走干净。

    阮家本来这几十年就在走下坡路,加上族长莫名其妙的卧床不起,导致阮家人才凋零。

    这次的分离,阮永山带走了许多天才,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对阮家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打击。

    理清楚所有信息之后,林奇深深叹息一声,没想到阮家这些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哪怕是千年世家,一旦有蛀虫出现,倾灭那是迟早的事情。

    “阮永山太狡猾了,知道我们阮家低于三十以下没有太多高手,故意用年龄限制住了,在输下去,恐怕阮家真的凶多吉少了。”

    身边青年焦急万分,很多人都跟他一样,咬牙切齿,阮永山就是钻这个漏洞。

    逼着阮家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就是懦夫,到时候联合焚月谷,在一起灭到阮家。

    无奈之下,才答应这个条件,如果提升到四十岁以下,阮家倒也不惧怕,毕竟阮家还有不少天才。

    只是年轻一辈,没有出类拔萃的人物,倒是分支,出现几个妖孽,都被阮永山拉走了。

    分支出现妖孽,很难进入嫡系,导致他们内心不满,因为血脉稀薄的原因,享受不到嫡系的待遇,内心自然会不平衡。

    这也是八重天很多大家族,只要分支有自立门户的资格,立即分离出去,相当于分家一样。

    以后祖家有难,分支一样不会袖手旁观,分支有难,祖家也不会不管,这样才能让一个家族,长久的发展下去。

    六座商铺,每一座都是阮家的命脉,输掉一座,意味这阮家会有很多人失去口粮。

    原本阮家弟子都风雨飘摇,加上阮永山许下无数承诺,资源翻倍等等,让阮家很多弟子动心。

    在哪里修炼都是一样,特别是那些在家族不受重用的一些人,如果资源在受到缩水,更加刺激他们离开阮家,投入阮永山的怀里。

    面对阮靑猛的层层挑衅,阮靑岳气得咬牙切齿,家族年轻一代,能拿得出手的基本都上去了,根本不是阮玉的对手。

    “阮靑岳,时间快要到了,要是没有人在登台,剩下四座商铺,自动划给我们。”

    今天比斗是十场,已经输掉了六座,要是没有人继续登台,剩下四座自动判输。

    而且林奇还得知,今天赌的是商铺,明天则是矿脉,一天比一天大,这样下去,阮家迟早都会输空。

    阮靑岳那边,一个个垂头丧气,四十岁以上的高手倒有不少,可惜年纪超了,无法登台。

    阮永山这一招玩的太狠了,阮家答应也大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联合焚月谷,一起袭击阮家,损失只会更大。

    下面那些青年弟子,一个个垂头丧气,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提不起精神。

    面对阮靑猛的冷嘲热讽,只能怒目而视,却无可奈何,阮玉像是高傲的孔雀,作为旁支,这些年一直没有享受到嫡系的待遇。

    哪怕他是天之骄子,也顶多受到家族格外关注,跟真正的嫡系相比,还是有些差距。

    这没有办法,一个家族,首先要保证最纯正的血脉流传下去,分支能出现妖孽弟子,一般都会受到家族重用,必须要经历一段考察期。

    只要经得起考察,相信每个家族,都会重点利用,林奇从阮玉脸上看到了桀骜不驯。

    此人一定是心胸狭隘之辈,难怪阮家不会重用,一个强者,不仅要有坚忍不拔的性格,以及不屈的精神,才能真正的屹立大陆。

    “一群垃圾,仗着自己是嫡系,现在却装作缩头乌龟,我呸!”

    如林奇猜测,阮玉开始打击阮家,既然离开了,就要彻底脱离,在新的环境,他想要受到重用,必须拿出让人利用的价值。

    没办法,在这个大陆,强者为尊,被人呵斥两句,只能忍着,上去也是找死,那六人现在生死不知,估计也是废了。

    “阮玉,枉家族培养你这么久时间,居然做一个吃里扒外的走狗。”

    下面终于有人忍不住了,被一个分支的小子嘲讽,任谁也受不了。

    “你也不服气,有本事上来,既然没胆子,就老老实实滚一边去。”

    阮玉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横扫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林鹤跟阮素素身上。

    “现在谁愿意脱离阮家,加入新家族,家主会赏赐大量修炼资源,留在这里,只会慢慢死去,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后悔去吧。”

    阮玉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拉拢剩余的阮家弟子,让更多的人仇恨。

    “阮玉,够了!”

    阮素素一声冷喝,作为族长的女儿,从阮永山分离出去之后,家族大小事情,都是她在处置,阮玉当着她的面,公然挑衅,终于忍不住了。

    “按照辈分,我应该喊你一声姑姑,事情到了这一步,你们难道还不醒悟吗,老家主身体欠安,没有武神坐镇,阮家迟早都会衰败。”

    面对阮素素的冷喝,阮玉不屑一顾,继续说道,语气之中,充满嘲讽。

    “阮玉,你太放肆,阮家底蕴岂是你所能揣摩,今天不过仗着年纪限制,等到了明天,一定要让你们好看。”

    一名四十来岁的男子走出来,明天的约斗定在五十岁以下,这样阮家机会大大超过阮永山这一脉,有可能扳回一局。

    “笑话,先过了今天这一关再说吧,如果没人上台,今天十场,就算我们胜。”

    阮玉依然是冷嘲热讽,没有人上台,几乎能上的,都上去了,三十岁的二品武圣,的确有骄傲的资本。

    六重天除了林奇这个怪胎之外,也只有小雪二十来岁达到了武圣境。

    放眼整个六重天,哪怕齐心没死,也二十六七岁,如今也不过达到一品武圣,想要三年突破二品,难于登天。

    像宫镇峰年纪轻轻就达到了一品武圣,一直活到三百来岁,才成功突破二品,也就是说,越到后期,每提升一级,非常之难。

    七重天仗着资源丰富,底蕴深厚,也需要几年提升一个等级,一些庸才,十年八年,也在原地踏步。

    加上阮玉天赋奇高,刚才上去的三品武圣,都被他轻松击败,阮家三十岁以下,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

    不然以阮玉这幅面孔,估计早就上去被人狠狠的删下去。

    “阮素素,你现在是代理家主,现在可以宣布,今天十场我们赢了!”

    阮玉直呼其名,连最起码的尊称都没有,让林奇露出一丝杀意。

    阮素素是他的母亲,林奇不容任何人亵渎,谁也不行。

    这辈子,林奇要守护自己的亲人,那就是他的逆鳞,谁敢触碰,只有死,没有第二个选择。

    阮素素很为难,毕竟是一介女流,目光之中,透着一丝伤感,却无可奈何,看了一眼四周,大家都低下头,不敢正视阮素素的眼睛。

    林鹤双拳紧捏,却帮不上忙,他并非阮家的人,但看到自己妻子受人欺辱,作为丈夫,眼神之中,露出冷冽的杀意。

    “阮玉,你不要欺人太甚!”

    林鹤大喝一声,让阮玉收敛一些,毕竟身体里面,都流淌阮家血脉,得饶人处且饶人。

    “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不过一个一重天跑上来的垃圾,真给阮家丢脸了。”

    阮玉一番话,彻底激怒了林奇,刚才是羞辱母亲,现在是羞辱父亲。

    阮素素当年为了逃避联姻,跑到了一重天,认识了林鹤,才有了林奇。

    这件事情,在阮家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林鹤虽然身在阮家,却没有任何地位,很多人都对他持有敌意。

    当年要是阮素素跟焚月谷少主联姻,阮家也不会落到这份田地。

    被人羞辱,林鹤脸上青筋一根根露出来,阮素素怕丈夫怒火动心,握住他的手,示意不要生气。

    只要有她在,在阮家谁也休想动他一根汗毛,这个家族,还轮不到别人说的算。

    “我今天就欺人太甚了,你们能奈我和,有本事上来跟我打一场,不然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阮玉丝毫不怕,今天不狠狠打击一番,再也没有机会了。

    “侮辱长辈者,杀无赦!”

    林奇忍不住了,满腔的怒火,仿佛都要给他点燃,在忍下去,恐怕就枉为人子。

    一步掠上擂台,站在阮玉面对,冰冷的杀意,肆无忌惮的释放,几乎笼罩整个擂台。

    谁也不清楚,怎么突然冒出一个人,似乎并不是他们阮家的人。

    只有一人,当看到这个人之后,浑身犹如雷击,双手突然捏紧,阮素素握着丈夫的手,突然被丈夫捏的生疼。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