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敌剑魂 第五百九十四章 探明原因

时间:2017-10-15作者:铁马飞桥

    这首诗当年林奇跟风清扬在湖边喝酒,有感而发。

    只有他们两人知道这首诗,哪怕是风清扬的子孙,都不知道,林奇是如何知晓。

    风清扬浑身如同触电一般,突然站起来,双目透过铁门那扇小窗,朝林奇看了过去。

    可惜林奇只是一个黑影,看不清面容,纵然看到,也不是当年的林峰了。

    “你到底是谁!”

    风清扬的语气终于变了,没有刚才那么淡定。

    杨虎这几年,用尽了手段,就差搜他的魂魄了,只要搜魂,风清扬立即切断所有记忆,变成一个白痴,才掣肘了杨虎。

    整整三年了多了,杨虎无法从风清扬嘴里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你只要知道,我是来救你的,足矣!”

    此时还不方便泄露自己的身份,怕风清扬一时半刻接受不了。

    好比当年小雅一样,得知自己死了,转世重生,心里那种滋味,无法形容。

    “我凭什么相信你!”

    风清扬还是保持警惕心,单凭一首诗,不足以让他相信林奇,要真的是他兄弟来了,以他兄弟实力,一只手足以平了城主府,何必要站在外面,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时间不多,我只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就行!”

    林奇不愿意跟风清扬多啰嗦下去,一会快天亮了,杨虎发现,必定能找到自己,分身可是有他的气息。

    “第一,杨虎是如何把你囚禁在此。”

    “第二,在府邸后面那座秘密之地,是不是也关押很多人。”

    “第三,这座铁门的钥匙,如何才能配到!”

    一连问了三个问题,特别是铁门的钥匙,强行破除,林奇也能做到,那样必定惊动杨虎。

    唯一的办法,是找到钥匙,配到之后,才可以进入石牢。

    “你真的是来救我的?”

    风清扬的语气有些松动了,刚才那首诗,让他相信了一半,加上林奇问的这几个问题,明显是来救他的。

    如果套话,不会这么去问,第一是打亲情牌,第二是诱惑,林奇一样没用。

    “真的不能在真!”

    林奇有些无语了,看了一眼时间,再有半个时辰,天色就要亮,那些亲卫必定能发现这里。

    在想出去,就出不去了,肯定会被困在石牢之中。

    外面大门上的印记,林奇必须尽快抹去,以免被杨虎发现。

    “此事说来话长!”

    风清扬叹息一声,基本相信了林奇,纵然不相信,又能如何。

    这就好比一个落水之人,哪怕抓到一根稻草,也能尽一切可能,认为能救出自己的性命。

    “简短点说!”

    时间越来越少,留给林奇的时间不多了。

    风清扬深吸一口气,将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

    “杨虎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他惦记城主这个位置不是一天两天,当年我把他逐出师门,没想到联合了外人,杀我族人,最后将我囚禁在此”

    一段隐秘的故事从风清扬嘴里说出来。

    原来风清扬早就知道,杨虎是个有野心的人,小时候为了得到一件玩具,甚至杀死了同龄的孩子。

    从那刻起,风清扬就不断嘱咐,希望通过自己的教诲,能改变杨虎。

    谁会想到他变本加厉,表面上是个好孩子,暗地里一样,联合一些地痞,奸杀掳掠。

    最后被风清扬知道,杖责三十,关了他一年时间才放出来。

    毕竟是自己的大弟子,又是从小一手抚养长大,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

    林奇在外面抽了抽鼻子,典型的白羊狼。

    随着年龄逐渐长大,杨虎的野心也逐渐膨胀起来,不甘心呆在风城,想要更广阔的天地,渐渐的瞒着风清扬,成立一个小帮派。

    干着以前的勾当,打劫抢杀,无恶不作。

    为此风清扬大发雷霆,差点废掉了杨虎的修为,最后还是杨虎苦苦哀求,风清扬心慈手软,将杨虎逐出风城。

    至于他的小帮派,也被风清扬清理干净了。

    事情原本平息了,几十年如一日,风清扬几乎都要快忘记自己这个大弟子了,在三年前一天,突然回来。

    在这几十年时间里,杨虎一直潜藏在风城,暗中收买府中的人,终于在三年前,一场内变出现了,里应外合,成功控制了风清扬。

    忍了这么久,因为杨虎没有突破到武圣境,自知不是风清扬对手。

    突破之后,第一件事情,控制了城主府,把所有族人都抓起来,杀的杀,囚的囚,反正是死伤很多。

    “那你刚才说的杨虎想要知道什么?”

    林奇好奇的问道,杨虎没杀风清扬,是因为有什么东西,被风清扬一直掌控。

    “当年我留了一个心眼,知道他一定会卷土重来,所以给他的功法,有个小缺陷,纵然能突破到武圣境,一品已经是极限。”

    “而且这套功法一旦修炼,就无法停止,除非能弥补缺陷,不然每个月中,身体犹如触电一般,犹如百蚁啃噬。”

    风清扬说道这里,唯一让自己感觉自豪的事情。

    林奇撇了撇嘴,没想到这个老东西,还知道给自己留了一手,幸亏没全部交给杨虎,不然现在早就变成一堆白骨了。

    “城主府除了你之外,其他人哪里去了?”

    林奇继续问道,这是第二个问题了。

    “都被单独关在后面,杨虎每个月都会抓过来一人,亲手在我面前杀死,目的是让我交出功法的秘密!”

    风清扬语气都变了,整整三年,每个月都有一个亲人,在他面前死去,这种精神上的煎熬,非常人所能承受。

    林奇听得都是汗毛倒立,杨虎居然是这样心肠歹毒之人。

    “放心吧,用不了多久,我会救你们出去!”

    林奇双拳紧捏,浑身不自觉流露出一丝杀气。

    “铁门的钥匙,杨虎一般随身携带,只有到月中的时候,内疾发作,钥匙会放在他书架第三个格子里面。”

    风清扬对杨虎可以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即是大弟子,也像是养子一样,居然做出如此人神共愤的事情。

    “这个恐怕有些难度,以我现在的身份,无法靠近杨虎!”

    林奇脸上露出一丝为难之色,分身一旦靠近,杨虎必定察觉。

    “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她应该能帮你拿到钥匙!”

    风清扬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林奇身上,在过几年,恐怕族人都要被他杀光了。

    其实他心里也清楚,如果说出功法秘密,所有人都会被杨虎一夜之间杀光,之所以不说,是抱着一丝的希望,能有人救他们出去。

    “谁!”

    林奇眉头一皱,难道城主府还有风清扬安排的棋子不成。

    “宫纯!”

    风清扬突然说出两个字,林奇浑身一震,没想到宫纯是老城主的人。

    “她现在应该是二教头,想办法跟她牵上线,拿到钥匙!”

    风清扬继续说道,打断了林奇的思绪。

    “好!”

    林奇匆忙的回答了一句,时间不早了,必须尽快离开。

    “小兄弟,还没问你的名字!”

    聊了这么多,风清扬还不知道林奇叫什么。

    “林奇!”

    这一次林奇没有隐瞒,神识在风清扬身上扫了一遍,除了肉身受伤之外,丹田上面被封印了。

    应该不难解除,目前要做的事情,拿到钥匙,才能救出风清扬,解开他的禁制,只有他才能克制杨虎。

    林奇离开了,风清扬坐在石牢里面,嘴里不断的念叨林奇两个字。

    “老朋友,难道他是你的子嗣吗?”

    风清扬似乎想到了什么,刚才那首诗,只有他老友林峰知道,林奇从何得知。

    只有一种可能,加上两人姓氏一样,风清扬推断,林奇是老友的子孙。

    悄然的离开地面,当然不知道此刻风清扬在想什么,将所有手印全部抹掉。

    撤去阵法,这才化为一团雾气,消失在城主府。

    东方天色,也露出一丝鱼白,新的一天开始了。

    伸了一个懒腰,林奇穿好衣服,佩戴整齐,在众人视线之中,离开了房间。

    踏入城中,今天轮到林奇守城,闲来无事,就坐在城墙上发呆。

    在城门外面,突然走进来一列商队,准备入城。

    眼睛一亮,拖着懒散的身体,从城墙上走下来,走到城门下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