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敌剑魂 第五百二十章 真假内鬼上

时间:2017-10-15作者:铁马飞桥

    言无忌话音一落,大殿突然翁的一声,宗主已经知道谁是内鬼了。

    郑策坐着有些难受,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早上起来,就有点心神不宁。

    侯阎脸上刚才的笑意,突然一僵,整个表情有点怪异。

    “宗主,请您明说,谁是内鬼,我们七星圣殿成立数千年,从未出现过这样事情,让我知道,我一定让他不得好死!”

    奔雷殿主火爆的脾气,虽然平时也搞搞小动作,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懂的如何取舍。

    这次玉皇宫来袭,七位殿主,出力各不相同,却都卖力了。

    尤其是几位老殿主,冲在最前面。

    “奔雷殿主说的没错,宗主告诉我们,谁是内鬼,老夫一定不饶他!”

    其他殿主都站起来,想要看看,到底是谁潜伏在圣殿之中。

    “侯长老,你就不发表发表意见吗?”

    众多长老跟殿主,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唯独侯阎,除了刚才问了一句之外,无任何态度。

    “我的意见跟大家一样,抓到内鬼,一定严惩!”

    侯阎站起身子,朝言无忌鞠了一躬,不知道为何,今天侯阎对宗主,明显客气了很多。

    连坐在一旁的卫长老都有些奇怪,随即眼角一缩,目光死死的盯住侯阎。

    “那你说,该如何严惩!”

    言无忌继续问道,其他殿主跟长老,都坐了下来,大殿瞬间恢复平静。

    至于中间跪着的十几名烟衣人,像是死狗一样,一旦内鬼查出,他们十人,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当按宗门律法惩治!”

    侯阎回答的十分干脆,宗门律法之中,就有惩治叛徒这一条。

    “执法长老,那你说,叛徒如何量刑!”

    言无忌看向执法长老,让他来公布,叛徒的下场。

    “按照宗规,叛徒量刑分为三种!”

    “第一种,轻度量刑,没重大错误,只是一时犯下,可以从新发落,轻者逐出宗门,重者废除修为。”

    众人点头,宗规的确是这么写的。

    “第二种,中度量刑,出卖宗门一些信息,谋害宗门弟子以及长老级别以上的任务,废除修为,打入水牢,囚禁致死,但不波及九族!”

    第二种虽然严重,只是自身受罚,亲人朋友不受诛连。

    “第三种,重度量刑,犯下滔天大错,做出危机宗门的事情,谋害宗门,可以当场击毙,株连九族!”

    第三条最重,因为已经威胁到宗门生存了,连九族都要诛灭。

    “很好!”

    言无忌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次我们圣殿差点毁灭,我相信第三条都不足以惩罚!”

    要不是内鬼出卖消息,玉皇宫怎么可能大举来犯,差点有灭宗之危。

    “侯长老,你对这三条是否满意?”

    言无忌继续朝侯阎问话,大家已经猜到一些苗头。

    “宗规正是如此!”

    侯阎脸色越来越难看,居然有几滴冷汗,从他的额头上留下来。

    别人没看到,卫长老坐在他身边,却看得一清二楚。

    “侯长老,既然你知道宗规如此严厉,为何还要一犯再犯!”

    言无忌突然站起来,一声冷喝,像是炸雷一样。

    声音汇聚到一起,如同一记猛锤,狠狠的砸在侯阎的胸口上。

    后者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谁会想到,言无忌突然发怒,连下面那些殿主跟长老都吓了一大跳。

    “噗!”

    侯阎心神突然失守,一口鲜血喷射出来。

    言无忌根本没有震伤他,是侯阎一直守着心脉,当心神失守的那一刻,心脉没有守住,才会口吐鲜血。

    换成正常人,如果没做亏心事,面对任何人怒斥,都无动于衷。

    只有心怀鬼胎之人,面对正义的目光,才会出现心神失守的情况出现。

    “侯阎,你果然是内鬼!”

    卫长老这些年跟侯阎一直争论不休,总是觉得侯阎做事不考虑宗门,刚才宗主一记怒吼,让卫长老终于清楚,谁是内鬼了。

    “卫平,你胡说八道,谁是内鬼!”

    侯阎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样,也站了起来,跟卫长老两人互掐。

    “你还不承认,刚才宗主一番试探,你额头上流下冷汗,还有刚才口吐鲜血,足以证明,你就是内鬼!”

    卫长老将刚才所看到的都说出来,侯阎脸色更加难看了。

    “凭这个就肯定我就是内鬼!”

    侯阎冷笑一声,单凭自己流了几滴冷汗,吐了一口鲜血,就说他是内鬼,他不服。

    “侯长老说的没错,单凭这两点,不足以他是内鬼!”

    言无忌突然说话了,打断了两人争辩。

    但是很多人都已经猜到,侯阎就是泄露宗门秘密的人。

    “宗主,内鬼就是侯阎,为何你不公布出来!”

    卫长老没坐下来,指着侯阎,刚才种种举动,足以证明,在场数百人,目光都看向侯阎,都默认侯阎是内鬼。

    “卫平,谁告诉你,内鬼一定就是侯阎?”

    言无忌突然笑眯眯的看着卫平,卫长老脸色突然一慌,不明白宗主为何要如此发问。

    大殿之中,所有人一头雾水,彻底蒙圈了,到底谁才是内鬼。

    言无忌刚才苗头指向侯阎,所有人都一度认为,内鬼就是侯阎。

    加上侯阎刚才种种迹象表明,他是内鬼概率达到了八成,特别是心神失守,更是让大家确信,他就是内鬼。

    “宗主,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我不成!”

    卫长老目光露出迷茫之色,不明白宗主为何要突然这样问他。

    “我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懂吗?”

    言无忌眼神散发出凌厉之色,仿佛一把利剑,能刺穿卫长老的心房。

    大殿之中数百人,目光一会看向言无忌,一会看向侯阎,随后落在卫平身上。

    连跪在中间的汤长老等人,都被绕进去了,到底言无忌想要说什么。

    “宗主,我确实不懂,还请你说清楚!”

    卫长老依然站着,脸色逐渐阴沉下来,平时慈祥的卫长老,居然也有阴厉的一面。

    “我说的很清楚,只是你隐藏的太深了!”

    言无忌一句话彻底表明,内鬼居然是卫长老。

    “宗主,你这是血口喷人,我隐藏什么了!”卫长老脸色由红变紫,脖子上的青筋都露出来,此刻心情非常激动。

    “你处心积虑,潜伏在我们圣殿,暗中给玉皇宫传递消息,真的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吗!”

    言无忌彻底挑明,卫长老这些年一直潜伏在圣殿,其实是玉皇宫派进来的,从弟子开始,一直修炼至太上长老。

    这些年不知道传递出去多少消息,混元鼎就是其中之一。

    “胡说八道,我对圣殿忠心耿耿,从入门第一天起,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宗门的事情了!”

    卫长老据理力争,不少人都点头,卫长老一心为了宗门,从未做出过激的事情。

    对弟子也是爱护有加,容貌又是慈祥,他怎么会是内鬼。

    如果说是侯阎,他们反而相信,这几年侯阎笼络各峰一些长老,暗中勾结一些人,说他是内鬼,才有信服力。

    “你不承认,我就让你彻底没脸面站在这里!”

    言无忌早就想到,卫长老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是内鬼这件事情。

    “那我到想要看看,宗主如何证明我就是内鬼!”

    卫长老气鼓鼓的坐下来,朝侯阎冷冷的哼了一句。

    “从一开始,我从未怀疑过你,我将目标定在了侯阎身上,当日我找了侯阎前来,告诉林奇要去六重天的消息。”

    “后来我发现不对,总觉得有个地方疏忽了。”

    言无忌说完顿了顿,继续往下说:

    “随后想明白了一些,把你也叫了过来,透露了林奇要去六重天的消息,当日你亲眼目睹侯阎从这里走出去,心里恐怕已经知道,林奇去六重天的消息,侯阎已经知晓。”

    侯阎额头上都是冷汗,没想到当日宗主泄露给自己林奇要离开六重天的事情,其实是故意试探。

    “这十几人在半路伏击,却被袁罡一打尽,现在大家清楚了吧,谁泄露林奇去六重天的消息,让玉皇宫的人在半路阻击!”

    言无忌把事情始末都说了一遍,众人才有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那也不能证明,消息就是我泄露的,侯阎也知道行踪,宗主为何一口咬定,是我泄露消息,让玉皇宫的人去阻击林奇!”

    卫平还不死心,知道消息的人,又不是自己一个,凭啥说他就是内鬼。

    “你说的没错,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只有你跟侯阎两人,按理说,你们二人都有嫌疑,但是有件事情上,我突然想明白了!”

    言无忌确实怀疑过侯阎,而且他是最大的嫌疑人。

    将他推翻,言无忌确实花费了很多努力,主要是卫长老隐藏的太深太深了。

    “这些年你故意塑造一个对手,这个对手就是侯阎,处处跟他作对,加上侯阎脾气暴躁,正合了你的心意,不论争辩也好,吵闹也好,大家始终认为,侯阎做的过分,我说的可对?”

    言无忌此语一出,不少人点头,他们确实有种错觉,总觉得卫长老是老好人,一心为了宗门。

    卫平脸色突然由紫变白,一滴冷汗从他额头上流下来。

    “卫平,没有想到,这些年你故意处处跟我作对,其目的是隐藏你的身份,你好毒的心。”

    侯阎站起来,怒斥卫长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