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敌剑魂 第四百五十三章 琴之意境

时间:2017-10-15作者:铁马飞桥

    林奇没有理会身边一道道鄙夷的目光,眼神紧紧的锁住出现的飞云仙子。

    “是她,竟然是她!”

    林奇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却在鄞州城见面了。

    “飞云仙子,上官飞云,原来如此!”

    林奇心里的谜底解开了,眼神露出复杂之色。

    还是那么光彩夺目,要比一年前更漂亮了,多了一股韵味,仿佛浑身上下,被一层无形的法则包裹,这是琴韵。

    “好漂亮啊!”

    四方传来阵阵惊呼,能一睹仙子容貌,让很多人痴了,甚至流出口水。

    上官飞云,天生媚骨,时隔一年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少女,变成了万千少年心中的女神。

    “飞云仙子请坐!”

    花如意将飞云仙子领到最上首一个位置,上面已经摆好了古琴。

    “花公子不用这么客气!”

    飞云仙子双眸透着一股沧桑,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声音充满空灵,像是一枚枚音符,在她身边跳跃。

    “能聆听仙子之音,那是花某的荣幸,今日仓促邀请,希望仙子不要介意!”

    花如意温儒尔雅,语气不卑不吭,这时候从入口,又走进来十多人,每一个走进来,目光都落在飞云仙子身上。

    “见过飞云仙子,见过花公子,两位站在一起,真的是天造地设地的一对!”

    一名二十来岁,留着板寸头的男子走上前来,一副献媚的语气。

    飞云仙子秀眉微蹙,花公子则是露出一丝笑意,赞赏的看了一眼这名青年。

    “宋玉溪,此话非也!”

    又是一名青年走上前来,打断了刚才说话的宋玉溪。

    “哦,黄兄,那你的意思……”

    宋玉溪虽然没有挑明,意思很明显,今天他们都是给花公子捧场的,难道他是来砸场子的不成。

    “我的意思,何止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俨然就是一对金童玉女,是上天赏赐给我们的礼物。我斗胆提议,今天以琴会友,不如让仙子跟花公子共同弹奏一曲,比翼双飞赛芙蓉,大家觉得如何!”

    黄绪话音一落,立即引起很多人共鸣,连刚才吹捧的宋玉溪,都拍掌叫好。

    “好,这个建议不错!”

    另外十多人,各自落座,纷纷叫好。

    街道上寂静一片,大家算是听出来了,今天这场以琴会友,确是花公子跟仙子摊牌的机会。

    “比翼双飞赛芙蓉,这可是形容,夫妻之间恩爱,如胶似漆,方能弹奏,这算什么事情。”

    有人看不惯花公子的行为,若不是碍于他身份,估计下面已经有人站出来指责了。

    “黄公子,请你自重!”

    飞云仙子脸上露出一丝温怒,似乎很不开心,如果不是姑姑逼她来,根本不会参加什么以琴会友。

    “黄绪,不得胡说,在惹仙子生气,别怪我不客气了!”

    花如意目光瞪了一眼黄绪,不过眼角还是露出一丝赞赏之色。

    “是是是,今天如此美景,理应弹琴吟诗,是我破坏了风景,我自罚一杯!”

    黄绪十分配合,端起桌子上的酒水,一饮而尽。

    飞云仙子也不好再说什么,黄绪自己承认错误了,在穷追猛打,到显得自己太小肚鸡肠了。

    众人纷纷落座,飞云仙子秀眉一直没有舒展开。

    “仙子,听闻你参悟了天琴谱,今日有幸,能否让我们大开眼界,借助这次机会,可以跟仙子多讨教几招。”

    说话的是黄绪,喝完酒之后,站起身子,一脸恭敬之色。

    天琴谱,是天琴山庄传承之物,由天琴第一代庄主所创,如果按照武技划分,最起码也是地级上品。

    传说此琴谱,可慑人心魂,可御人无数,可破万军,只不过很多年了,无人能将天琴谱完全参透。

    直到飞云仙子出现,天琴谱才重见天日,终于遇到了知音人。

    “恐怕要让众位扫兴了,天琴谱是天琴山庄不传之秘,纵然我想弹,也无能为力!”

    飞云仙子语气加重了很多,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

    花如意这一次狠狠瞪了一眼黄绪,让他胡说八道,花家这些年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搞到天琴谱,都无功而返,岂能因为黄绪一番话,就让天琴谱现世。

    “飞云,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你就弹奏一首普通的曲子吧,算是给我一个面子,给大家尽尽兴,你看下面那些人,也都等不及了!”

    花如意坐在飞云仙子右侧,两人挨排坐着,面对十多人。

    飞云仙子看了一眼外面,街道上站着数百人,都满怀期待之色,想要一睹仙子琴音。

    “好吧,弹奏完了此曲,我就要回去了,你们随意!”

    飞云仙子执拗不过,只好答应,姑姑的话,她言听计从,还不敢反驳。

    要不是姑姑,她早已命丧虎口,是姑姑给了她重生的机会。

    大家都收敛表情,目光注视,黄绪等人,都端起酒杯,一副二世祖的样子,甚至有人还翘起了二郎腿。

    这二十人,都是方圆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弟子,哪一个都不敢得罪。

    “当……”

    渺渺琴音,穿透禁制,落入凡尘,无数人心房一动,这琴音充满一股沧桑。

    仿佛一个带闺出阁的少女,在倾诉自己的心声,心爱的郎君,远离家乡,踏上战场……

    这就是意境,看不到,也摸不到,却能从琴音之中,感知的到。

    “好心酸,没想到飞云仙子,还有如此心酸的历程!”

    琴由心发,只有心中所想,才能弹奏出意境。

    琴声一变,犹如一缕秋风,吹拂大地,少女心碎,离开家中,去寻找新的天地,遭遇无数荆棘,双手上面都是鲜血……

    琴音越来越高亢,林奇的脸色逐渐出现了变化,每一个音调,每一个音符,林奇心房都在颤动。

    “唉……”

    林奇突然重重的叹息一声,弹者有心,听者有情,知情者自然能听得出琴中之意。

    琴声越到后面越委婉,仿佛一个少女,在倾诉自己的心事,却找不到倾诉的人,那种心境,让每一个人都身临其境。

    琴音之中,还透着阵阵无奈,有种力量想要挣脱,摆脱这种束缚,不想受到琴音的控制,挣开牢笼。

    每一个音符,都充满力量,挥洒而出,形成忧伤的小精灵,在虚空上飘荡。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四周寂静一片,都沉醉在意境当中。

    “好可怜的姑娘!”

    四方传来阵阵叹息声,从意境当中听出来了,在叙说一个姑娘,有了心上人,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姑娘义愤之下,毅然离开。

    后面断断续续,讲述姑娘经历了千辛万苦,也找不到前方的路,整个故事曲折悲欢。

    让听者流泪,闻者伤心。

    “我希望这个故事是飞云仙子编出来的,如果是真实的故事,太感人了!”

    有人悄悄的抹掉眼泪,不相信这是真的,也许是飞云仙子,心中编制的一个故事吧。

    花如意脸色微微变化了一下,很显然从琴音当中,也扑捉到了什么。

    “飞云仙子弹得太好了,让我置身其中,深深不能自拔,一看仙子就是多情之人,不妨仙子将心中烦恼,说给我们大家听听,以解仙子心中之惑。”

    花如意站起来,拍了一个马屁,刚才的琴音,他的确迷住了。

    “多谢花公子的好意,时间不早了,我先告辞!”

    飞云仙子站起身子,准备离开蓬莱仙阁,姑姑安排的事情,她已经完成了,没有必要继续留下来。

    “不急,我已经跟姑姑求情了,今晚都陪我们一起饮酒作乐,畅怀人生!”

    花如意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很显然早就计算好了,布一个局,等着飞云仙子落进来。

    “不可能,姑姑怎么可能让我陪你们一晚上!”

    飞云仙子脸上露出一丝怒气,姑姑对她很好,不可能让她继续陪花如意这样的花花公子。

    “这是姑姑亲手书写的信,你可以看看!”

    花如意拿出一封信出来,摊开之后,飞云仙子看了一眼,果然是姑姑亲笔书信。

    “不可能……”

    飞云仙子一屁股坐回了位置上,脸上一片惨白之色,站在大街上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仙子脸色如此难看。

    这一刻,飞云仙子脑子一片空白,她最敬爱的姑姑,为何要让自己陪花如意一晚上。

    泪水!

    在这一刻划过她的脸庞,也许是心痛,也许是愤怒,也许是哀伤……

    “飞云,你这是何必的,姑姑也是为了我们好,只要我们两家联姻,不论是天琴山庄,还是我们花家,都上升一大截。”

    花如意语重心长的说道,坐在飞云仙子身边。

    “谁要跟你联姻,我复姓上官,我是上官家族的人,天琴山庄,不过是我姑姑的婆家罢了,凭什么让我作为你们联姻的筹码!”

    上官飞云双目之中,露出一丝坚毅之色,第一次家族将他许配给张秋,她无能为力。

    经历那件事情之后,她想明白了,人要为自己活着,而不是成为他人手里的筹码,成为一个兑换的工具。

    “这又如何,只要你嫁入我们花家,我保证你们上官家族,也跟着受益!”

    花如意在乎的不是这个,而是上官飞云的容貌,恨不能现在就要得到。

    家族已经下了死命令,务必娶到上官飞云,这样就可以得到天琴谱了。

    说完,花如意的右手,居然朝飞云仙子的肩膀搂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