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敌剑魂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冤情

时间:2017-10-15作者:铁马飞桥

    ,!

    林奇突然冒出来的一番话,让相府那些侍卫突然笑得前仰后合,甚至一些人捧腹大笑。?

    龙阳楼是什么地方,只要是男人都清楚。

    只有龙阳癖好的人才会去,通俗的话来讲,就是同性在一起,林奇这番话太恶毒了,将刘春说成这样的人,以后估计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

    今天这番话,估计很快就会传出去,到时候刘春惹来一身骚,越解释,反而显得自己心虚,不解释,岂不是告诉大家,他真的有龙阳之好。

    因为年近四十多岁,到现在还孤身一人,没有娶妻生子,大家都很怀疑了,是不是这个刘春生理上有问题。

    一旦这个劲爆的消息散出去,会造成什么的后果大家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以后没有哪个男人愿意站在刘春身边。

    刚才林奇说完,刘春身边几名侍卫都怪异的看了一眼刘春,随后都迈出一步,跟刘春保持一定的距离。

    这样的结果,估计是刘春来之前无法预料到的,不但没有询问到消息,还惹来这样的事情,心里恨死林奇了,如果不是在相府,早已派人斩杀林奇。

    “林奇,我记住你了!”

    刘春当着相爷的面,终于拉下脸,现在隐藏没有必要了,不论如何,也要林奇死。

    “多谢侍郎大人,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送了!”

    林奇一副玩味的表情,目送刘春离开,等到刘春背影消失,脸上笑意突然消失,取而代之则是一抹凝重。

    两个亲王林奇就很头疼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刑部侍郎,不过林奇不后悔,想到阿尤的伤势,林奇双拳就紧捏。

    而且今天不管他怎么回话,刘春都会不高兴,除非自己说出昨晚的事情,一旦说出来,相爷都保不住自己。

    所以不管林奇怎么做,今天都会得罪刘春,如实回答是得罪,欺骗也是得罪,索性挑明立场,跟对方宣战。

    “林公子,老爷叫你!”

    林奇正要离开,一名侍卫喊住了林奇,相爷有事找他,让他立即过去一趟。

    书房之中,只有寥寥几人进来过,此刻除了张忠还有楼老之外,多了一个人,那就是林奇,被叫到书房谈话。

    “林奇,现在没有外人了,可以告诉我了吗,昨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侍郎府的大火,是不是你放的!”

    张忠语气到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想要搞清楚,昨晚他背着一个血糊糊的东西进入相府,相府很多人都知道,没有相爷的命令,谁也不准泄露。

    以相府的能力,这件事情应该很容易调查清楚,之所以问林奇,就是希望从林奇嘴里自己说出来。

    “相爷也怀疑我昨晚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不成?”

    林奇笑眯眯的回答,对张忠虽然感官不坏,多少也要防备一些,林奇做事十分谨慎。

    “林奇,我可以保得了你一时,却不能时刻保住你,希望你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

    如果张忠搞不清里面原因,容易出现判断偏差,在皇城一旦出现失误,也许连自己都要搭进去。

    “昨晚侍郎府的确是我闯入的,不过这是我个人的事情,相爷就不要管了!”

    林奇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相爷也是为了他好,林奇知道孰轻孰重,单凭刚才相爷替自己说话,林奇就应该感激。

    “这个我知道,我们只想知道,你跟侍郎府有何仇怨,为何要闯进去!”

    张忠果然知道了,昨天闯入侍郎府的人就是林奇,至于原因却不清楚。

    林奇看了一眼楼老,看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楼老的监视之中,昨天闯入侍郎府,楼老肯定就在附近,只是没有现身罢了。

    “此事说来话长!”

    林奇叹息一声,这次踏入皇城,牵扯到刑部侍郎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根本没有想到,会牵扯这么多的人。

    “坐下来慢慢说!”

    张忠示意林奇可以坐下来说话,昨晚能从九品武王一击能活下来,就值得张忠尊敬,连楼老对林奇都开始改变态度。

    “相爷还知不知道尚书大人阿毕烈?”

    林奇朝相爷问道,同朝为臣,应该认识,阿毕烈死了也不过一年多时间。

    “此事跟他也有关系?”

    相爷捋了捋胡须,阿毕烈他当然熟悉,而且非常的熟悉,两人算是至交好友,阿毕烈性格如他的名字一样,性格刚烈,在朝廷之中,得罪了很多人。

    不过张忠却十分欣赏他爱憎分明的性格,不管对方官位多大,阿毕烈也不会仰仗他们鼻息,这也导致阿毕烈这些年得罪不少人,在皇城过着两袖清风的日子,门庭冷清,极少有人跟他来往。

    “相爷可清楚,阿毕烈是死于何人之手?”

    林奇继续问道,当年的事情,外人知道的极少,阿尤回到家族之后,看到侍郎府的人出没,是不是他们杀死,不得而知,既然侍郎府的人在,肯定跟他们脱不了干系。

    一夜之间,尚书大人家眷死伤殆尽,只有阿尤一人活了下来,外界传言,说尚书大人得罪了江洋大盗,才惹来杀身之祸。

    “具体死亡不清楚,不过外面有两个版本,一是死于江洋大盗之手,被人灭门,第二则是得罪朝中的人,遭到报复,雇凶杀人。”

    相爷眉头一皱,林奇既然问出来,里面肯定有很多鲜为人知的事情,难道林奇知道内幕不成。

    这也是所有朝中大臣,都雇佣很多看家护院的原因之一,可以保护自己的安全。

    “外界传言没错,的确死于江洋大盗之手,不过幕后之人,却是我们朝中大臣!”

    林奇如实说道,侍郎刘春借助他人之手,杀死尚书大人一家数百口,其心可诛,利用瞒天过海的手段,让所有人都认为,尚书大人被江洋大盗杀死。

    “刘春!”

    张忠眉头紧皱,林奇既然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很明显了,跟刘春有很大的关系。

    “没错,就是他陷害尚书大人,暗中参了他一本,说他勾结匪类,招来杀身之祸,嫁祸给了他人。”

    所有消息都是通过问天楼查询,因为尚书大人死了,成了一桩无头公案,其他人压根不在乎,也不会去查。

    纵然有心人也花费大量资源去问天楼查询,却得不到任何的结果,这点连林奇都觉得十分奇怪,难道问天楼还因人给消息不成。

    听到这样的消息,是张忠无法想到的,阿毕烈跟他同朝为官,正直清廉,当时遭遇不测,张忠曾请求国主,要严查凶手。

    后来只是处罚了几个喽啰,不了了事,这件事情就被压下去了。

    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冤情,尚书大人是遭奸人陷害,才满门被人灭绝,简直是惨绝人寰,杀人者可谓是心胸邪恶之辈。

    “你有什么证据,尚书大人就是刘春所杀!”

    张忠不可能听信林奇一面之词,他查了这么久都没有消息,林奇才来到皇城一天时间,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果然是个惹事精。

    当日阮修年将他托付给自己的时候,就嘱咐过一句,林奇是个惹事精,今日所见,果然如阮修年所说。

    “阿尤就是证据!”

    昨晚他们只是知道林奇救了一个人回来,却不知道是谁,没看到真实面目,原来是跟林奇一起前来的阿尤。

    “他是阿毕烈之子?”

    张忠突然站起来,故人有后他倍感欣慰,从一开始,他就觉得阿尤有些面熟,不过他记得,以前确实见过阿毕烈之子,不过性格开朗,脸上总是带着笑容。

    此刻见到的阿尤,完全判若两人,所以没有联系到一起去。

    “没错,他就是尚书大人之子,恰巧不在家,才躲过一劫,正好目睹了侍郎亲卫从他府中撤出,当时阿尤就躲在暗处,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林奇索性全部说出来,也许可以借助相爷的力量,让侍郎刘春绳之以法。

    “如果你真的有确凿的证据,我可以禀明国主,还尚书大人一个清白,将凶手严惩,还我青云国朗朗乾坤!”

    张忠是个好官,不然也不会让楼老心甘情愿的辅佐他,楼老可是一代邪魔,都被张忠感化,不是出自张忠的力量,而是他的胸怀。

    “证据暂时不是很足,单凭阿尤一言,恐怕难以扳倒刘春!”

    林奇摇了摇头,问天楼的证据不足以代表一切,而且也不会被外界认可,想要获得更多的证据,除非找到当年主谋的人,将杀人者找到,才有可能供出元凶是谁。

    “这件事情不急,反正已经过去好一年多了,我叫你来是让你这几天安心呆在相府,哪里也别去了,我收到消息,御兽宗还有符门的人都来到了皇城,可能要暗中对你不利。”

    相府在皇城也布置了很多眼线,什么人进来,第一时间收到消息,这些人很大一部分目的,都是针对林奇而来。

    听到御兽宗还有符门的人,林奇眉头微蹙,御兽宗不必多说,杀死他们那么多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符门自然也是一样,凉大少死在自己手里,符门定不会绕过自己,所以这趟皇城之行,充满凶险,一步错,将是万劫不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