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敌剑魂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逼赌

时间:2018-03-31作者:铁马飞桥

    众人终于明白过味来,原来是冲着林奇来的。

    “如果我没说错,你们想要击败我,这样就有借口阻止凌云阁,不让我进入纹海,我说的可对?”

    林奇知道自己无法逃避,只能站出来,一脸玩味之色看着姚千五人。

    孙仲几人大吃一惊,如果赢了林奇,岂不是告诉凌云阁,他们司马山庄也有闯七佛塔的资格,这样就可以剥夺林奇进入纹海的机会。

    “我们还没那么卑鄙阻止你进入纹海,只是想让凌云阁的高层认识到,不要被某人迷惑了双眼,要是你真的有这个本事,我们自然我话可说,要是连我们都赢不了,如何服众。”

    这边发生的事情,引来了很多人注意,一个传一个,越来越多人聚集在四周。

    这才过去短短五天时间,又有人开始针对林奇,而且还是司马山庄的人。

    嘴上说着不卑鄙,其实在做非常卑鄙无耻的事情,大家气得咬牙切齿。

    “如果我不答应跟你们比呢?”

    林奇依然是笑眯眯的眼神,看不出一丝波动,目光在姚千身后四人身上扫过。

    嘴角的笑意更浓了,这四人应该是他们找来的帮手,棋琴书画必定都精通。

    “你会答应的,因为我们庄主也来了,如果你不答应,我们司马山庄的弟子,每天都有人闯七佛塔死关,别的没有,我们就是人多,一直耗下去,阻止你进入纹海,我看你魂山裂痕,什么时候才能修复。”

    如果说刚才还是平等对话,现在变成了赤裸裸的挑衅。

    林奇眼神一冷,没想到司马山庄为了阻止自己进入纹海,连司马峰都来了。

    他的天赋,已经引起了司马山庄的重视,如果任由林奇成长,将是司马山庄的噩梦。

    为了阻止林奇进入纹海,不惜一切代价,既然对飞羽阁开了先例,那对司马山庄就不能厚此薄彼。

    大不了一天一个人,不断的冲击七佛塔,这样就可以无限制的拖延时间,林奇想要进入纹海,不知道何年何月。

    只要拖住林奇,就有机会将他斩杀,因为林奇不可能一直呆在凌云阁,司马山庄好深的算计啊!

    孙仲等人后背都湿透了,司马山庄这么做,有些太穷凶极恶了。

    死几个人对司马山庄来说,就跟毛毛雨一样,在紫云谷就死了一千多,对司马山庄来说,一点伤害都没有。

    就是要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战术,来拖死林奇。

    林奇眼神一冷,他虽然猜到了司马山庄会用各种手段阻止自己进入纹海,却没想到,利用如此下流的招式。

    用死人填,也要阻止,这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在山峰远处,凌云阁的高层也出现了,不过没有靠近,姜飞羽也来了,在另外一侧,站着一名身穿黑袍男子。

    “师弟,只要这个小子能赢了我们司马山庄,进入纹海的事情,我绝不干涉,但是他输了一招半招,纹海的事情,还请作罢。”

    司马峰朝凌云阁主说道,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师弟,你这是让我为难啊!”

    凌云阁主一脸为难之色,他们已经商议好了的事情,司马山庄要横插一脚,确实有些过分。

    “师弟,我知道你的难处,如果你不答应,只好让我们司马山庄的弟子,一天来一个,不断的闯七佛塔,总有一个会成功,我不要求别的,只要你对我们司马山庄一视同仁就行。”

    司马峰这是耍无赖,无论如何,也要阻止林奇。

    能破掉他的地纹禁制,凝练三清神针,破掉石中符,书写圣世篇章,这些东西串联在一起,不得不让司马峰打起十二分精神。

    丝毫没有因为林奇还在武神境,而有丝毫怠慢,反而有些迫不及待。

    “司马峰,有什么本事冲我来,跟一个后辈较劲,算什么本事。”

    姜飞羽看不下去了,呵斥一声,要跟司马峰单挑。

    凌云阁的人是一阵头大,这两人,从年轻的时候就一直打,现在都快百岁了,还是不能消停。

    毕竟他们都是凌云阁的弟子,跟阁主又是师兄弟,偏袒哪一方,结果都不好交代。

    “姜飞羽,我们之间的恩怨,还有两个月,自会有个了断,有本事让你的人跟我比一场,要是赢了,我自然离开,绝不干涉,输了就滚出凌云阁。”

    司马峰眼神看向姜飞羽,四目相对,撞出无数火花,仇恨在一瞬间酝酿。

    姜雨见到司马峰,露出厌恶之色,当年就是此人,囚禁父亲,杀了她母亲,此仇不共戴天。

    “林奇凭靠自己的本事,闯过七佛塔,进入纹海修炼,这是早就订好的事情,你凭什么要横插一脚。”

    姜飞羽为了林奇,还是忍下这口气,等林奇魂海修复之后,在找他算账。

    “我就横插一脚了,你们飞羽阁就可以进入纹海,我们司马山庄凭什么就没有资格,从今天开始,我们也闯七佛塔,成功了,在跟这个小子决出进入纹海的名额。”

    司马峰一副无赖的样子,铁了心跟姜飞羽较劲下去。

    “好了,两位师兄,你们一人少说一句,先看看他们在做决定吧。”

    凌云阁主打断了他们两个,在争吵下去,恐怕会擦出火花,免不了一场大战。

    要是给师父炸出来,谁也没好果子吃,都要罚面壁。

    “林奇,敢不敢赌,不敢赌,就滚出凌云阁,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想要进入纹海,就先要过我们这一关。”

    看林奇不说话,姚千发出肆无忌惮的大笑,丝毫没有把孙仲几人放在眼里。

    林奇现在还有其他选择吗?

    如果不答应,司马山庄会不断派人进入七佛塔,拖延时间,林奇耗不起。

    要是答应,就中了司马山庄的圈套,鬼知道他派谁来比,一旦在琴棋书画输个一招半招,岂不是失去进入纹海的资格。

    这让林奇很为难,但是让他主动放弃,肯定做不到,况且司马山庄咄咄逼人,在忍让下去,肯定会成为笑柄,甚至道心都会留下残缺。

    “想要跟我比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

    林奇沉吟了一下,决定跟他们赌,因为在耗下去,吃亏的必定是他,司马山庄会不惜一切代价来阻止。

    今天是捣乱,明天会不会整出其他幺蛾子,索性一并解决掉。

    “什么条件,你说吧。”

    姚千一副得逞的意味,那阴谋的笑容,让人看着反感。

    “既然你们要跟我赌,我可以答应,不过我想把赌注加大一点。”

    林奇没有直接说出来,但是意思很明显,司马山庄想要跟他玩,那就玩大一点。

    “怎么加大?”

    姚千一脸迷茫,不知道林奇要表达什么意思。

    “赌命!”

    “如果我输了,自尽在这里,你们输了,五个都要死。”

    冰冷的声音,在山峰上回荡,这五人林奇早就动了杀机,既然要赌,那就狠一点。

    姚千脸上露出一丝惊慌,落入林奇眼里,果然没错猜错,他们是司马峰派来的,让他们来捣乱,谁会料到林奇要生死斗。

    他也怕死,林奇的手段,他可是见识过了,真正赌起来,胜算很低。

    这是庄主安排的,他们不敢违背,但是搭上性命,性质就不一样了,必要要好好考虑一下。

    将目光看向远处,司马峰正好也看过来,阴冷的眼神,让姚千浑身哆嗦一下,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好,我们跟你赌,输了自尽在这里。”

    姚千一咬牙,不赌也是死,赌也是死,还不如拼一把,也许还有一线机会。

    “说吧,诗词歌赋,你们想怎么赌。”

    有嫦娥在,信心倍增,不论是诗词歌赋,叫地球那个地方,传承了几年前,无数知识储备,可以让林奇调动。

    现在轮到林奇发难,孙仲等人也无法阻拦,纷纷站在林奇这一边。

    “我们今天就以琴棋书画作赌,题目由我们先出,你没有意见吧。”

    姚千露出狡黠的笑容,他们先出题目,肯定占优势,话被他们说了,林奇也不好继续反驳。

    “开始吧,别废话。”

    他们出来游玩的心思已经没有了,变成了一场较量,时隔五天,无数弟子蜂拥而至,不想错过他们之间的比拼。

    “第一关,比琴,我们现场作曲,必须要应时应景,而且曲目,要达到琴帝的程度,你没意见吧。”

    姚千每次看似在问话,其实都是一副肯定的语气,逼着林奇无从反驳,看来他们排练了很多次。

    “你们胡闹,现场作曲,还要做出琴帝级别的曲目,纵然是琴仙也做不到。”

    孙仲不得不站出来,这也太不公平了,姚千等人有备而来,可能早就做好了曲子备用,只要现场拿出来就可以。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现场作曲,大家心知肚明,但是姚千已经把话说死,现在反驳,岂不是承认不如他们。

    “难道你们怕了?”

    姚千翘着二郎腿,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孙仲猜的没错,他们的确有备而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怕了?”

    林奇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他脑海之中,嫦娥已经传给他数十首曲目,每一首都是经典之作,跟四周景象,也完全符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