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敌剑魂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三清神针

时间:2018-03-23作者:铁马飞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林奇急的团团转,快要过去一天,还没见到姜飞羽,司马山庄的人,应该快到了。

    阴为黑,阳为白,两条不同的鱼儿,在林奇面前游荡,就是无法完美的融合到一起。

    通道陷入静止,每当快要融合的时候,阴阳会产生相斥。

    阴阳相济,也会阴阳相斥,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能将它全部领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坐下来休息一刻钟,继续刻画,每一次雕刻,都有很大的进步,阴阳鱼游动的轨迹,也会出现变化。

    整个紫云谷上空,被数千武者聚集,天色渐暗,林奇进入整整一天时间。

    “还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

    刚才阴阳鱼已经运转起来,不知道为何,总是在交融的时候,出现相斥的现象。

    “放松,在放松!”

    大口呼出一口气,平复心情,双眼继续观摩石门上的纹路,想要从中能看点什么。

    “日月星移,斗转乾坤!”

    “我明白了!”

    林奇突然顿悟,按照常理刻画,阴阳二气,无法形成,因为这是地下,并非地上,这石门是倒置的。

    身体突然翻转,果然跟林奇猜测的差不多,日月星移,斗转乾坤。

    “阴阳合并,斗转乾坤!”

    一声厉喝,一白一黑两条阴阳鱼出现了,像是一道太极圈,出现在林奇面前。

    “去!”

    手指一点,阴阳图没入到石门之中,随后消失不见。

    接下来能发生什么,林奇也不知道,只能退到远处,静静观看。

    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如果不能成功,林奇也没有办法了。

    一边观看,一边修复魂力,石门上面一些纹路,似乎在游动。

    “咔咔咔……”

    从石门内部,突然传来咔咔的响声,像是无数机关打开。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颠覆了林奇的认知,石门犹如软体一般,从中间裂开,变成了阴阳鱼,开始游动。

    “这不是我刻画的阴阳鱼吗?”

    林奇露出迷茫之色,难道自己的阴阳鱼,就是开启石门的钥匙?

    石门裂开,上下颠倒,乾坤斗转,林奇终于明白这是什么含义了。

    “原来这就是乾坤斗转!”

    上下颠倒,就是乾坤斗转,林奇一头黑线,这也暗合了阴阳之道。

    阴即是阳,阳即是阴!

    天即是地,地即是天!

    天地变化,日月星移!

    通俗一点讲,就是日夜交替,出现了斗转星移的现象,俗称斗转乾坤。

    理解之后,就变得简单多了,但是能刻画出来阴阳鱼,这就非常不简单,不是人人都能做到。

    哪怕是凌云阁主,都无法刻画出来,因为能身含阴阳二气之气,少之又少。

    林奇就是一个怪胎,他身体里面有阴阳两条灵根,可惜找不到宝物,一直没有觉醒,还处于沉睡状态。

    石门打开之后,露出一套沉兀的声音,似乎从地下传出,一股阴暗潮湿之气,扑面而来。

    没有光线,林奇点燃火种,跨过石门,地面山怪石嶙峋,完全不是人工开凿过的痕迹,像是被人强行打通,形成的地腹。

    “姜前辈,你在哪?”

    神识扫出去,发现这里空空荡荡,没有活人气息,这就非常古怪了。

    刚才的确听到姜飞羽的传音,难道这段时间,又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

    踩着碎石,一步步往下走,没有石壁,只有一株株倒挂的石笋,还有百年钟乳,林奇没时间收取。

    在林奇百米外,传来淡淡的红光,非常古怪,大步朝前掠去,姜飞羽应该就被困在这里。

    当林奇靠近,突然一道光幕出现,拦住了林奇去路,透过光幕,能看到里面关押一个人。

    “姜前辈!”

    林奇喊了一句,在光幕之中,盘膝坐着一名老者,面容憔悴,胡子拉碴,已经看不到真容。

    艰难的抬起头,朝光幕外面看过来,双目散发出精光,只是精气神很萎靡,应该是这道光幕的关系。

    看到林奇,姜飞羽眼神露出一丝错愕之色,显然没想到,进入地下救他的人,如此年轻。

    “姜前辈,我是来救你的人,如何才能打开这道光幕。”

    林奇伸手摸了一下,每次靠近,都被弹飞,无法靠近。

    姜飞羽就被困在里面,无法逃离此地。

    “你可懂地纹?”

    姜飞羽声音透过光幕,传递到林奇耳里。

    点了点头,林奇算是默认,地纹一道,虽然刚开始接触,应该算是入门了。

    “这是一道天穹,必须用十倍地纹术,才能破开,我现在传授你破开天穹之法。”

    姜飞羽眼神露出一丝希冀,被困二十五年,面色苍白,天穹无时无刻都在耗费他的能量,在不能脱困,天穹将会抽干他的武道法则,最终死在这里。

    “前辈请说。”

    林奇凝心静神,虽然他参悟到了地纹,但是跟姜飞羽相比,还是太嫩了。

    这二十五年,姜飞羽成功参悟地纹,可惜还是晚了一步,被困在这里,无法逃出。

    一段段文字传入到林奇耳里,非常深奥,林奇发现,很多文字,跟符洛图有很大的关联,显然姜飞羽也参悟过符洛图。

    “明白了吗,只要你能刻画出来三清神针,就可以破开这天穹的禁制。”

    三清神针,林奇还是第一次听说,在符洛图之中,倒是见过三清神针的模样,需要极强的魂力才能刻画出来。

    “晚辈试试!”

    林奇也不敢确定,虽然姜飞羽传授给了自己刻画之法,能不能凝聚出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双手结印,按照姜飞羽的指点,在虚空刻画,三清神针,必须要配合三清神火才能刻画。

    三清神火没有,林奇有灵魂之炎,一样可以代替。

    一束束火焰,在林奇手心浮现,金色的光芒,如同跳跃的精灵,坐在天穹之中的姜飞羽,眼神一缩。

    显然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然将符道修炼至如此程度,让他非常吃惊。

    还是这个世道变了,符道高手多如狗,地纹领悟遍地走的程度了。

    一枚一尺多长的三清神针出现了,无法凝聚成实质,非常空洞,给人一种虚幻,没有任何攻击力。

    “咔嚓!”

    三清神针碎裂,无法成型,林奇第一次刻画失败。

    一脸颓废,没想到刻画三清神针如此之难,刚才连远古神象都刻画出来,一枚小小的神针,却如此之难。

    坐在天穹当中的姜飞羽,却露出惊骇之色。

    哪怕是他,也不可能一次就将三清神针凝练出来,连雏形都做不到。

    林奇不仅凝练出来雏形,差一点就成功了,如何不吃惊。

    他也见识过无数符道天才,像林奇这种,还是地第一次见到,双眼散发出精光。

    没有打断林奇,让他继续刻画,看这个架势,林奇肯定能凝练成功,只是时间问题。

    一次次刻画,一次次失败,但是三清神针的模样,逐渐成型,已经有了神针的锋利,就差让它活过来。

    依然是势,林奇试着融入自己的剑道之势,每次都失败。

    融入兽势,结果也是失败,各种方法都试过了,三清神针就差一步。

    连续刻画三清神针,对魂力消耗非常严重,赶紧坐下来,恢复魂力。

    “酗子,你叫什么名字?”

    看林奇坐下来,姜飞羽突然朝林奇问道。

    “晚辈林奇!”

    一边恢复魂力,回答姜飞羽的问题。

    “是谁让你来救我的,青木还是铁翼?”

    在姜飞羽眼里,百花香主等人还是孝,二十五年前,姜雨刚几岁,百花还有玉女,也不过十多岁,刚开始懂事。

    甚至姜飞羽都忘了她们长什么样子,第一反应是青木来营救他。

    “可能要让你失望了,他们现在正在琢磨着怎么抢夺飞羽阁主的位置。”

    林奇摊了摊手,一副无奈的样子,也不想打击眼前这个老人,这是事实。

    “他敢!”

    姜飞羽怒了,身体突然站起来,在有限的空间里面活动,无法走出天穹。

    “您被困了二十五年,外面发生了很多事情,等您出来自然就知晓了。”

    林奇也懒得解释,青木香主等人的事情,只要姜飞羽回到飞羽阁,自然知道,解释反而多余。

    “那你告诉我,是谁让你来救我的?”

    既然不是青木等人,姜飞羽皱起了眉头,在他记忆之中,再也想不出其他人。

    “姜雨!”

    林奇淡淡的说出两个字,听到这个名字,姜飞羽怔住了,像是得了魔怔一样,痴呆呆的站在原地。

    “你说的是……是小雨?”

    姜飞羽突然落下两滴浑浊的眼泪,这些年他谁都不亏欠,就亏欠姜雨母女两人。

    五岁的时候,司马峰约战,就在姜飞羽离开不久,司马山庄的人杀到了飞羽阁,是姜飞羽培养的死卫,救走了姜雨,才有后来的一幕。

    “这世间,日夜想着救你出来的人,除了她还能有谁。”

    林奇撇了撇嘴,不论姜飞羽以前多么风光,此刻就是一个孤独的老人,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完全失神了。

    等了足足一盏茶时间,姜飞羽才从这种失神状态下恢复过来,一脸急迫之色盯着林奇。

    “林奇,你能告诉我,小雨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吗?”

    身为父亲,姜飞羽现在内心非常激动,但是也自责。

    感谢《飞机有点颠》《撒拉四平》的打赏以及宝贵的月票!今天三更,晚上还有一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