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敌剑魂 第九百九十四章 短匕偷袭

时间:2018-03-14作者:铁马飞桥

    他的元神被压制住了,无法在继续刻画。

    血符,一样需要刻画,并非用耗笔跟刀具,而是魂力,用魂力在自己身体上,刻下纹路。

    手段极其残忍,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会施展血符。

    一旦爆开,纵然自己不死,容貌也毁了,变成一个废人。

    镇狱魔碑,可以镇压一切元神,哪怕是一品武帝,也无法形成魂山。

    四人定格住了,无法动弹,他们的元神,被囚笼困住,无法逃脱出去。

    “你以为施展血符,就可以杀我吗?”

    带着一丝嘲弄,天残剑出现了,融入了九绝剑魂,这是一界之力,平静的死门,继续晃动。

    宋冰几人,加大了魂力脱困,身体很快恢复知觉,郑舒元表情更加狰狞。

    镇狱魔碑只是困住他们一个呼吸时间,开始燃烧精血,释放最强的力量。

    “林奇,我们同归于尽吧!”

    郑舒元没有时间继续刻画血符了,直接冲向林奇,就这样以残缺的血符,炸死他。

    宋冰的超流破也到了,地面上掀起了一层狂潮,林奇的身体摇摇欲坠,面对四人誓死一击,能否抵挡得住,他也不清楚。

    只能全力以赴,是生是死,就看这一剑了,他阻止不了郑舒元的血符自爆,只能镇压他的威力。

    冰冷刺骨的剑气,封锁住了四人,谁也无法逃走,要死就一起死。

    林奇也豁出去了,血符的出现,是他没有意料到的,已经来不及防范了,命令嫦娥开启了防御罩。

    “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出现了,郑舒元的身体,突然炸开,他没有选择单纯的血符自爆,而是连**一起选择了。

    用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希望可以炸死林奇。

    在血符炸开的那一刻,一层无形的光罩出现了,将林奇包裹,依然给他震飞。

    “蹭蹭蹭”

    林奇退了足有几十步,一缕鲜血从他嘴里溢出,幸亏关键时刻,开启了防御罩,不然必死无疑。

    血符的自爆,堪比武帝一击,威力无穷,靠的近的那名凌云阁弟子,直接被炸死。

    残存的中年人,也不好受,胸口被炸出一个大洞,宋冰能好受一些,身上也挂着彩。..

    捂着胸口,屠龙剑艰难的举起,天残剑还未施展出去,一界之力依然在酝酿。

    “死!”

    剑光扫射,镇狱魔碑早就被震飞出去,回到了林奇魂海,还是低估了血符的能量。

    以后在遇到血符,一定先下手为强,绝对不给对方刻画血符的机会。

    “噗噗”

    宋冰的脑袋飞起来,凌云阁的众多弟子傻眼了,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众多天骄,纷纷死在里面,只有林奇孤零零的一人,浑身带着伤,犹如苍松一般,屹立在原地。

    中年男子的脑袋被碾压成齑粉,死门陷入寂静,只有林奇一个人的呼吸声,在里面回荡。

    拿出一枚丹药,一口吞服下去,抓紧时间恢复伤势,以免在遭遇其它偷袭。

    就在林奇吞服丹药的那一刻,一道漆黑的人影,突然从暗中窜出来,手持漆黑的匕首,朝林奇后背狠狠的扎下。

    果然还有人隐藏在暗中,一直等待最佳时机。

    刚才击杀了郑舒元等人,飞羽阁高层开始庆祝,林奇展露出来的力量跟天赋,完全能达到飞羽阁的要求。

    姜雨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笑意,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林奇的脚步,将顺利拿到冠军。

    南宫鸿雪在欢呼雀跃,突然出现的黑色匕首,让她身体突然捂住了小嘴,因为黑色匕首太快了。

    林奇正在吞服灵药疗伤,毫无防备,对方显然一直在等,终于抓到了机会。

    “赵邪君!”

    有人大声惊呼,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人,一直潜伏在暗处,等到他们两败俱伤,这才悄悄的出现。

    赵邪君知道自己的劣势在哪里,他孤身一人,肯定没有机会拿到冠军,唯一的办法,是等到他们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浑水摸鱼。

    开始他在等,以为司马山庄跟凌云阁能拼一个两败俱伤,他就可以轻松获胜。

    显然他失误了,凌云阁跟司马山庄联合到了一起,围攻林奇,让他看不到一丝希望。

    谁会料到,事情出现了转机,司马山庄跟凌云阁的联合,被林奇全部斩杀,加之林奇受伤,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

    绝杀一剑,加上偷袭,林奇受伤,让众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特别是姜雨,事情一波三折,从一开始,就没有停止过,不断的出现变故。

    黑色短匕,已经快要刺中林奇的肌肤,距离原本就不远,赵邪君又是修炼百年的人精,早就计算好了一切。

    “找死!”

    林奇大怒,从踏入死门的那一刻起,林奇就算计好了每个人,神识一直覆盖整个死门,赵邪君隐藏在暗处,早就知晓。

    只是料想不到,他真的会出手。

    无数根黑色藤条出现了,寂灭血祭一直隐藏在四周,没有机会出手,赵邪君自己找死,就怨不得林奇。

    短匕停留在林奇后背处,无法在往前一步,赵邪君的身体也显露出来。

    吞下丹药,林奇转过身子,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之色。

    “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你藏在暗处吗?给你机会,你不知道珍惜,只能送你一程。”

    如果赵邪君不出手,林奇也不会主动杀他。

    赵邪君满脸惊恐,一根根触须,扎入他的身体,浑身精血,瞬间被抽干,此刻他才知道,为何胡彬死的不明不白。

    晶屏上恢复平静,仿佛只是出现一个小插曲,林奇拍了拍手,收起所有藤条,将储物戒指捡起来,朝出口走去。

    那些毒虫蛇蚁,早就吓得不敢出来,浓郁的血腥之气,充斥整个死门。

    等到林奇消失在通道尽头,那些蛇虫鼠蚁才爬出,开始啃食那些食物,很快将尸体吃的一干二净,连骨头都不剩。

    死门缓缓打开,没有欢呼,没有尖叫,司马山庄准备了很久,却得到这样的结局。

    凌云阁的弟子,看着走出来的那名男子,怒目而视,仇恨的眼神,仿佛能融化一切。

    目光横扫一圈,林奇大步朝高台走去,冠军归属,实至名归,因为只有他一人从死门当中走出。

    “林奇,恭喜你获得冠军,成为我们飞羽阁乘龙快婿。”

    李振带头鼓掌,飞羽阁一些弟子也跟着鼓起掌来,林奇这一路的表现,确实震骇了无数人。

    恐怕除了武帝之外,没有人可以阻挡他的脚步。

    “咳咳我来的目的,不是参加比符招亲。”

    林奇一脸尴尬,说他不喜欢姜雨那是假的,但是他绝对不会以这种法式。

    “你不喜欢我们阁主?”

    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要得到姜雨,林奇竟然当众拒绝了。

    “你个呆子!”

    南宫鸿雪直跺脚,恨不能上来狠狠抽林奇一顿。

    姜雨眼神闪烁出一丝落寞,刚才的回答,让她心揪一下,非常的疼。

    “不是!”

    林奇下意思的回答,并非不喜欢姜雨,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要好。

    “既然不是,那就是喜欢,获得冠军,以后就是我们飞羽阁的人,请上来一叙。”

    不少人撇了撇嘴,李振这是强盗行为,不管林奇同不同意,直接宣布林奇是飞羽阁的人,至于什么地位,以后再说。

    那些参赛的人,纷纷退走,飞羽阁开始清场了,决不允许有人在逗留,特别是司马山庄的人,以免留下来暗杀林奇。

    “你刚才说什么,不喜欢我们小姐,你可知道,我们小姐这两年”

    南宫鸿雪差点揪住林奇耳朵,带着训斥的口气。

    “鸿雪,够了!”

    姜雨赶紧打断,怕南宫鸿雪会继续胡说八道。

    狠狠的瞪了一眼林奇,南宫鸿雪退到了一旁,走的时候,还在给林奇示意,姜雨这两年对他是日夜思念。

    “好久不见!”

    林奇尴尬的笑了笑,朝姜雨打了一个招呼,毕竟两年了,如果不是她临走的时候,留下韦申跟康宁,恐怕他的父母早已死在焚月谷等宗门手里。

    “好久不见!”

    姜雨也客气的回了一句,一副小女人形态,让很多飞羽阁高层,大跌眼镜。

    “好小子,你厉害啊,在我们飞羽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杀死这么多人,不娶我们小雨,你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赤月香主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使劲拍了拍林奇肩膀,什么话都敢说出来,惹来林奇一个大红脸。

    哪怕是小雪,彼此心照不宣,也没提及过婚事,这层窗户纸一直没有捅破。

    十二名香主,纷纷上来打着招呼,林奇凭靠自己的本事,赢得比赛冠军,这关乎能不能救出老阁主,当然要以礼相待。

    “韦香主,我们好久不见!”

    跟韦香主打招呼的时候,林奇故意阴阳怪气,谁都看出来,林奇跟韦香主认识。

    “是好久不见!”

    韦香主脸色明显有些不自然,当日在城中,拒绝林奇,还把他当成了登徒子,最后被林奇扇了一耳光。

    “发生什么事情了。”

    姜雨从话里听出一些不对劲,朝林奇问道。

    “还是我来说吧!”

    就在这个时候,韦申跟康宁带着靳裕走过来,说话的是韦申。

    感谢卡特彼勒书友552502的打赏以及宝贵的月票,今天在加两更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