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敌剑魂 第九百二十六章 斩杀

时间:2018-02-19作者:铁马飞桥

    突如其来的一幕,谁也没有料到。

    哪怕是李忠平,都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杀意弥漫整个主峰。

    “南宗,我天一宗与你们势不两立!”

    李忠平一声怒吼,想要解救已经来不及了,气剑太近了,几乎不到一个呼吸时间,就到了林奇面门。

    一尊七品武神,燃烧了灵魂,用毕生元神精髓,幻化出最强一击,哪怕是九品武神,在猝不及防之下,都有可能遭到重伤。

    南宗那面无动于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李宗主,此话未免太过分了,刚才说的很清楚,刀剑无眼,生死各不相干,如果我们南宗不如你们天一宗,我们输得也心服口服。”

    南宗那边的帝王站起来,慢吞吞的说道,对于场上两人的死活,并未放在心里。

    用毕武一条命,换林奇一条命,值了。

    况且毕武还死不了,只是元神耗尽,七品武神的肉身依然存在,只要好好活着,百来年不成问题,只是不能跟人交手罢了。

    而林奇一旦不敌,极有可能当场死亡,十品天赋,就要命丧毕武之手。

    无数人站起来,这一幕是谁也没料到的。

    当然!

    暗中还是有不少人喝彩,薛家就是其中之一,林奇一死,这样天一宗就不可能一家独大。

    绝大部分人,还是带着可惜之色,林奇的出现,有可能是人族崛起的征兆,被小人算计致死,这是人族的悲哀。

    如果死在魔族之手,倒情有可原,死在内斗上,很多人不能容忍。

    一些人站出来,批判南宗的做法,对于他们的行径,感到非常可耻。

    徐江跟罗英,也急的团团转,现在想要上去,也来不及了,连师父都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林奇,就要命丧气剑之下。

    恐怕没有人会想到,林奇会有对应之策。

    也没有一人会想到,毕武能用这种卑劣的手段。

    但是有一人会想到,那就是林奇。

    对于任何对手,林奇从不会掉以轻心,甚至以最强的姿态迎敌,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林奇一直信奉这种法则。

    一个个闭上眼睛,不忍看到这一幕,血溅当场,在人家宗门,击杀对手弟子,这是不死不休啊!

    “可惜这样天才,就要陨落了!”

    一人叹息,还没见识到十品天赋将来的成就,加入天一宗,不过三日时间,就要命丧黄泉。

    “唉,十品天赋,太让人嫉妒了。”

    有人虽然嫉妒,还是忍不住叹息一声,为林奇默哀!

    言论声越来越多,有幸灾乐祸的,有摇头叹息的,也有事不关己的……

    各种表情不一,也暴露了他们此刻的内心想法,人族对利益的争斗,这不是一朝一夕,是向来已久,根深蒂固,无法将之消除。

    “想杀我,你还太嫩了点!”

    林奇眼神突然一挑,露出一抹嘲讽之色,随即一枚漆黑的魔碑出现了,毫无征兆。

    因为在场都是高手,对元神镇压的感知力不是很强,只是感觉元神一动。

    而毕武的感知力最盛,仿佛他的元神,被什么东西禁锢住了,爆射出去的气剑,突然定格在了原地。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吃我一剑吧!”

    当着所有人的面,一枚金色巨剑出现了,狠狠的将毕武浓缩毕生心血的一剑斩断,哪怕是元神之争,也传来那清脆的咔嚓声。

    毕武的元神裂开了,他的气剑被碎,直接导致他的元神破裂,痛的发出一声惨叫。

    “死!”

    只是一个字,气剑落下,一个极速旋转,毕武的脑袋飞起来,鲜血喷色的足有十米高左右。

    这毕竟是七品武神,气血强大,不是普通低级武神所能比拟。

    “不可能!”

    南宗那边的人突然站起来,不相信是这样的结局,谁也没料到,林奇一直保存实力。

    刚才释放出来的金色气剑,甚至要比毕武还要强大一倍有余,这怎么可能呢。

    四周观战的那些人,自然也懵逼了,事情这反转的也太快了,林奇以绝对的优势,斩杀了毕武。

    这样南宗的挑衅,也宣告结束。

    更重要的是,当日林奇废掉李斯的事情,更是让人提不及兴趣,连七品武神都死了,何况是一个小小的五品李斯。

    废了也就废了,反而有种死不足惜的感觉。

    李忠平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林奇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四品武神,斩杀七品,开创了人族盛世一个新的篇章。

    “还有谁想要继续试探我的?”

    杀人之后,林奇依然没有杀气泄露,仿佛在做了一件极其平常之事。

    语气平平淡淡,从上来至今,不论是言谈举止,还是作风做派,都无可挑剔。

    哪怕刚才击杀了毕武,也让人心服口服,如果不反击,死的将是他。

    又是毕武掀起的挑战,可以说是,林奇不仅赢了,还赢得了民心。

    寂静一片,没有人搭话,这时候在派七品武神上去,也是自寻死路。

    要是派八品,天一宗不可能答应,一些原本还有心思的人,都闭口不语了。

    天一宗这边在欢呼,林奇越强大,他们自然越开心,毕武的尸体被人抬下去,就差喂狗了。

    至于他的储物戒指,不好意思,早就被林奇搜刮。

    七品武神,身上的东西可不少,林奇虽然很富裕,但是下面有个九天剑宗要养活,单凭这点资源远远不够。

    “林奇,按照历届规矩,你应该要表演一套武技,听说你的剑法很厉害,不妨表演一套剑法吧。”

    薛家的人说话了,谁都知道,林奇的剑法厉害。

    如果当众舞剑,岂不是暴露了林奇剑法奥秘,在场都是人精,其中帝王就占据不少,被他们学去一招半招,那是莫大的好处。

    不少人脸上露出兴奋之色,纷纷看向林奇。

    薛家提出这个条件不过分,连天一宗都没理由拒绝,往年的确有这个说法。

    但是大部分,都是找一套武技糊弄过去,绝学是不可能当众泄露。

    而林奇不同,他是十品天赋,要是糊弄过去,必定会被人笑话,薛家好毒的心。

    找到林奇剑法的破绽,以后遇到,可以最快的破解招式,这样林奇的优势,将荡然无存。

    林奇自然也清楚薛家的歹毒之心,嘴角依然带着笑意,还有一抹嘲讽。

    “我的剑只杀人,不适合表演,如果你们薛家愿意派人上来试剑,我倒不介意表演一套。”

    冰冷的回答,没有刚才的温儒尔雅,面对薛家一次再一次的挑衅,林奇终于被激怒了。

    这就是林奇的回答,他的剑只适合杀人,不适合表演。

    因为他说的没错,不论是灭情九斩,还是天残剑,都是杀人之剑。

    灭情九斩,不死一次,谁也无法修炼,所以林奇不担心泄露。

    至于天残剑,没有那副画像,没有南宫泽的指点,那就是一招平凡不能在平凡的一剑,哪怕是帝王,也无法掌握。

    这也是林奇说出这番话真实原因,如果表演施展那平凡的一剑,所有人都会认为,林奇在糊弄,天一宗也将会成为笑柄。

    难题抛给了薛家,如果不派人出来,那他们自己打脸,事情是他们挑起的。

    “让我来!”

    薛家一尊七品武神站出来,掠向中间,要跟林奇一对一挑战。

    “七品武神对战四品武神,你真的看得起我啊!”

    赤果果的嘲讽,对方不派出六品武神,直接派出七品,因为谁都知道,林奇可以越级挑战,六品武神也斩杀不少。

    “林奇,你不用刺激我,谁都知道你可以越级挑战,我只是试探你的剑法,不会杀你,所以你放心出手吧。”

    薛墨反倒是站在了道德制高点,是上来陪林奇试剑,并没有击杀林奇的意思。

    “哦,那就不好意思了,我的剑只杀人,不陪人练剑,你可以下去了。”

    无声的反击,林奇收起长剑,不屑于跟他交手,让薛墨露出一丝杀意。

    “既然如此,那生死不论,如果我死在你的剑下,那是虽死犹荣!”

    事已至此,如果就这样下去,那薛家也不用在西莫城立足了。

    “这就对了,明明想要杀我,还假惺惺的说那些没用的废话。”

    林奇毫不客气,既然跟薛家撕破了脸皮,那就索性杀一个算一个。

    宁愿得罪薛家,林奇也是深思熟虑过,薛家的口碑一向不好,不如天一宗,在君来酒楼,才有那一幕。

    如果这个家族,做事光明磊落,林奇也不会将之利用,这是做人的底线。

    说也说不过林奇,只能靠真本事了。

    “嘴皮功夫,一会让你跪地求饶,看你还能不能这么嘴硬。”

    薛墨语气带着阴毒,手持长剑,散发出浓浓杀意,准备出手了。

    天一宗这边也是紧张万分,这一次是林奇主动提及,他们不好反驳。

    如果宣布结束,那证明天一宗怕了薛家。

    “你们薛家刚才不是一直靠嘴皮子功夫打击我吗,现在真刀真枪了,我到想要看看,你们薛家除了嘴皮子功夫厉害之外,这手底下的功夫怎么样。”

    林奇的这番话,引来很多人共鸣,薛家刚才一直闹嘴皮子,现在就看你们的本事了,机会已经给你们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