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敌剑魂 第七百五十六章 划清界限

时间:2017-12-05作者:铁马飞桥

    阮鹏一脸哭诉,要求大长老给他主持公道。

    “大长老,你可要替我们主持公道啊!刚才他打了我们一耳光,作为阮家弟子,我们憋屈。”

    阮心跟着起哄,希望把事情闹大,这样林奇在阮家,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阮鹏,替换掉你的名额,是我做的决定,现在立即给素素道歉。”

    阮清水并没有因为阮鹏的哭诉,而针对某个人,自己承担了责任。

    刚才侮辱阮素素的话语,阮清水听在耳里,先抛开林奇不论,单凭侮辱长辈这一条,阮鹏就触犯了好几次。

    “我不服,凭什么我的名额要让给他,难道就因为他是家主的外孙,就可以为虎作伥吗。”

    阮鹏知道大长老会中立,也不指望大长老帮助自己出头,只是质疑,林奇有什么资格替换他。

    “因为他的灵纹术在你之上。”

    阮青峰站出来,本打算说林奇的灵纹术在所有人之上,怕夸下海口,才临时改成在你之上。

    “笑话,他会懂得灵纹术?”

    阮鹏一声讥笑,论武道天赋,他也许不如林奇,毕竟四十多岁,才三品武圣,林奇超越他太多。

    但是灵符一道,他很自信,同辈之中,也排在中游,凭什么要换下他。

    “他不但懂,而且懂很多,这也是我换下你的原因,因为你太浮躁,不适合灵符大比。”

    阮青峰也有强横的一面,对林奇那是客客气气,甚至挖坑,但是对外人,绝不客气。

    “我不信,除非他能展示给我们看看,灵符之道在我之上,不然今天谁也别劝,我们之间只有一人能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阮鹏把话说死了,要是林奇不能在灵符一道超越他,甚至要生死相向,很显然要逼着阮素素三人脱离阮家。

    阮清水看向阮青峰,阮鹏的要求没有错,可能方式方法有些过激,换成其他人,也会上来质问。

    毕竟参加灵符比斗,这是非常露脸的事情,整个七重天的天才精英汇聚,一旦成名,以后地位将会无限提高。

    要是能赢得几场比赛,更是一辈子修炼资源不愁,这样好机会被人拿走,谁心里都不舒服。

    但是阮鹏没有选择交流的方式,用这种羞辱的方式打上门来,显然是没打算商谈的意思,应该是针对林奇而来,傻子都看出来了。

    “好,既然你要比,那就比一场,权当作为灵符大比热身赛,也让大家熟悉一下比赛的规则。”

    阮青峰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就当是赛前热身。

    “好,如果他赢了我,我自会道歉,要是输了,不好意思,他们三个滚出阮家。”

    阮鹏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答应了比拼,要是林奇赢了,他就道歉,输了则是离开阮家,从此以后跟阮家再无瓜葛。

    阮素素目光一凛,也看出事情有些不对,阮鹏一个人,不敢说出这样话来,一定有人在暗中指使他。

    目光扫了一圈,很快落在三长老身上,发现他一直笑眯眯的看着事态变化,从未言语。

    “难道是三长老安排的阮鹏前来捣乱?”

    阮素素暗自猜测,这次叛家人员之中,分支很多派系,跟三长老都有血缘上的联系,其中死得几名阮家弟子,还是三长老的嫡系子孙。

    虽然三长老没有叛家,但是后期的表现,几度让阮素素怀疑,三长老已经不站在家族这一边,就连那晚的大战,都躲在了暗处。

    这更加怀疑,三长老已经被阮永山策反,只是没来得及脱离家族罢了。

    阮永山被废掉了修为,现在又没有证据,阮素素只是怀疑而已,这个念头很快抛之脑后,但愿她猜测是错的。

    很快有人准备了东西,完全按照灵符大比上的要求,争取达到百分百的相同。

    “我们就不考核净符,直接考核刻符,谁的灵符等级高,自然胜出。”

    阮青峰也不希望林奇暴漏太多的东西,打算一局定胜负,以灵符高级判定胜负,倒也合理。

    林奇骑虎难下,想要杀人,却不能杀人,母亲不可能给他机会杀了这个阮鹏,只能等以后寻找机会了。

    “不用比了,我郑重的宣布一件事情,我不会替阮家参加灵符大比,我会以我自己的身份参加,跟阮家没有任何关系,从此以后,划清界限!”

    经历今天这件事情,林奇不想跟阮家在有任何的瓜葛,母亲是母亲,父亲是父亲,他是他,三者不应该连在一起。

    “奇儿……”

    阮素素浑身一震,林奇这是要脱离阮家,让她心里隐隐作痛。

    “母亲,我只是说以后任何事情,跟阮家没有关联,并不是让你也脱离阮家,我这次代表九天剑宗。”

    林奇安慰的说了一句,阮青峰也不好说什么了,只是叹息一声。

    阮鹏做的太过分了,彻底激怒了林奇,没当场将他击杀,已经做了最大的忍让,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林奇的性格。

    要不是看在母亲面子上,今天这里早已血流成河。

    看看焚月谷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偏偏这些蠢货认为林奇好欺负,仗着家主是他外公,却不知林奇压根不希望跟阮家牵扯上关系,反而会成为他的累赘。

    以他天赋,阮家只能成为他的绊脚石,不出十年,必定傲立七重天,这是阮青峰给林奇的评价,到时候连阮家都要仰望他。

    可惜这样一个好苗子,被这群人活生生的糟蹋了,他如何不心痛,如何不怒,他也想杀人了。

    “现在你们都开心了,我儿子彻底脱离了阮家,这就是你们的目的吧,我儿子就住在这里,谁敢撵他走,休怪我无情。”

    这是阮素素最后为林奇争取的底线,要是离开阮家地盘,焚月谷必定反扑,阮素素同意林奇撇开阮家这层关系,儿子住在母亲这里,天经地义。

    谁也没说话,默认了阮素素这番话,既然林奇不是阮家弟子,就无法代表阮家,那阮鹏的名额,自然归还回去。

    “都给我滚回去!”

    阮清水情绪也不好,大声呵斥一句,那些弟子三三两两都离开了,目的达到了,留下来做什么。

    “舅舅,替我九天剑宗报个名,一人参加!”

    林奇扔出一枚令牌,上面雕刻一把长剑,散发出惊天剑气,这是九天剑宗至高无上的象征。

    说完之后,林奇转身回屋,想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阮素素心都碎了,看着儿子背影,心里像是有刀子切割的一样疼,林鹤紧紧的将她搂进怀里。

    “奇儿做的没错,换成任何人都会这么做,既保全了阮家,也捍卫了自己的尊严,真的分出输赢,到时候谁也下不来台。”

    林鹤带着安慰的语气,支持林奇的做法。

    不论刚才谁输谁赢,到时候难堪的都是阮素素,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彻底摊牌,以后任何事情,跟阮家都毫无关系。

    阮素素何尝心里不清楚,只是替儿子心疼,一个人要承受这么多。

    这些年已经亏欠林奇太多,如今母子团聚,依然要让儿子来承担,身为母亲,她很内疚。

    接下来两天,林奇谁也不见,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很显然阮鹏羞辱母亲的恶气还没发泄出来,屋子里面的桌椅早已被无形的气劲给震碎。

    杀人很简单,当仇人站在眼前,却不能击杀,需要强大的承受能力。

    “阮鹏,你必死!”

    捏紧的拳头陡然放松,两天的沉淀,林奇的情绪终于缓和下来,明天就是灵符大比,他要代表九天剑宗,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差池。

    比赛规矩昨天阮青峰已经送过来,已经成功报名,阮家也是主办方,自然有办法同意林奇的参加。

    每个参加的队伍,都要拿出对应的奖励,林奇这次拿出六重天三条灵脉,外加其他东西,暂时还不公布。

    这就是一场赌局,七重天太安逸了,一个强大的宗门,也许千年都不会倒下,那些二流宗门一直没办法崛起。

    想要打破这个平衡,灵符大比跟武道大比应运而生,通过三年一次较量,各家拿出大量资源做出赌注。

    获得冠军方,得到这些资源,输的一方,则是输掉这些资源。

    往年不泛很多二流宗门,从中获益,得到大批资源,一点点发展壮大,隐约要超过一流宗门的趋势。

    而阮家从超级家族,一点点衰败,要是今年在拿不到好名次,将会退出七重天巅峰争夺,彻底沦为二流家族。

    这跟有没有武神坐镇没关系,哪怕是三流家族,基本都有武神存在,只是底蕴不够。

    用这种方式,逼着各大宗门,必须削尖脑袋,想办法稳固自己的地位,甚至更上一层楼,唯一的办法,在灵符跟武道大比上,获得好成绩。

    也算是给二流家族一次机会,让他们有机会争夺那些优质资源,用来发展自己。

    这种残酷的竞争力,林奇很赞同,不给那些超级宗门一些压力,他们不会一往无前,时间久了,就会产生修炼滞后,甚至修炼界倒退的情况出现。

    换句通俗的话讲,就是优胜略汰,让每个人时刻保持上进心,只要你稍加不努力,后面的人就会追上你,三年一次,见证各大宗门整体实力的时刻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