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无敌剑魂 第七百二十八章 痛打落水狗

时间:2017-11-22作者:铁马飞桥

    场上的气势,出现了惊人变化,这是杀招,都想击杀对手,甚至有同归于尽的趋势。

    阮泽身负家族重任,在气势上,明显要高于对手。

    而余空只是请过来帮忙的,没有必要替他们卖命,所以两人注定了有一人会胜出。

    无穷的火光在虚空上蔓延,两人身体撞击到了一起,只有高级武圣才能看清,阮泽几乎用死里环生来形容他这一剑。

    拼着腹部中招,长剑狠狠的斩在了余空的双腿上,这种打法,近乎玩命。

    他赌对了,余空的确没有同归于尽的趋势,加上下盘是死穴,用那万分之一的希望,他赌赢了。

    “咔嚓!”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出现,两条鲜红的大腿倒飞出去,余空像是一团肉球,在擂台上上下翻滚。

    阮泽浑身是血,在他的腹部,长刀几乎贯穿整个身体,鲜血狂涌,勉强的站住身体。

    手提长剑,居然要上去斩杀余空,只有杀了他,这一场才算赢。

    “这一战,你们赢!”

    阮靑猛立即阻止,焚月谷的弟子被打伤了,浑身早已被汗水湿透,这个责任太大了。

    失去双腿,如果阮靑猛不及时阻止,阮泽的长剑,肯定斩在他的脑袋上。

    用自己的生命赢下这一场,阮泽受到很多人的尊敬,几乎是被搀扶着下台。

    并没有着急去疗伤,居然朝一个人走过来。

    人群自动让开,作为阮家的英雄,他应该受到尊敬。

    而这个人四周,冷冷清清,除了四名绝美的女子之外,只有父母站在身边。

    弯下腰,朝林奇鞠了一躬,脑袋几乎都低到了腰部。

    “谢谢你!”

    由衷而发的三个字,诚心诚意的感谢,所有人都愣了,为何阮泽要对一个骂他们是白痴的人表示感谢。

    阮素素捂着小嘴,不明白阮泽为何要这样做,这一战,是他凭靠自己的实力赢下来的,林奇一直坐在这里,吃着零食,跟小雪等人聊天,似乎战斗都懒得关注。

    “我接受了!”

    林奇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连起身的意思都没有,大部分阮家弟子都是站着,唯独他坐在这里。

    阮泽离开了,接受治疗,下一场他不可能登台,伤口太大,太严重,需要几月才能恢复,相比捡回一条命,鞠个躬真的不算什么。

    一些高手很快捉摸出一丝意味,阮泽突然改变战术,一定有人暗中提醒过他,不自觉有几百道目光齐刷刷的聚集在林奇一人身上。

    面对四周那火辣辣的眼神,林奇无动于衷,依然在吃着水果。

    余空被人抬下去的,双腿废了,接上去也不可能恢复原状,原本下盘就是弱点,砍断了双腿,无疑是雪上加霜。

    剩下两名五品武尊愤怒了,浓浓的杀意散发出来,其中一人跃上擂台,只有杀人,才能泄愤。

    阮家剩余三名弟子,哆嗦了一下,没有人敢上台,这时候上去,不是白白送死吗。

    阮靑岳现在也没招了,五品武圣站在台上,阮泽身受重伤,哪怕一个普通人,都能杀死他,不可能上场。

    剩下三人低着脑袋,恨不能把头埋进怀里,谁也不想死,这时候上去,肯定会成为焚月谷的出气筒。

    无奈的叹息一声,最后将目光看向了林奇,他是替补,这三人指望不上了,心都觑了,上去估计一招就能被人秒杀。

    “奇儿,大家都看着你呢,出战吧!”

    阮靑岳给阮青峰投来请求的眼神,他跟林奇不熟,没法出面,对方赢了三场,他们只赢了一场。

    希望几乎是渺茫的,但是也不能拱手把灵脉送人。

    “求人,就要拿出诚意!”

    林奇无动于衷,既然有求于人,还要扮演君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林奇又不欠他们的。

    “死小子,快想办法,要是能化解阮家危机,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阮素素说话了,刚才阮泽那一躬,让很多人都明白了,如果不是林奇指点,刚才阮泽肯定是被人抬下去,不死也会废掉。

    所以大家看向林奇的眼神,已经没有开始那么冷漠,多了一股迫切,希望他能站出来。

    “咳咳……”

    被母亲推一把,林奇干咳几声。

    “母亲,没见过这样的啊!把亲儿子往火坑里推,你也看到了,台上那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我要是上去,肯定被虐死,难道你就忍心儿子死在台上吗?”

    林奇说完,还装作可怜的样子,阮素素也是一阵心痛,做母亲的,哪个希望自己儿子出生入死,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小子,到底怎么样,才肯替阮家出手。”

    阮青峰忍不住了,真想把他丢到台上去,还是压下去了火气,陪着笑脸,哄着林奇。

    “道歉!”

    林奇很简单,刚才阮家不少人对他冷嘲热讽,甚至想要废了他,不道歉,别想林奇上台。

    “三叔,既然没人上台,我愿意上去。”

    有人看不惯林奇的嘴脸,主动站出来,愿意出战,被阮靑岳一巴掌拍回去。

    “嫌活的命长了吗!”

    不过二品武圣,上去也是死,阮家不缺勇士,但是这关乎六条灵脉,他输不起。

    “林奇,我代表家族给你道歉,如果你能帮助阮家守住灵脉,我给你跪下都行。”

    不知为何,阮靑岳有些相信林奇了,阮泽是个不服软的人,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五品武圣,平常高傲的跟只孔雀似地,让他低头给人鞠躬,想都不用想。

    今天当着全族人的面,公然给林奇鞠躬,这代表了什么,主动低头,承认自己不如林奇,这得多大的勇气。

    阮靑岳说完,还真的要跪下,赶紧被阮素素拦住,林奇当然也不会让他跪下来,真的要是跪下,不用那些阮家弟子,母亲就能吃了他。

    “我可以出战,不过我有个条件!”

    林奇居然跟阮家谈起了条件,让很多人不满,这是要挟。

    “说吧,只要能答应,我都满足,前提先守住我们阮家的灵脉。”

    要是灵脉没有了,阮家四分五裂,答应什么条件,也无法帮助林奇完成了。

    “给我娘换一座大一点的院子,作为代理家主,你们认为她现在住的地方合适吗?”

    林奇说完,身体一晃,落在了擂台上,至于他们怎么做,应该知道。

    有人落上来,赵匡眼神露出惊天杀气,他现在想要杀人,余空跟他也算是兄弟,被人砍断双腿,这个仇不报,如何跟宗门交代。

    “哈哈哈,阮家没人了吗,派名一品武圣上来送死!”

    赵匡大笑,估计所有人都认为,他想要杀人,既然要死人,就送一个垃圾上来送死,来平息焚月谷的怒火。

    林奇撇了撇嘴,正常人思维都会这么想,明知道上去是送死,还不如送一个没身份地位的。

    “想杀我,你还差了点!”

    林奇摸了摸鼻子,五品武圣,有些难度,林奇第一次交手,心里也没底,但绝对是一名合格的敲门砖。

    因为他的境界达到了瓶颈,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来帮助自己一把,打开那层束缚。

    这是一次机会,既可以帮助自己突破境界,又可以让母亲在家族收获地位,何乐而不为。

    “嘴硬,看你怎么死!”

    赵匡满腔的怒火,必须要发泄出去,眼前这个人他感觉很讨厌。

    简简单单的一拳,在他看来,一品武圣一拳就可以碾死,所以只用了三成的力量。

    阮素素心都揪起来,靠在林鹤的肩膀上,她害怕,怕儿子死在擂台上。

    作为代理家主,她又没办法反驳,儿子既然上去,想要阻止都来不及了。

    “没事,奇儿总是做一些出其不意的事情,我们静静的看下去。”

    林鹤经过几年的锤炼,性格变得非常沉稳,没有像阮素素那样,只是拳头紧捏。

    阮青峰有些兴奋,亲眼目睹林奇斩杀了四品武圣,经过大半年的沉淀,实力绝对要比刚突破的时候强大几倍不止。

    当初击杀玉皇宫老祖宗的时候,刚突破武圣不久,这大半年一直打磨,加上道体融合,实力何止翻倍。

    拳劲扫过,擂台上刮起一阵狂风,吹得林奇衣服猎猎作响。

    面对强风过境,林奇依然无动于衷,等到拳风快要抵达的那一刻,身体动了,犹如虎豹一般,化为一道流星,破开一道缺口。

    “真理之拳!”

    犹如一头猛兽觉醒,四周的拳劲,突然被吸得一干二净,昨天就有人传言,林奇一拳打死阮玉。

    大家一致猜测,有人暗中搞鬼,杀死了阮玉,造成林奇斩杀阮玉的假象。

    所以今天阮靑岳以及阮青峰都被人重点看守,以免他们做手脚。

    等到强横的拳劲出现,所有人才清楚,昨天并没有人帮助林奇,是他一拳击杀的阮玉,这一拳的力量太强大了,强大的连赵匡都生不起小瞧的念头。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为时已晚,这就是轻敌的代价。

    “轰!”

    赵匡结结实实承受一拳,纵然他肉身强大,这一拳也打的他五脏六腑移位,狂喷鲜血,这就是代价,从一开始就对林奇放松了警惕。

    最可怕的还是暗劲,林奇融入了九绝剑魂的力量,赵匡此刻就像是弓腰的大虾,身体远远的飞了出去。

    林奇得势不饶人,痛打落水狗的事情,没少做过,今天也不例外,能不能突破到二品武圣,就看他的法则够不够醇厚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