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之烬 第一章

时间:2018-01-13作者:一川香雨

    女人是神灵赐予我们最美的东西,但是如果一个男人如果没有在女人的手中吃过苦头,那么他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男人。

    苏洛就栽在了一个女人的手里,她是世间最美的女人,至今他还记得在无涯海畔第一次相遇。

    “闻人若雨”踏着碧波而来,映着夕阳犹如从画境中走出的仙子。

    那一刻的苏洛就爱上了她。

    “我美吗?”

    这是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你是世间最美的人。”

    这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他们笑的很欢快。

    两人在忘川花海过了很长一段幸福美好的时光,每日与子孙戏耍玩闹,情声细语呢喃。

    天之骄子与九天仙女真的是天作之和,曾让无数才子佳人安然神伤。

    但是直到那柄冰冷的长剑穿过他的胸膛时,他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不仅是世间最美的女子,也是世间最狠毒的女人。而且他根本不需要自己保护,那一刻苏洛能感觉到她的实力不比自己差多少,以至于偷袭的情况下一击便击败了自己。

    世间每时每刻都又人在死去,或者重生。有的人死的悲壮,有的死的糊涂。

    苏洛可能就是那个死的糊涂的吧!他不知道为什么,世间最美,温润如水的女人为何会对自己长剑出鞘。

    然后那个拥有仙子的面容,蛇蝎之心的女人,成功的上位,成为了人人敬仰的闻人贤者,威名更是震慑九天。

    “这是哪里?”

    “这是什么地方?”

    “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黄泉路,死人途,那条大道便是奈何桥,那个女人,他很美,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孟婆。”

    妖艳星眸,白玉肌肤,瀑布般的发丝在空中飞舞,温润的体香萦绕四周。

    “这就是孟婆吗?原来孟婆和人们口口相传的有些出入啊!”

    四周一片混沌,漆黑而冰冷,空旷又死寂,不见一丝星光,没有一丝声音,但是却又清晰的摆在苏洛面前,难道人死后就能看见一般人看不见的吗?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我苏洛就算死了,也要洒脱,俊逸。”

    “没想到我月亮神域自数万年以来最有天赋,极世间最具权利的人,尽然会落得如此下场。”

    苏洛本是月亮神域数万年以来最有天赋,极世间最具权利的人,短短千年便成为了圣心境界的强者,在圣尊不出的年代可谓是风头无两。

    看似流连花丛,却终是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一生潇洒,放荡不羁,心中却只有修道一途。无数的美人仙子,都愿为他掌上一舞,但是最终只能悻悻而去。

    直到那年,他无意间来到忘川花海,欣赏日出日落,唯美世间。

    想着生前种种,苏洛越来越愤怒。

    “至高无上的圣尊,如果您真的还存在于世,我愿意用我所有的一切来换取重修一世的机会。”苏洛对着虚无的混沌大声的喊道。

    “如果给你一次重生的机会,那你想干什么?”孟婆的声音很好听,犹如百灵鸟一般。

    “我会用我的长剑,刺穿她的胸膛。”

    孟婆没有理会苏洛。

    死寂虚无的尽是混沌的空间里,孟婆端着一碗汤水,笑吟吟的走来。

    那是....

    那是什么?

    一抹泛着白光的东西飞速的向着苏洛飞来,速度飞快,就算生前的苏洛在最巅峰的时刻也无法达到。

    一口巨大无比的黑色棺椁,高约百丈,不知是什么材质的。棺椁散发着光芒,透着古老沧桑的气息。

    棺椁背部雕刻着一条上古妖族,龙族应龙的纹饰,而其它方位则对应着朱雀,玄武和白虎。苏洛不知这是什么东西, 但是他知道这东西必定不凡。

    孟婆端着汤水,强行掰开了苏洛的嘴唇,强行将汤水灌了下去。

    苏洛拼尽全力,也无法脱离。

    只过了一会儿,苏洛感觉头脑有点晕沉,模模糊糊的看见孟婆起开了棺椁。棺椁共九层,气息古老强大,这到底是什么?还又那个孟婆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把我放进这个棺椁里。

    这一切都是疑问,苏洛说不出话,反抗不了,看来这就是命啊!

    孟婆一层层的将棺椁关闭,然后棺椁飞快的飞向了远方,从远处望去就像流星划过天空。

    很快苏洛进入了梦中,他感觉自己已经飞行了无数万里的距离,这个距离之远,似乎已经飞到了别的宇宙。

    天月神国上八宫,无极宫,叶家。

    不知道过了多久,渐渐的,苏洛的头脑越来越清醒。

    怎么回事?

    怎么动不了?

    眼皮异常沉重,无法睁开,四肢似乎被束缚,手指都动不了一下,但头脑却极为清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很久,很久,苏洛仍然感觉身体没有一丝力气。

    但是却能清醒的听到,身边传来话语。

    “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死哪里不好,非要死在青楼。”

    “包好了,从后门走,随便找个地方埋了。若是让宫主大人知道了,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回事,这是要把我埋了吗?

    我的大仇未报,怎么能死呢!可恶啊!现在发不出声音,也动不了,要是在这样下去,真的会死!苏洛心想,可是最终却发不出声音。

    “坑挖好了没?”叶晟文望着远处的一个仆人喊道。

    “好了,三爷。”

    “不,我哥还没有死,你们不能这样做....”叶依依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声音中带着愤怒与悲伤。

    苏洛虽然被棉被裹着,但是隐约间似乎听到有人在为自己求情,希望不要埋了自己。

    而此时苏洛也正调动着这具身体前主人的记忆,原来这具身体以前的名字叫叶苏,和自己的名字相差一字,无数的记忆犹如翻书流水一般,呈现在苏洛的眼前,而那个年轻的女性的声音应该就是叶苏的妹妹,在记忆中他们并不是亲兄妹,但是由于他们都是父母早亡,所以关系极好。

    “丫头,你哥哥昨晚在一笑楼,夜御七女,精尽人亡,此等丢人现眼之事,现已传遍整个王城,我们无极宫叶家的脸面都已经被丢尽了。”

    那个小女孩只能死死的抱着被棉被包裹着的苏洛不撒手,在场的人也很无奈,面前的小女孩是叶家年轻一代里,最具天赋的人之一,他们也不能太过用强,但是那个人必须死。

    “滚开,你哥哥不能修炼武道,还偏偏强行修炼,弄的自己身残,最后尽然还去一笑楼那种低贱之地,今日能给他找个安眠之所,已是我们的仁慈,若是旁人我们将其弃进荒山野岭,定是尸骨无存,饿狼之食。”

    那个声音充满了怨毒,苏洛愤怒不已,若是今日能够存活,他日定当十倍返还。

    叶晟文强行拉开了趴在棉被之上的苏乐,叶依依的眼中带着泪水和怒气。

    叶依依看着哥哥始终没有一丝动静,心想哥哥难道真的离开了吧!

    “不会的,不会的。哥哥不可能就这么死了,爷爷说过,哥哥可是先天异体,体质强大,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三叔,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埋了我哥哥,只要能放过哥哥,以后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叶依依痛苦的哀求。

    “哈哈,就你,别以为你天赋异禀,就很了不起,在我无极宫像你这样的人,多了去了,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叶晟文不屑的看了一眼叶依依,然后一掌拍了过去,叶依依虽然天资极佳,但也不是老辈强者的对手,随着掌力倒下,全身骨头都似乎被拍断了。

    在叶晟文的心里,今日叶苏必死。

    被棉被包裹着的苏洛清醒的听到叶依依和叶晟文的对话,苏洛重生在了叶苏的身上,不光继承了叶苏的身体,叶同时继承了叶苏的意志和情感,只不过为了不让那份脆弱的灵魂影响到自己,苏洛一直都是强行的压制叶苏的意志,但是就在刚才,叶苏的意志再次出现在苏洛的脑海,那份悲伤刹那间涌现出来,化为悲愤。

    一个大汉提着苏洛,连同棉被扔进了一个早已挖好的坑。

    苏洛感觉重力越来越大,看来自己真的要被活埋了,没想到重活一世,生命却只有刹那。

    不服,我不服,苏洛说不出话,但是那股怨气却化为了一股黑色的飓风。

    你们不是至高无上的圣之尊者吗,这难道就是你们给我的重活一世的机会吗?给了我希望,然后又给我绝望,这很好玩吗?

    苏洛在心中呐喊,咆哮,却又无力,浑然不知自己曾今也是巅峰的存在,一位已经修炼至巅峰的人所化的怨念何其之强。

    此时,那口在虚空中突然出现的棺椁鸣动,本来融入苏洛背部,现在似乎要跳出苏洛的身体。

    苏洛感觉到背部犹如被火烧一般的灼痛,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跳出自己的身体。

    不对,除了至尊圣器之外,别的任何灵器都无法融入到人的身体之中,难道这真的是圣器,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圣尊。

    渐渐的,苏洛感觉呼吸困难,头脑愈发的肿胀,胸口就跟火烧一般,然后晕了过去。

    “这是哪里。”

    ......

    ......

    出现在苏洛面前的是一口巨大的棺椁,正是那口携带苏洛灵魂来到未知位面的那口棺椁。但是周围的一切都变了,黄泉路是漆黑冰冷,且又虚无的混沌之地,那么这里又是哪里。

    这里是尸山血海,酆都地狱,是虚无的死寂之地。

    苏洛观察着面前身高百丈棺椁,突然间棺椁似乎有了生命一般,化为丝丝黑色的光芒宛如,股洪流侵入苏洛的身体。

    “我明白了,原来在此之前我是没有身体的,根本无法和棺椁真正的相融合,但是现在的我有了实质性的身体,那么.......。”

    “可恶,它要与我灵魂融合。”

    一股强大的力量,传入到苏洛的身体之中,苏洛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都要被那种力量撑爆。

    不,不对,这股力量不单单在与我灵魂融合,还在修复着这具身体,这具身体原本经脉堵塞无法修炼,但是在圣器棺椁的修复下,越来越完美。

    虽然越完美,但是灵魂上的融合所带来的疼痛更是让苏洛痛不欲生。

    “啊!”

    “砰....”土屑纷飞。

    那个包裹着苏洛的棉被在爆炸中被撕裂成了无数块碎片,棉絮纷纷扬扬,和雪花夹杂在一起。

    叶晟文站在远处,突如其来的爆炸让他一怔,:“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周边的仆从一脸惊惧。

    叶依依欢喜的看着那块儿,心想我就知道哥哥不会这么容易死的,然后扑了上去,紧紧的抱着苏洛,说道:“哥哥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

    从叶苏的记忆中苏洛知道这是他的同族妹妹,由于两人从小都失去了父母的原因,所以关系极好,刚才也是她在为自己求情。

    在那爆炸的一刻,苏洛感觉全身的禁锢突然全部被解开。此时苏洛立在风雪中,身上的衣服早已化为丝丝缕缕。

    难道这就是那口棺椁的力量吗?

    苏洛看了一眼四周,叶依依此时已经身受重伤,看来是他打的,眼里不由的露出一丝残忍。自苏洛一同继承了叶苏的意志候,面对叶依依叶有了些变化,若是以往才不会在乎陌生人的感受,但是现在却发生了一些变化。

    苏洛的目光定格在一个中年男人的身上,苏洛记得这个人就是叶苏记忆中的那个三叔,也就是刚才执意要埋了自己的人,眼中露出一丝冰冷。

    “是你要埋了我?.....三叔。”

    叶晟文是无极宫的高层,宫主更是他的父亲,叶苏自出生就被检测到拥有异种体质,一直被宫主所喜爱。他深知此人是天才,若不扼杀与摇篮,将来必成大患。

    但是直到叶苏六岁的时候,却因为经脉堵塞全然无法修行,而且还浪费了先天之体。但是宫主却从来没有要放弃掉叶苏的想法,所以叶晟文才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抹掉这个存在,所以他必须死。

    苏洛此时非常愤怒,本以为重修一世,却没想到差点死在蝼蚁般的存在的手里。

    “三叔,您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

    叶依依看着哥哥,心里有些震惊,这是哥哥吗?哥哥以前看见三叔犹如老鼠见了猫。

    “叶苏,无极宫乃天国上八宫,你本是宫内嫡系子孙,天赋异禀,先天异体,却自甘堕落,夜夜笙歌,流连于勾栏,最终就是废物一个,父亲在你身上花费了无数的心血,你又如何对得起你爷爷,昨晚你本就一命呜呼,是我在此地为你找了个安身之所,此时还敢质问我,你真以为你是谁。”

    “本就是你要陷害于我,此时却被你说成自己是好意,还真是嘴炮功夫无敌啊!”

    “对,废物就是废物。”周边的仆人本被叶苏诈尸吓的不轻,但是看着三爷此时振振有词,在气势上,似乎压住了那个废物少爷,不免胆子就大了,随着附和。

    叶晟文见在气势上压住了叶苏,不免露出嘲讽的眼神和笑容。

    叶依依则拼命的拉扯苏洛的衣角,示意现在离开。

    苏洛是什么人,什么时候在蝼蚁般的人手上吃过这种亏。心想这叶苏也真是废物一个,面前的这个三叔说的都是事实,但是苏洛也不是软柿子。

    说时迟,那时快,苏洛一个勾拳对着一个仆人的脸砸了过去。仆人们虽然仗着有叶晟文撑腰,但最终还是仆人,当他们想出手教训叶苏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你们是什么东西,无论我哥哥能不能修武道,也不是你们这些奴才所能欺辱的。”

    那个本想还手的仆人,听到这话,只能白白的挨了苏洛一拳,她说的对,无论叶苏多么废物,但人家毕竟是主,不是他们能够欺辱的,而且叶依依是无极宫内小辈中天赋极高的人,更不是自己所能羞辱的。

    “你干什么。”

    叶晟文没想到这个废物尽然说干就干,根本和他以前的风格不同,以前的叶苏应该此时跪地求饶,求自己放过他才对。似乎一夜之间这个废物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叶依依看着苏洛,脸上露出一丝陌生的感觉,这真的是哥哥吗?

    “小子,你找死,都给我上,反正他身死的消息早就已经传遍整个王都,就算现在我们杀了他,也没人会说。”叶晟文看着苏洛残忍的笑着说道。

    “那依依小姐呢!”一个仆从问道。

    “送他们兄妹一起入黄泉,也好有个伴儿不是。”

    这些仆人虽然没有什么身份地位,但是久居无极宫多多少少还是会一点武技的,而且人数占优,在理论上应该没问题的。

    叶依依一个闪身站在苏洛面前,她知道苏洛根本不可能抵挡这里的所有人,重要的是叶晟文,其余的仆从都是渣。

    “砰。”

    叶晟文毕竟是天武境的高手,虽然叶依依是年青一代里最优秀的那一批人,但是又怎么可能斗得过老辈修士呢。

    叶依依被高高的抛起,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

    在叶晟文的眼里,叶苏连盘菜都不是,只要杀死了叶依依,那么接下来,自然就轮到叶苏了,杀叶苏就跟踩死一条臭虫没什么区别。

    “元气剑。”

    叶晟文并指如剑,刺向叶依依的眉心,那一剑快到了极致,就算是叶依依年轻一代里最具天赋的人,也无法面对,太快了。

    叶晟文看着面前的叶依依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才让人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无尽的死气弥漫在苏洛的周围,那一道剑气停留在了叶依依的眉心之前,无法寸进,而叶晟文的血肉则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逝。

    苏洛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只是将一丝元气输入棺椁之中而已,没想到竟然如此强大,这应该就是棺椁的力量吧!吞噬血肉成长己身。

    叶晟文此刻是真的慌了神,心想,他不是废物吗?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这是噬血魔功,你偷练噬血魔攻,若是被你爷爷知道定然会废了你。”

    “哈哈哈,只有废物才会去修炼魔功,若不是父亲为你输入元气,你早就死了,而你却偷练魔功,你早晚会死无葬身之地。”

    “至少我能看着你先死,”苏洛毫无情绪的说道。

    感觉到自身的力量在渐渐的消失,血肉在消融,不消片刻自己可能会真的死亡,他看着面前的苏洛,恐惧不安求饶的说道:“侄儿,别.别杀我,我以后再也不会害你了,我是你三叔啊,只要你不杀我,我保证你修炼噬血魔功的事情不会让别人知道。”

    “好侄儿,别杀我,以后我在也不会害你了。”

    “自从你对我起杀心的那一刻,就应该做好被我杀死的下场才对啊!而且你尽然敢拿他来压我,死不足惜。”

    叶晟文看了一眼四周,说道:“你真的敢杀我?你看看四周,只要他们逃掉一个,将此事告发,那时候,就算是你爷爷也无法容忍一个魔门弟子,而你将会被所有名门正派和朝廷朝廷,最终只有死路一条。”

    他感觉到了,叶苏是真的要杀他,自己今天难逃一死,既然如此他也不会让叶苏好过。

    “散。”

    叶晟文在死亡前说出来的最后一个字。

    十几个仆从分散开来,向着四周逃去。

    “哥哥,若是她们逃走一人,我们兄妹定然死无葬身之地,就算爷爷也保不住我们。”

    很快叶晟文就变成一具毫无生气的干瘪尸体。

    苏洛看了一眼远方,东边是帝都,自己的脚下是山丘,皑皑白雪为这个宏伟的城市披上了一层美丽的衣衫,四周虽然早已不是绿意盎然,生机勃勃,但是,却是个埋人的好地方。

    “这里真美,是个埋人的好地方。”苏洛此时眼里尽是冰冷,没有一丝感情。

    棺椁散发的黑气,分成了十几股,已苏洛为中心,就像章鱼触角,像着四周散开。

    苏洛看了一眼这个妹妹,说道:“一个也逃不了。”

    周围正在逃命的仆从们,突然脑子里轰然一响,感受到那股凌厉的杀意,双双打了一个冷战,全身上下都冒出了一粒一粒鸡皮疙瘩。

    但是那股黑色的气流形成十几股黑气似若洪流,向四周席卷,不过一会儿所有的人都变成了尸体。

    黑气似乎还不满足,向着四周继续奔涌。无数的元兽和普通野兽还有过往的行人瞬间便化为尸体。

    “苏洛将元力再次输入进棺椁,大吼一声:“都给我回来。”

    黑气似乎感觉到了主人的愤怒,纷纷回撤,再次融入苏洛的身体。

    叶依依怔住,哥哥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嗜血,无情。难道这一切都是爷爷的计算,为了避免哥哥还没有成长起来就被扼杀在摇篮。

    苏洛望了一眼叶依依,然后又看了一眼为自己准备的坑,心想人太多,这个坑有点小啊!

    叶依依似乎明白苏洛心里的想法,说道:“坑小,但这并不是问题。”

    苏洛心想,哎,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叫叶苏,那我以后就叫叶苏吧!在没成长起来之前,还是安分一点好。

    叶苏看着叶依依,说道:“小妹,我怎么舍得你去做那些粗活。”

    叶依依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苏洛,问道:“哥哥你以前杀过人吗?”

    苏洛毫无感情的回答:“杀过。”

    “那你埋过人吗?”

    “刚开始,挖坑埋人,但是感觉很麻烦,所以后来就没有埋了。”

    “那会不会有麻烦啊!”

    “刚开始麻烦,后来就不麻烦了。”

    “为什么。”

    “因为来找麻烦的,都死了。”

    “哥哥刚才用的是什么功法啊!”叶依依想起叶苏杀死叶晟文时用的那种功法,非常残忍,因此问道。

    叶苏沉默了,刚才那股力量自己根本无法完全掌握,以后不到万不得已恐怕是不能动的,还是得继续修炼啊!这具身体简直太差了,修为更是低的可怜。

    “我也不知道。”

    叶依依见叶苏不想说,也就不在过问,他是哥哥,他做什么自己都应该支持才对。

    马车离开山岗,向无极宫前行。

    大雪很快便覆盖了一众尸体,马车留下的印记消失在了风雪中。

    作者 一川香雨 说:新人一枚,如果大爷觉得还能看的话,就麻烦点下收藏,求支持,1803173775   这是我的qq如果愿意交流就加我吧!

    小 说网 .. ,更新w快广t告少

    还在找”天之烬”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