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下岗神仙要搞事 117黑粉

时间:2018-04-02作者:越女箭

    立春这期节目拍摄刚结束,雨水和惊蛰的剧本也就到了司春手上。这两个节气将合并成一期拍摄,离播出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司春暂时不用进组,就安心钻研起剧本。

    其实对于这些节气习俗,没有人比司春更懂,雨水时的“接寿”、“撞寄拜”、“占稻色”、“送雨水”、“回娘家”、“拉保保”,惊蛰的“打小人”、“祭雷神”等,当年都是她看着凡人们做的。这些本就烂熟于心的仪式做起来自然不会陌生,在拍摄的时候甚至还能给节目组提供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导演那颗被第一期节目不俗的收视率充满喜气的心,再一次飞扬了——选择司春,真是他从业以来最明智的选择,没有之一!

    这期节目要在惊蛰前两天播出,刚好赶在雨水前一天拍完,节目组就提前放了几段视频出来,也算应了个景。时刻关注节目进展的英招看着视频里司春介绍“接寿”这个仪式时侃侃而谈的样子,若有所思。

    2月20日,雨水。

    司春是在下午刚回到s城的,英招亲自来接机,却没有带她回别墅,也没有去公司。吩咐小东和小莹将车开回去,找了个无人注意的角落,变出真身,驮着司春回了天庭。

    “我们这么急回去干什么呀?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司春搂着英招的脖子,趴在他背上问。

    “无事!到了你就知道了!”

    半个时辰后,司春发现——英招带她来的,居然是天河边。他已经变回了人形,随手往司春身上一点,就将她的牛仔t恤变回了绿色的宫装长裙,然后,他开始一样一样地从乾坤袋里往外掏东西。

    见到那熟悉的“罐罐肉”和红布,司春瞪大了眼睛:“你这是做什么?”

    “接寿!”英招一边回答,一边将手上这个炖了猪脚和雪山大豆,海带,再用红纸和红绳封了罐口的砂锅和那条长长的红布恭恭敬敬地朝着东方放好,再恭恭敬敬地行礼。

    (注:雨水这日,凡间的一个习俗就是给岳父岳母送“罐罐肉”和一丈二尺长的红棉带,这称为“接寿”。)

    “他肯定不知道!他肯定不知道!他肯定不知道!”司春一边对自己默念,一边“自欺欺人”——雨水节气的祭祀一直是她这个春神的事情,英招这种战神肯定不清楚。

    可她没想到的是,以前英招的确不知道,但他昨天看了视频,已经知道了。他满脸微笑,慢悠悠地说:“你的父神句芒虽然是不死神树,但我也同样希望他福祉绵延!今日我按人间的习俗祭拜,聊表心意!”

    司春直觉英招不应该这样,斟酌词句想开口,但他已经一挥手,那堆祭品就消失在了空中。

    “虽然我们现在都不知道他身在何方,但我是朝着东方祭拜的,父神应该感觉得到!”

    “谁是你父神?”“岳父两个字”司春说不出口,但“父神”还是可以的。

    “句芒神,是生命神,全天下有生命的人和声都可以尊他为父神,虽然——”

    “虽然什么?”

    “没什么。”英招还是没敢把那句“虽然对我而言,他是不同的”咽回了肚子里。

    英招不敢说,司春不敢问,这场按凡间风俗给岳父岳母“接寿”的仪式就在两人含糊其辞中揭过了。

    “那是什么?”司春指着天河上一个绿莹莹的小点问英招。

    英招对着绿点一挥手,就把他抓在了手里,握起手心一感觉,他开口到:“是魔气!前几日,有人回报说有魔族人想强闯结界,似乎想到西方神界去。这应当是他们留下的。我叫人问问!”

    对着虚空一指,两个全副武装的武神出现:“首领!女神!”

    听他们说完前几日那场事故,英招和司春对视一眼,都看到了担忧——魔族此举,着实让人费解。

    回凡间的时候,两人路过那张榜单,司春停下来查看,见双方不相上下,刚想开口说话,突然发现文昌帝君和赵公明名下的宝石用肉眼可见的速度极快地下降,跟上次南极仙翁被举报是“邪教”那次十分类似。

    两人脸色凝重起来,直接捏诀回了宝音,顾不上恢复刚刚消耗的神力,立即叫了赵公明过来询问。

    听他说完,一直在查看微博评论的司春才开口:“应该是有人买了营销号和水军,大面积地黑你和文昌。”

    “就是如此。以前我并非公众人物,我跟女人的那些事情没有人注意。这大半年为了知名度,我也算个网红,没想到这些事情都被扒了出来!都是你情我愿,好聚好散的风流韵事,所有跟过我的女子,我都给了补偿!我并不欠她们!但自从参加这个榜单上的比试以来,我都是洁身自好,再也没有沾花惹草的!到底是谁,跟我有如此深仇大恨!”

    自那几张艳照被公布出来以后,赵公明就开始被一大拨网民喷,虽然一开始他向来营造的人设就是“人不风流枉少年”,但牵涉到这么多女艺人,还是引起了轩然大波。所幸的是他尚未成婚,也没有公开交往的对象,还有几位女艺人站出来大大方方承认当初的确交往过,也说了麦总虽然不专情但也没有滥交,至少在跟一人交往的时候没有劈腿,倒给他挽回了一些形象。人们对他的抨击开始转为对他丰富情史的津津乐道,但按照长生大帝定下的法则,他在排行榜上的宝石数量,一下子消失了近万枚,因为,只要有人骂他就算失去了这份信奉。

    赵公明兀自在一边咬牙切齿,司春却在翻看文昌帝君的公众号,他微博发的不多,没什么粉丝,倒是他那个讲述历史知识,时不时传几条“逢考必过”符之类的公众号,关注的人很多。

    黑他的消息,来自一个知名的新媒体账号,叫“王者说”,历来以犀利独到的点评著称,他发表了一篇名为《历史岂容戏说》的文章,痛斥文昌帝君用诙谐幽默的方法擅自“篡改”历史的行为。

    说实话,司春真有些为文昌帝君叫屈,历史的本身,是枯燥严肃的,文昌帝君能用一种现代大众更为接受的口吻去讲述,让大家了解其实是一件好事。但“王者说”提出的观点的确得到了不少拥趸者的支持,聚在“文昌告诉你”公众号下叫骂的人也不少,这就是文昌帝君掉宝石的原因。所幸,支持他的人也很多,评论区硝烟四起。

    放下手机,对上英招的眼神,两人同时开口:“你怎么看?”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