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下岗神仙要搞事 60网剧和电影

时间:2018-02-10作者:越女箭

    司春是在这边的拍摄马上要结束的时候看到《红衣女侠》剧组官微发布的延迟上映的通知的。作为曾经的“女二”,她自然是关注了剧组的微博的,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没有特意去取关。

    她略微有些不解,这段日子,《红衣女侠》的宣传力度很大,明明定了农历七月初七这个所谓的中国情人节首映的,为何要推迟呢?官方说法是剧组秉着精益求精的原则,打算再修改一些细节,最终定在国庆黄金档上映。但现在是暑假,《红衣女侠》的原著粉大多是学生,再加上前期造势这么足,现在其实是最好的上映时机。

    直到这天收工,她在朋友圈里看到钟菡发的“为老公的新剧疯狂打call”才明白原因——原来是要为墨云白的戏让路。两强相争,必有一失,避其锋芒让档,这在圈子里倒也不罕见。司春就随手点了个赞。

    谁知,钟菡的微信马上就发了过来:“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除了这九个“嘿”,竟再也没有别的了。

    司春看得莫名其妙,不过她真的没什么空聊天,就放下了手机,没有多问。因为她不仅要琢磨剧本,还要抽空去更新她的仙侠——说到这个《织女传》,还真是一言难尽,司春发现,这种神话故事题材的,还真的不受欢迎,每天的点击率,两只手就可以数完。唯一的评论,还是来自钟菡的。偏偏她又拒绝了身边所有人的友情赞助,发誓要自己闯出一片天。其实,只要钟菡、墨云白、谭社长帮着一转发,再烂,也会有人看。

    手机那头的钟菡迟迟没有得到回复,有些失望,对沙发另一头翻看剧本的影帝老公说:“你说,司春怎么不问我呢?要是她主动问,我再回答,就算不得把你和英招的事情说出去了吧?”

    墨云白拿手中的剧本轻轻敲了一下钟菡的脑袋:“人家小青年谈恋爱,要搞个意外惊喜什么的,你别去破坏!”

    “小青年?说得我们多老似的!司春顶多就叫我声小荷姐!”钟菡顿了顿,想起什么似的,接着说,“我们的《仗剑走天下》提前了一个多月上档,这票房不会有影响吧?”

    “不会!我们跟《红衣女侠》都是武侠剧,只不过他们是部大女主戏,我们这是男主戏,风格相近,撞了档期,不是你让就是我让,无所谓的!再说了,票房什么的,哪有人情重要?难得英招亲自找到了我,况且,对远大传媒这种踩高捧低的行径,我也看不惯!”

    “那个英招,对阿春,还真是有心了!”钟菡随口说着,换来墨云白一阵揉搓,他最看不惯老婆夸别的男人了,只好口对口,甚至更亲密接触一番“教训教训了!”

    钟菡口中这个“有心”的英招,此刻,正在宝音的制作室里,戴着耳机,一脸凝重地盯着眼前的屏幕。

    “这个镜头,放慢一些,司春这次眼神很到位,放大!给个特写。”

    “这里倒回去,将司春从马上翻身下来那个动作也剪回去!”

    “拍这一段的时候,司春休息得不是很好,有眼袋,你加个滤镜……”

    ……

    几乎是不眠不休的一个多月,英招终于亲自督促公司的团队剪出了五集勉强满意的片子。连日忙碌,让他几乎忘记了时间,他抬手一看腕表,发现距离《红衣女侠》电影开播,还有一个星期。

    他没有休息,立即召集了另一个团队开会,短短半小时会议结束,所有与会人员都脸色凝重地离开了会议室——他们,接到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一个星期内,大力宣传公司这部即将播出的“网剧”——《红衣女侠之素月道姑》。

    司春这边,所有拍摄已经结束,正在收拾行李打算明早就回s城。丁丝兰连门都没敲就兴奋地举着手机进来了:“阿春,你看!”

    微博头条,赫然写着“宝音娱乐因不满自家艺人戏份被剪,公然叫板远大传媒,网剧《红衣女侠之素月道姑》将与《红衣女侠》影版同一天上映!”

    司春被惊呆了——还有这种操作?

    她连夜改签了机票,找到了仍旧在公司忙碌的英招。

    英招正在打电话,见到她,有些颓废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示意她先坐,走到窗边继续跟人说事情。

    “女神,这几天,英招都是睡在办公室里的!他几乎没有好好睡过觉,好像就忙着剪你演的那个片子!说什么‘他们能剪,我们就不能?’女神,片子还能剪啊?用剪刀吗?”

    覆盆子的话听在司春耳朵里,自从上次“挖矿”回来,司春就发现英招清减了些,现在看起来,脸庞更见瘦削,不知在下什么命令,脸上的表情更显严肃。

    但就是这样一张不怒自威的脸,在搁下电话,见到司春的那一瞬间,突然春暖花开,冰雪消融:“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说好去接你的。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休息?”

    司春慢慢地走过去,突然伸手,抱住了他精壮的腰身:“阿招,其实你不必这样做的。演戏,一直不是我最重视的事情。我想说,以前,我最大的快乐是研究植物,现在,我最大的快乐,是有你!”

    怀里的女孩馨香柔软,英招不知道该说什么,只不过,搂着女孩的手慢慢收紧了。然后,他缓缓低头,先是额头,再是眼睛、鼻子,最后,才是那张红唇。他的动作很轻,很柔,似乎怀里的女孩,就是那雪团做的,稍一用力,就会化了。

    不知过了多久,微微喘息的两人才分开,英招捧着司春的脸,直视着她的眼睛说:“我说过,你就该顺风顺水,万事如意地过日子!我来到你身边,就是为了这个!”

    “啊哈!可是韩思说,人也不能太顺遂的,他说好人不长命!所以,别为了我,没有原则地做事情,比如,你现在,就需要去休息!”司春知道,要拿到这个网剧的改编权,以及在这么短时间内完成剪辑制作,英招不知要付出多少努力。

    司春的话让英招的温柔一滞,但很快,他调整好了自己,轻轻应了声:“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