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下岗神仙要搞事 54大咖光临

时间:2018-02-06作者:越女箭

    春暖花开:小荷姐姐,你老公有没有被抢过戏?要是遇上一个自己给自己加戏的人该怎么办办?

    清溪贵客:呵呵!有人敢抢他的戏!分分钟踢出剧组去!

    春暖花开:可是这个人不能踢咋办?

    清溪贵客:啥?叫你那万能助理兼二十四孝男友出马呀!还有人敢惹你?!

    ……

    英招去了深山老林挖矿(司春深信不疑),娱乐圈的事情也不方便找韩思,赵公明又是那个惹事的人的金主,增长和丁丝兰忙着卿卿我我,司春将自己为数不多的熟人过滤了一遍,发现钟菡还真的是最佳咨询对象。

    钟菡跟着墨云白在娱乐圈也混了这么些年了,倒还真的给司春出了个靠谱的主意。

    如此几日后,在司春贡献出的草药作用下,夏知行他们的伤,好了个七七八八。正当拍摄要继续进行时,张导演却“仁慈”地宣布再让大家休息一天,这一天要先拍天帝的戏。

    天帝在这部戏里,纯粹就是个打酱油的,估计最后放出来,镜头不会超过两分钟,这种无关紧要的角色,往往却是由一些大牌影星来担当的。

    这次,他们幸运地请到了墨云白。司春兴致勃勃地去围观。

    影帝就是影帝,那身洁白的广袖深衣的戏服往他身上一穿,配上被白玉冠束起的长发,那种睥睨天下,统领三界的霸气就出来了。

    司春一连拍了好几张照片发给钟菡——“你老公真帅!星星眼,星星眼”

    钟菡暂时没有回复,司春专心地看墨云白拍戏,发现他几乎是一条过,全身上下连指尖都会演戏。导演实在太满意,跟编剧制片一商量,诚恳地邀请墨云白再加几场戏。

    墨云白爽快地答应了。

    剧组其他人继续放假一天。

    稍晚间,司春收到了钟菡的回复——

    “允许你多看几眼!允许你向他请教演技!我看了《红衣女侠》的小样,啧啧!要不是你拿着那把剑,武功还不错,真看不下去!去吧,皮卡丘……”

    “你等着!我已经进步很多了!这部《梦幻山海经》我一定要让你们大吃一惊!”

    “加油加油!不过,少拍点少儿不宜,我儿子们等着看哪!”

    “你老公来了,少儿不宜的剧情,哪里还会留的下?”

    司春发过去几个奸笑的表情,房门在此时被敲响,开门一看,居然是墨云白。

    她大大方方地将他迎进来,顺手将房门固定在门吸上。

    “墨老师好!谢谢您大驾光临我们剧组!”司春一本正经。

    墨云白动了动眉毛,将手里拿着的东西递了过去:“这是我那两个儿子给你的。”

    司春接过一看,是一幅画,笔法幼稚,依稀认得出来是一个穿着绿色长裙的女子,旁边画着一些花花草草。

    “这是我?”司春问。

    “是!难为你居然看得出来。”墨云白有些奇怪,他这两个儿子,丝毫没有遗传到他和钟菡的文艺细胞,四肢的发达程度远超头脑。

    这倒不是说他们不聪明,只不过他们对运动的热衷超过对琴棋书画的喜欢。这让他们的大学教授爷爷和历史老师外公扼腕。

    司春笑笑,从箱子里翻出一小盒糖:“小荷姐说,酣酣和畅畅一到冬天就嗓子不舒服,这是我自己用草药熬的糖,清咽润肺的,让他们吃吃看。好的话,我回去再做。”

    墨云白道谢接过,司春还补了一句:“你放心,我虽然被称作土郎中,但绝对不是江湖游医,若是我没进娱乐圈,指不定现在已经是植物学博士了!你看,夏知行他们那伤,都是我治好的!”

    “谁?谁叫我?”司春话音刚落,夏知行那张脸就从门外探了进来,后面还跟着江柳彤和盛海鹏、杜恒,四人身上带着淡淡的酒气,显然刚聚餐回来。

    “怪不得司小姐不跟我们一起吃饭,原来要接待墨先生。”

    江柳彤的话没毛病,但司春却有种怪怪的感觉。墨云白更是一言不发,只跟相对比较熟的盛海鹏略一点头,就握着一个纸盒子离去。

    “司小姐跟墨先生很熟吗?听说墨先生愿意来我们这种商业剧打酱油,是受人所托呢!其实,我们这个组,也不缺大牌啊,比如我们鹏哥,得到大满贯就比墨先生早两年吧?”

    江柳彤笑意盈盈,司春没有回答她,夏知行大大打了个哈欠:“你啊!还是别管这些了!想想你自己吧!墨先生一来,你这种配角的戏就要被删减了!何况,他明天还要加拍!”

    江柳彤脸上的笑意一滞,敷衍了几句跟众人离开了司春的房间。

    司春全程以微笑应对。

    第二天早餐时,她就听丁丝兰说江柳彤拉住了张导,问他那场草地激情戏什么时候拍,张导演的回答是这场戏不需要了。据说,江柳彤当时的脸色很精彩。

    司春淡淡地笑了——钟菡知道他们剧组还缺一个天帝的演员,就说动了自家老公来客串,她完全相信老公的演技,果不其然,导演主动提出加戏,成功挤掉了某些配角的戏份。

    哦啦!

    司春开心地向钟菡汇报,两人在微信上聊得热火朝天……

    相比司春的兴高采烈,江柳彤正在跟人视频哭诉——

    “麦总!张导演说要把我的戏删掉!”

    “乖乖!剧组的事我不方便插手!过两天有人去探班,我叫他给你带最新款的prada!”

    “您,不亲自过来吗?”

    “我这里忙,最近走不开。”

    结束视频,江柳彤有些失望——本以为,搭上了麦总,就可以跟司春一样,她可是打听过的,英总当初为了司春,真的是动用了关系,改了剧本。为什么麦总不可以呢?连她自己千方百计得来的加戏机会也要被剥夺,麦总也不知道替自己争取一下。prada,她付出自己的清白,难道就是为了得到一个包吗?

    不行,她不甘心。咬了咬嘴唇,她终于拨出了一个电话:“喂,你能联系到那人吗?就说那种香水,我还要。有多少要多少!不管多少钱!什么?联系不到?”

    江柳彤不会想到,所有她刚刚想到的那些人——麦总、英总还有那个给她提供?草香水的神秘的相先生,此刻,都聚集在一处,脸色凝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