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下岗神仙要搞事 50鸵鸟到底

时间:2018-01-29作者:越女箭

    司春自有知道的办法。借着给覆盆子浇水,她问:“知道麦总送了什么礼物给英招吗?”

    “知道,是小电影!女神,电影还分大小啊?”覆盆子一派天真,司春却手下一抖,差点揪掉覆盆子的叶子——

    这小电影,不是她想的那个小电影吧?

    她不由望向英招,发现他也正在看她,除了一贯的温柔,眼里居然还有些不一样的情绪。但愿,是她想多了。

    赵公明的私人飞机,当然是极豪华的。

    司春懒洋洋地半躺在真皮座椅上,啜了一口空姐端过来的百香果汁,感叹到:“有钱真好啊!”

    英招失笑:“你喜欢私人飞机?那就买一架。原本我懒得操这份心,因为——”

    话未说完,司春已经抢过了话头:“别别别!我就随便说说。以后,我不怎么想跑来跑去,若是《梦幻山海经》拍得顺利,以后我就每年接几个本子。若是证明我实在演技不行,我还是做回我本行,回实验室待着了。你吗,也可以专心打理公司,赚更多钱。英总,英老板,你说过的,会支持我们的濒危植物保护计划的。”

    “是!总有一日,我的钱会变成你的钱的!”

    英招这话,太容易让人想歪了,丁丝兰忍不住问旁边的增长:“英总他这算求婚吗?”

    换来大家齐刷刷的注目礼……

    坐在后排的江柳彤插不上话,看着这群人言笑晏晏的熟稔,只好保持万能的微笑。

    跟《红衣女侠》开机时不同,《梦幻山海经》因为故事取材于这部古老的神话,开机仪式上还多了个特别的步骤——祭山神。

    外景地选择在了祁连山脚下,其实这个故事的背景,是发生在昆仑山的。担任本次拍摄的制片是个对历史颇有研究的人,他翻阅了大量资料,发现说《山海经》中的“昆仑”到底是哪座山的答案五花八门,他就选了流传最广的祁连山。

    他们遵照《山海经》里提到的祭山神的方法,准备了玉璧、三牲六畜、糯米、白茅草席等物,似模似样地祭拜。

    说也奇怪,本来有些阴沉的天色在他们祭拜之后竟突然放晴,天空湛蓝如洗。导演眉开眼笑,当即就决定开机。

    此次拍摄的导演姓张,三十多岁,年纪不大,却已经有好几个国内外大奖傍身,这还是他第一次接古装玄幻戏。

    他跟制片商量了一下,决定就先拍一段百花女神出场的戏。

    主角出场,总是自带光环的。司春被打扮得仙气飘飘,清爽的妆容让她古典大气的五官更显精致。今天这场戏中,她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百花仙子,只需照顾好天地花园中的花花草草,通知人间的植物按时生长就好。

    无垠的绿草向远处蔓延,似一块绿地碎花绒毯,浓绿芳香,蝶起蝶落,蜂来蜂往。

    司春就从这片美景中走来,不时地抱一抱身边的大树,低头抚弄摇曳的野花,顺便跟它们说说话。

    “青松爷爷,谢谢你的松枝,我编了个大花环挂门上,很好看!”

    “小野花,你结的果子很甜!我很喜欢!”

    ……

    后期制作时,会给这些植物都加特效,但现在,司春完全就是要演独角戏,英招、增长、丁丝兰几人都有点担心。

    但是,一个小时拍摄下来,除了导演不满意摄像师的角度重来了一次,司春的表现堪称完美,与那些并不会讲话的花草树木,对话得相当自然。

    面对众人的赞许,司春有些心虚——她才不会告诉别人,其实,她真的能跟植物们对话。今天这种戏,完全是本色出演。

    祁连山隶属甘肃,下榻的酒店条件略差,但司春不是挑剔的人,出来拍戏,哪有那么多讲究。但她推开房门,还是发现了些许不同——

    这是一间套房,一米八的大床上铺的并不是酒店的白床单,而是一种烟灰色的软缎似的四件套,触手柔滑。书桌、床头柜、窗台下、甚至卫生间里,都摆放着鲜花,薰衣草、铃兰、洋桔梗,都是她喜欢的淡雅清新的品种。电视机旁,还放着一盘新鲜的水果,洗得干干净净,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这,肯定不是酒店或剧组的安排。司春内心一阵甜蜜,抓起一个黑布林咬了一口,自拍了一张笑脸发给这一切的创造者。

    2分钟后,敲门声响起,司春开门,英招大摇大摆进来。司春小心地张望了一圈才把房门关上。

    两人交往的事情,除了赵公明、增长、丁丝兰,没有告诉另外的人,处在娱乐圈,还是小心为上。

    “不用担心,这一层房间,我全都包下了。就住了我们四个。”

    英招拍了拍沙发,招手叫司春坐下。

    “你不是说酒店房间不够,还包了另外两家吗?这一层十二个房间就住四间,不大好吧?”

    “三间!”

    司春瞬间就明白了英招的意思,吐了吐舌头——自己这两个助理,动作还真快。这么快确定关系,这么快滚床单,这么快公然同居。哪像自己,据说也是在谈恋爱,但似乎没有任何区别,还是享受着现任男朋友前任助理无微不至的照顾。

    可很快,司春就发现,其实,还是有区别的。她吃水果的样子略豪放,咀嚼的时候,黑布林的汁水从唇边溢出,偏偏还傻傻地冲英招笑,以示这果子有多么好吃。英招伸手替她抹去唇边的果汁,但是,却没有移开那双大手,稍一用力,将司春的脑袋扳向自己,然后,他厚厚的双唇就碾了上来。

    摩擦,碾压,舔舐,深入,交缠……司春很快就浑身绵软,张着手臂无处安放。英招腾出一只手,引导着司春,把她的手缠在自己腰上。

    这种扭麻花的姿势让司春略感不适应,但英招的吻实在太过黏人,司春无处可逃,终于,在她认为自己即将窒息时,英招突然放开了她,一向清淡的眼底涌动着浓浓的迷蒙。

    “其实,这层楼,我们只需两个房间。”英招的声音有些暗哑,还带着微微的喘息声,加上这让人害羞的语意,颇有些惊心动魄。

    司春将脑袋埋在英招胸膛里,打算鸵鸟到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