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下岗神仙要搞事 43开始同居

时间:2018-01-22作者:越女箭

    “你怎么样?”司春心头闪过万千疑惑,但她目前最关心的,还是英招的身体。

    “我无事!韩思,这里就交给你善后了!”相柳离去前,那道他设下的保护罩已经被破坏,很快就会有人过来,这一片狼藉,很难解释。

    韩思将自己的车钥匙塞在司春手里:“我的车就在门口。你先带他回去,这里我来应付!”

    司春知道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搀起英招,迅速开车离去。

    “我送你去医院!”司春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发抖。刚刚这么近距离一接触,她清楚地看到了英招那件白衬衫前襟,全都是斑斑血迹,怵目惊心。

    “我真的无事!我跟你这样出现在医院,对你影响不好。”

    “都什么时候了!还顾什么影响!”

    见司春坚持将车开往医院,英招示意她将车在路边停下,然后,竟动手脱起了衣服!

    还没等司春明白过来,英招已经上身全裸:“你看,我什么伤口都没有。至于内伤,只需慢慢调理,去了医院也没用。对了,你也看出来了,我学的是一种独门气功,自有独到的调息之法,只要这些天不再滥用功力,慢慢调息就会痊愈。”

    司春的脑袋在突然见到英招小麦色的紧致肌肤,有着八块腹肌的充满力量的身材时已经陷入了空白,竟完全相信了他的说辞:“那个相柳,学的也是气功吧?好厉害啊!”

    “你也不差啊!那几天的剑,没白学!”

    司春笑起来,心中的担忧、疑虑、惊吓等诸多情绪消散了些:“我们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知道,的确有一些伤病,是现代医学不能救治的。但现代化的仪器检测出来的数据,我还是相信的。”

    英招不再坚持,任由司春将自己带去了医院。一番检查下来,医生的确没有检查出什么,只说有些气虚血虚,要他好好休养。

    司春大松一口气。

    离开医院的时候,司春问英招住在哪儿,谁知刚刚在医院还没事人似的英招此刻却懒懒地靠在座椅上,语气有些落寞:“增长还没回来,我那里只有一个人。你今晚送我回去后,明天记得帮我派个人过来,我要休养一段日子,需要有个帮手。”

    司春忙不迭地答应了,让英招闭目养神,根据他提供的地址开了导航回到了英招那幢别墅。专心开车的她根本没有发现,英招的脸色似乎更差了,因为他的手一直静静握着口袋中那面小圆镜,指尖凝着一股淡淡雾气。

    司春也不会知道,英招那幢别墅,突然出现了一群人,这群人似乎从天而降,迅速搬走了别墅中的一些东西,包括那面落地的镜子。他们来得快,去得更快,其中一个,离去前,嘴里嘟哝着:“老大真是不想活了!大伤元气到吐血,还用灵力跟我们联系,叫我们来处理这间屋子,真不知他怎么想的…”

    这间别墅,在司春看来,真的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一楼除了沙发,没有任何家具。二楼的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一个衣柜,再也没有多余的东西。

    将英招安顿在床上,司春转身去了厨房,打算烧壶水,发现厨房煤气灶、油烟机之类的厨具,倒一应俱全,但却没有任何锅碗瓢盆等炊具。崭新的冰箱里只有一本还被塑料袋封得好好的说明书,空空如也。

    想起自己那个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的住所,司春头脑一热,上楼对英招说:“要不,你今晚先去我那儿?这么晚了,外卖也叫不到了,你需要吃点东西。”

    英招脸上突然绽开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轻轻回了声:“好!”

    事实上,两人的住处离得并不远。不过半小时,司春就将英招带到了自己房里。她打发英招去洗澡,自己就动手熬上了一锅粥。淘米的时候,想了想,她拉开抽屉,从那堆瓶瓶罐罐里抓了一些红枣、花生、枸杞出来一起放了进去。

    “女神,这,就是英招吧?你们这是要同居了吗?”紫藤兴奋得声音都变了。

    碰碰香更激动:“你在给他熬粥吗?快摘几片叶子去,我清香怡人,可以提神醒脑,给你们这慢慢长夜助兴”

    “女神,我的两颗草莓虽然小了点,但已经可以吃了,你们一人一颗刚好!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司春将这两盆八卦到无法忍受的绿植搬去阳台,将它们齐刷刷的“女神,你不厚道!我们要围观你们一起过夜!”挡在了门外。

    洗完澡的英招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擦着头发出来,正好看见司春泛红的双颊。他看了看自己裸露的双腿,转身去了卧室,从自己带过来的行李箱里取出一条休闲长裤,一件t恤换上。

    司春的脸色恢复了些,冲英招微微一笑:“快过来喝粥吧!我如今只有这些,明天我去买些补血的食材,给你熬点药粥。”

    一碗。

    两碗。

    三碗。

    ……

    被那几盆绿植在耳边叽叽喳喳,司春熬粥的时候手抖,加的粥料和水都有些多。但是这一大锅粥,除了一小碗是她自己喝的,其余的,全都进了英招的肚子。

    终于,最后一滴粥也进了英招的肚子,他放下碗,一脸满足:“不早了,我们歇息吧!”

    这熟悉自然到令人吃惊的语气让司春刚刚退下去的红色又爬上了脸颊,她低着头不敢看英招:“你是病人,床让给你。我睡沙发。”

    英招看着手忙脚乱整理桌子的女孩,没有坚持,回了房间,关门的时候,故意弄出了很大的声音,特别是那“咔哒”的上锁声。

    司春大松一口气,虽然她不知道相柳为什么要对自己出手,虽然英招跟相柳打斗时似乎自己还晕过去了一阵,但她却知道英招是为了护着自己受的伤。原本,她完全可以将英招留在别墅,然后打个电话随便叫个人过去的。但是看到那空空荡荡的房子,心底某个柔软的地方,似乎被触动了,就这样将英招带了回来。反正,就待一个晚上,明天,就叫公司派人照顾吧。睡去之前,司春迷迷糊糊想到。

    又是“咔哒”一声,卧室的门打开,英招站在了司春面前,伸手抚过她熟睡的容颜:“谁说我只待一个晚上?不然,我带那么大一个箱子干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