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下岗神仙要搞事 40台词老师

时间:2018-01-20作者:越女箭

    回到s城的司春,让英招替她推掉了好几个通告,《梦幻山海经》开拍在即,她打算趁这段时间好好学习一下演技。

    对司春的大小要求,英招的字典中从来就没有“拒绝”两字,他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人——老牌影星杨莎荫,拿过无数国内外影后视后奖杯,目前正处在半隐退状态,被赵公明请来做了宝音的表演课老师。英招将她手上的工作一调整,接下去两个月,就安排她单独给司春授课。

    “女神,那个杨莎荫听说要给你单独上课,不大高兴呢!我听见她在这儿对人说如果你是扶不起的阿斗,那她是不管麦总,还是英总,都不给面子的。”洗手间洗手盆上的富贵竹有些担忧。

    “女神,杨老师说今天要给你下马威,要你背台词呢!你准备过没有?小心被她骂!她骂起人来很凶的!”平时用来上课的教室里,讲台上放着一盆绿萝,它不仅担忧,而且着急,“幸好你提前半小时来了,杨老师也说要早一点来的,你迟到了就有理由罚你!”

    宝音的盆栽们虽然染上了娱乐圈的八卦属性,但关键时刻,还是挺热心的,这让司春紧张的心情好了不少。郑紫瑾他们还在剧组,她昨天放上来的微博是“跟专业演员搭戏就是过瘾,一条过,绝不ng,拍摄进度前所未有的快!照这速度,我马上就可以休息了!噢耶!”配图是一张她和一位演技派男影星的合照,显然心情不错的样子,再也没有前几天的怨念与低落。

    她的粉丝们都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的,评论中有很多人都有意无意地提到司春,说拖累郑紫瑾的就是司春,如今她走了,郑紫瑾也就顺利了。这些粉丝说话就不似郑紫瑾这样隐晦了,言辞犀利,毫不留情,反正司春在他们口中就是一个徒有几分美貌的“花瓶”。

    这让司春压力很大。

    杨莎荫进来的时候,司春正在认真看剧本。听到动静,她赶紧起身:“杨老师好!请多关照!”

    女孩眉眼弯弯,笑意盈盈,素颜,白t,仔裤,平底鞋,清新得似一株三月的杨柳,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

    杨莎荫点点头:“司春是吧?坐!”

    见司春挺直脊背,双手平平地放在桌上,面前除了剧本,还有摊开的笔记本和一支笔,她语气更是缓和:“表演这东西,的确需要勤奋,但吃这碗饭的,光有这个可不行,天赋也很重要。这样,我们今天先学点记台词的方法。这些剧本,你一遍有没有看完?”

    “已经看完。”司春答得很干脆。

    杨莎荫从一叠剧本中抽出一本,随意翻开,指着一段大概占据了三分之二张a4纸的台词对司春说:“给你20,不,30分钟吧,看看你能不能将它背下来。”

    “不用准备了,我现在就背给您听!”司春一字不落,流利地背完。

    杨莎荫挑了挑眉,又抽出一本,找了一段更长的,司春同样一口气背完。

    再找,再背……

    “看来,如何记台词,你是不用学了。”杨莎荫终于开口,将剧本扔在一边。

    见她似乎有结束今天的课程的意思,司春急了,说:“杨老师,这个《梦幻山海经》剧本我两个月前就拿到了,有些情节还是我设计的,所以我熟悉得很,另外,我记忆的确不错,大学时背那些复杂的植物名录,我也没觉得有什么难度。所以我最困难的不是记台词,而是怎样通过肢体语言将台词表现出来,您可不可以指点我一二?”

    见面开始,司春给杨莎荫的印象就不差。浸淫娱乐圈几十年的她,见过太多背后有金主的女艺人那种趾高气昂的嘴脸,蓦然见到这样谦逊的一个,她还真有些不适应。要不,是这个女孩天性纯良,要不就是她实在太会伪装,都能骗过自己。不管哪一种,对于一位真正想提高自己的后辈,杨莎荫还是愿意提携的。

    “你把这段台词说来我听听,不是刚才那种背诵,就是真正演戏的那种。”杨莎荫找的台词是百花女神要去大战穷奇拯救昆仑山苍生前的演讲,情绪起伏很大,对司春是个真正的挑战。

    司春酝酿了一下情感,闭上眼睛,让自己头脑中缓缓出现昆仑山生灵涂炭的场景——肆虐的凶兽,熊熊燃烧的天火,寸草不生的土地,四处逃窜的动物,奄奄一息的植物……再次睁眼,她似乎就真的站在那片水深火热中,面对阻止她的人们说到:“穷奇生性残暴,无人可以制服。若是我去,还有一线生机,我胜了,自然不是问题;我败了,我的真身乃上古灵木,穷奇吃了我,我必将催动全身灵力,化去它一身戾气让它不再伤人!”

    眼前的女孩明明是个现代人,但随着她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杨莎荫眼前却幻化出一个一身宫装长裙的绿衣女子,长发及腰,眉眼清冷,那张脸,是司春,又仿佛不是她。

    “杨老师,杨老师!我说完了!”直到司春轻轻呼唤自己,杨莎荫才从自己想象中回神,她心头有些异样——谁说司春不会演戏的?这强大到令人恐怖的代入感,自己都做不到吧?

    肯定了司春,又给她指出了几个不足,这第一天的课,结束得还算愉快。

    司春回到自己办公室放下东西,跟薄荷闲聊了一会儿,决定听薄荷的,去感谢一下英招,替自己找了个好老师。临走,她找了个白瓷杯,将自己昨天熬的银耳百合甜汤倒了一半出来带上。

    刚走到英招办公室门口,门口那盆九层塔就叫住了司春:“女神,你先别进去。英招刚刚叫了杨老师进去呢!人家都是问你学得怎么样,他问的却是你学得开不开心。哎呀,他对你,真的没说的。”

    说话间,杨莎荫已经从门里出来,英招居然亲自把她送到了门口,对上司春,司春立即甜甜一笑:“杨老师好!”

    杨莎荫斜了一眼身后的英招,略一点头离去。司春捧着白瓷杯,钻进英招办公室:“这是我特意熬的糖水,感谢英总帮我找了个好老师!”

    “女神!这糖水不是你天天自己喝的吗?怎么就成了特意熬的?还有,你能找个好看一点的容器吗?这杯子,一看,就是公司会议室的好吗?”

    司春才不会理会覆盆子的碎碎念,她用“给覆盆子晒晒太阳为由”将它远远搬至窗台,回头时,刚好看见英招一口喝干了甜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