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255章 名单

时间:2018-10-02作者:纯白PW

    “虽然皇族会找我麻烦,但是文先生和皇帝会为我撑腰,也会保护我身边的人,所以大家不用担心。”

    枪家人都很本分,我不担心他们会做出什么被抓住把柄的事来。唯一的问题就是大堂哥,他有过加入革新党的经历,就算首都治安局已经没了,也没留下什么档案,只要有人检举,并拿出证据,在皇族的刻意操作下,整个枪家都会受牵连。

    有文祥武和国防部保着,我肯定不会有事,枪家的大部分人也能保下来,但大堂哥肯定是保不住的。为了以防万一,我找大堂哥谈了谈。

    要说革新党对大堂哥的毒害是真的深,就算是进了局子,差点没命,他还坚信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事,还相信那些所谓的同志不会出卖他。

    对于他那些所谓的同志,我是再了解不过的了。经我手审过的,十个里有九个认怂的,剩下那个硬骨头,进了首都治安局之后,也是必然会怂的。不出卖同志?对不起,不存在的!否则那一嘟噜一嘟噜,用绳子穿成串拉去广场或郊外枪毙的人都是从哪儿来的?

    “大哥,不是我不讲感情。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如果你不先下手为强,等那些人被抓住,你就死定了。你是我大哥,我想救你。至于那些人,死活都是他们自己作的,就算你不动手,他们早晚也会死在自己手里。”

    大堂哥不是不听劝的人,只是脾气有点倔而已。听了我给他举得那些革新党出卖同志的案例之后,他就变成了霜打的茄子,一下子就蔫儿了。我给了他半分钟的思考时间,然后让由影取来纸笔,让他把知道的所谓同志的名字都写出来。

    起初大堂哥不肯写,说这是杀人,结果话还没说完,大伯就一巴掌甩过来,对着他一通臭骂。大伯的话很难听,但都是实理。如果大堂哥的事被翻出来,整个枪家都会受连累。外人的命是命,家里人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在被大伯骂了一顿之后,大堂哥一脸委屈的拿起笔,写了满满两页纸,看得我眼角抽个不停。我将这两页纸收下,回忆起自己的熟人。首都治安局已经完了,新成立的部门中,负责处理革新党的是元兴特务局。我也不知道那边有没有熟人,只能记下这件事,等过了年去那边碰碰运气。

    啊!对了!

    一想起首都治安局,我就想起了贾龙。一想起贾龙,我就想起了贾家。贾家我只是年前去了一趟,过年时一直没去,也不知道那些老太太和女人过的怎么样了。

    不是我不关心她们,是事情实在太多,忙不过来。过年这几天我连自己家都没怎么回,怎么可能有空去别人家呢?

    好在我有先见之明,提前交代了老农,让他有空就去贾家看看,最好是派几个人在那一片巡逻。那间宅子里现在只有老人、女人和小孩,万一被坏人盯上,绝对是一窝端。

    应该是没事的。

    如果有事,昨天老农肯定会告诉我。

    老农办事,我是放心的,所以我不担心她们的安全。但我也有些担心的,贾家那几个媳妇儿一个个长得那么水灵,又守了好些天的空房,怪寂寞的。老农裤腰带那么松,人家抛个媚眼儿他就走不动步了,十有八九是要出事的。

    唉,就算出事,我也管不了啊。

    我现在只求老农低调点儿,就算上了那些女人的床,也别和雀儿显摆。他已经伤了雀儿一次了,那次就差点把她伤走,若是再来一次,那可真是神仙来也帮不了他了。

    在搞定了大堂哥之后,我又仔细想了想,觉得应该没有什么把柄可被人抓了,便稍稍安心了一些。之后我就带着老婆们离开枪家,回了南桥军营。

    其实我也想在家多呆一会儿,尤其是想和老婆们多腻歪一会儿。可是家里没电话,留守军营的枪百又不知道我在哪儿,万一上头出了什么事,文祥武联系不到我,那就麻烦了。所以我只能先带着她们回南桥军营,在那里和她们腻歪。

    因为找不到车,我们只能走着去。我正想着要不要给自己弄台车的时候,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就停在了我面前不远的地方。

    毕家的车?

    这念头才出现,轿车的门就开了,毕锦沉着脸从车门里钻了出来。在看见围在我身边的女孩子们后,他咬着牙皱了一下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又跺了一下脚,小声嘟囔了一句什么,然后才走过来,一脸郁闷的对我说。

    “兄弟啊,我尽力了。”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霜儿的事没成。毕锦说,他和他爹都支持我,愿意让霜儿嫁给我,霜儿她娘也有这个意思。可是霜儿却死活不同意,还说我是骗子。尽管毕锦把话挑明,表示我和她的事是他一手造成的,不是我的错,但霜儿就是说我是骗子。

    “这丫头……这丫头……你说这丫头她!唉!!!”

    也许是太过生气,毕锦又跺了一下脚。

    “女孩子家家的!怎么那么多没用的想法!哦!想嫁要什么有什么的男人,还想人家只娶一个,哪有这种好事!人家要什么有什么,身边能缺女人吗!既然喜欢上了,那就去争啊!连争都不争,那还能有你的份吗!这丫头怎么就想不开呢!”

    他当着我老婆们的面说这些话,明显有挑拨离间的嫌疑。我知道他说的是气话,也只想发泄发现。而且我的老婆们都很乖,不会为了这种话就去争风吃醋,所以我并没有在意。

    “呃……锦哥儿,别介意,这事儿不赖你,也不赖霜儿,赖我。”

    “不,兄弟,这事儿赖我。”毕锦诚恳的说道,“要不是当初我骗你,让你给霜儿送花,可能就没这档子事儿了。如果霜儿真的放弃了,那我也认了,毕竟人各有命,不能强求。可这丫头没放弃啊!昨晚她哭了一整夜!今天的早饭也没吃!这……这……唉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瞅毕锦这样子,显然是不甘心,想让我去劝霜儿的。我也想劝霜儿回心转意,可我真的没这个本事。不冲别的,就冲我身边这一堆女孩子,有哪个女孩愿意相信我说的话啊?

    就在我不知该作何回应的时候,搂着我右胳膊的姬娀嫱说话了。

    “那我们就去跟她谈谈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