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246章 去毕家

时间:2018-08-31作者:纯白PW

    从羽江家离开后,我们就奔着第二站,也就是毕家去了。

    我得给毕锦一个交代,更得给霜儿一个交代。现在交代已经有了,哪有不去的道理?我不担心会扑个空,且不提现在还在过年,毕锦对他妹妹是真的疼爱,在尘埃未落之前,他是不会出去疯的,顶多在家里玩玩丫鬟。

    至于霜儿,她本来出门就少,如今遇上这种事,就更不可能出门了。

    由于出门后找不到车,我和姬娀嫱还得走着走。好在我俩体力都不差,走到毕家的时候,也只是姬娀嫱说了句腿酸而已。

    这时天已经有些黑了,路人的脸看起来已经有些模糊。毕家的门口打着一长串的灯笼,光线很足。两个在门口站岗的家丁远远看见我,小声交谈了几句。其中一个转身就跑,另一个则是弯下腰,急匆匆的迎上来,赔笑着问安。

    “锦哥儿和霜儿都在吗?”

    “在啊在啊!”家丁急忙应道,“老爷和夫人也在,都等着您呢!”

    由于这件事牵扯到了皇家,身为平民富户的毕家必然是不敢轻举妄动的。除了老老实实在家里等消息之外,他们真的什么也做不了。

    “老爷和夫人也在……”

    我皱起眉头的时候,家丁一脸为难的看向挽着我胳膊的姬娀嫱。他不知道姬娀嫱是谁,但他不瞎,能看见姬娀嫱挽着我的胳膊,这说明我俩的关系不一般。

    他还知道,我和霜儿的关系不一般。我带着一个和我关系不一般的女人,来另一个和我关系不一般的女人的家做客,而且还是在过年的时候,这不是明摆着让人不愉快吗?

    我也不想让毕家人不愉快,霜儿可是毕家的大宝贝儿,我要是让她受了屈,那还能有好?可是没办法,谁让咱摊上这档子事儿了呢!

    好在咱现在身负国家大任,有文祥武和国防部保着,身边还跟了个公主,毕家人不敢动我。若非如此,我肯定是站着进去,躺着出来。

    “这位是昭熙公主。”

    我这么一介绍,家丁先是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是极大的惊恐,急忙后退了几步,和我们拉开了距离,但很快他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弯下腰连连告罪,走了回来。见我们没有怪罪,脸色才好些,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露出吃了苍蝇似的难看表情,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我大概能猜到他的心理变化。无非是在得知姬娀嫱的身份后,先是想起了今天的报纸,心想怪不得这女人挽着枪爷的胳膊,敢情她就是昭熙公主啊?然后,他就想起了姬娀嫱以前的绰号,怕沾染上不幸,所以才连连后退。

    才退了没几步,他又想起了报纸上的内容,意识到那些流言都是假的,而且自己在我和皇家的公主面前这样做是非常失礼的,所以才弯下腰,一边告罪一边回来。见我们没有怪罪,他才放松了下来。

    可是才放松下来,他又想起了我和霜儿的关系。如今我带着姬娀嫱过来,两人又表现的这么亲密,很可能是来拒绝和霜儿的婚事的。身为毕家人,他自然要为毕家着想,所以脸色才变得更加难看。

    如果不是姬娀嫱要求先去见筑瑛,我本是要先来毕家的,因为我习惯把难事放在前面做,把简单的事放在后面做。

    为什么说毕家这边最难呢?答案很简单,在和我关系不一般的女人中,只有霜儿的家庭最正常。

    由影、由美父母双亡,小春是被卖给富人家的,根本不知道父母是谁。筑瑛和羽江因为参加革新党,被家里抛弃,根本没人管。姬娀嫱和她爹的关系很奇怪,昭绮公主也没有父母,哥哥又是像爬山虎那样,不得不依附别人才能站稳脚跟的皇帝。

    而且她们在过去,要么受到过伤害,要么吃过很多苦。其中受伤最重的,吃苦最多的就是由影,其次就是姬娀嫱。筑瑛和羽江受到革新党的欺骗,也受了伤,吃了很多苦。由美和小春可能没受过伤害,但是前者早早就挑起了照顾弟弟和补贴家用的重担,小春是丫鬟,从小就要吃苦干活。

    昭绮公主可能是最幸福的一个,但是她的过去也很压抑。她哥哥控制欲太强,什么都要管着她,让她变成了笼中鸟,一点自由也没有。而且皇家的生活也只是看似光鲜奢华,他们暗地里要为此付出多少代价,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只有霜儿是父母双全,而且从小就备受疼爱。除了出国后稍稍遭遇了一点挫折之外,几乎没有吃过苦。这种典型的富家大小姐,是不知道退让和牺牲为何物的。而且她还很看重女性的权力,让这样的人接受多女共侍一夫的事情,难于登天。

    而且毕家这边的难点不止她一个。毕家人都很精明,如果我说能在娶公主的同时娶霜儿,还不用让她当妾,他们肯定会意识到不对劲。如果我不给出个合理的解释,他们必然会认为,我这是在作死,皇家一定不会放过我。

    就算我实话实说,他们也会因为怕卷入政治斗争,不肯把霜儿嫁给我。一旦霜儿和家人达成共识,那我们之间就再无可能了。

    实话实说,我是不想和霜儿结束的。我欠她太多的情,我想补偿她。如果就这样结束了,我可能会内疚一辈子。

    可是如果真的只能这样结束,那也只能这样结束了。我能做的事都已经做了,虽然还欠着霜儿的情,但是对于毕锦,于情于理,我都不欠他什么了。就算我和霜儿结束了,我俩的关系也不会断掉。

    被家丁引着往院里走的时候,只听前方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一抬头,便看见毕锦火急火燎的跑过来。也许是太过着急的缘故,他只看见了我,没看见挽着我胳膊的姬娀嫱。

    “兄弟!怎么样了!?”

    还没跑到我面前,他的声音就已经到了。我微微一笑,抬起左手指了指他屋子的方向,示意他回屋去谈。毕锦知道我是右撇子,他见我抬的是左手,先是一愣,然后才注意到我的右胳膊被姬娀嫱挽着呢。

    以毕锦的智慧,很容易就能猜到姬娀嫱的身份。我见他脸刷的一下黑了,就知道他也误会了,便对他说。

    “锦哥儿,放心吧,有法子了。”

    毕锦听了这话,眉头一皱,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你都把这女人带来了,还让她挽着你的手,就说明你已经和她好上了。既然和皇家的女人好上了,你还怎么娶霜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