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241章 一只老狐狸

时间:2018-08-10作者:纯白PW

    “书曰,夫贤以途,妇贤以辅。”文祥武又说,“昭熙公主,你可读过此句?”

    “读过。”姬娀嫱回答说,“途表仕,辅表佐,全句可解为,夫以仕为重,贤妇当佐之。”

    “何为佐?”文祥武又问。

    “夫行而伴之,夫乏而兴之,夫怠而厉之,夫歧而正之,为妇之佐。”姬娀嫱一本正经的回答说。

    “那何为妇呢?”文祥武又问,“是有情时为妇?是定情时为妇?是订婚时为妇?还是完婚时为妇呢?”

    “这个……”

    对于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姬娀嫱犹豫了起来。我偷偷看了一眼皇帝,见他被两人的对话弄的一脸茫然,显然是不清楚文祥武在做什么。我却是明白的,文祥武表面上是在和姬娀嫱讨论夫妻关系,实际上却是在逼着我开口。

    他说的那句“夫贤以途,妇贤以辅”我没听过,但大致明白是什么意思。况且姬娀嫱已经解释过了,丈夫要以事业为重,作为一个贤妻,就该认真辅佐他。

    之后他又通过问解的方式,让姬娀嫱自己说出“夫怠而厉之,夫歧以正之”——就是丈夫懒惰的话要鞭策他,丈夫误入歧途的话要纠正他。

    他之前不是讲了一个故事吗?那就是一个引子,为的是引出姬娀嫱最开始的那句“可恨”。人做了可恨的事,那就是做了错事,入了歧途。如果做这件事的人是丈夫,那做妻子的就该纠正他。

    最后,杀手锏来了。他问姬娀嫱说,女人什么时候才算是男人的妻子。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按照各地的传统,各地的规矩,各地的习俗,回答会各有不同。比如在我们元兴,订婚之后就可以那啥了,还可以生孩子,如果有条件,两人还能住在一起,这就算是夫妻了。

    不过在这个时间点上问出这句话,意义就不一样了。如今在表面上,姬娀嫱是在和昭绮公主争夺我的。虽然我俩已经订婚了,但是皇家的规矩和元兴的规矩不一样。在皇家,订婚还不算夫妻,得成婚之后才是夫妻。

    皇家的规矩肯定要大于元兴的规矩,所以目前我和姬娀嫱还不是夫妻。但是她不能承认这一点,尤其是不能在公开场合下承认,因为这样就给了昭绮公主机会。

    不想承认这一点,就只能回答订婚时为妇。可是这样一来,她就得以妻子的身份去纠正我的错误,让我把想法都说出来。

    今天我和姬娀嫱一起来觐见,已经算是公开表态说,比起昭绮公主,我更想和她在一起。所以在这种时候,我必须得听劝,以显出我对她的重视。就算脑子是空的,也得说出点东西来,否则就等于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姬娀嫱明显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犹豫着没有作答。不知道是对我没有足够的信心,还是在顾虑我的感受,姬娀嫱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我。我知道她别无选择,只能苦笑着点一下头,准备配合她演戏。

    “我以为,女子订婚时即为人妇。”

    在得到我的信号之后,姬娀嫱立刻做出了答复。文祥武点了点头,然后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看来我俩刚才的小动作已经暴露了。

    “那昭熙公主以为,作为帝国军人,枪理应不应该在国家大事上尽自己的一份力?”

    “应该。”

    她点了一下头,随即对我说道。

    “枪理,既然文先生问你了,不管你知道多少,懂得多少,能想明白多少,都该说说自己的看法。渔夫之智尚能救国,你难道连一个渔夫都不如吗?”

    我很想回答“没有”,但眼前的形势不允许我这样做。不过这话也不能说有就有,哪怕它早就成形了,想什么时候说,就能什么时候说,我也不能直接说。因为我刚才已经装了傻,傻子不可能转瞬间就变聪明。如果傻子转瞬间就变聪明,那就说明我在耍人。

    这人是不能随便耍的,不说别人,就说殿里最重量级的两位,皇帝和文祥武。虽然我已经耍了他们,但这事没摆在明面上。如果事情摆到了明面上,皇帝和文祥武就会折面子,为了保全二人的颜面,我现在就得被拉出去枪毙。

    刚才文祥武讲那个故事,就是为了在不把事情摆到明面上的前提下敲打我。所以我必须还得装个傻,最起码得拖一拖时间,摆出一副冥思苦想之后才得出结论的模样,这样皇帝和文祥武的面子才能挂得住。

    “这个……娀嫱,我真是能力有限……不过,你容我想想——啊!不对不对!是陛下和校长,两位请允许下官好好想一想,等下官想明白了,定会倾倒肺腑,为国家尽力!”

    “哼,你要是想一天才能想明白,老夫还在这儿陪你一整天啊?”文祥武直接瞪了我一眼,“老夫就给你五分钟时间!若是五分钟之后你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以后你就不是我元兴陆校的学生!”

    文祥武显然不想耽误时间,可他又不能落了面子,所以才会直接以开除之事来威胁我。这样我就不用拖太长时间,不管说多说少,说错说对,都可以解释为背水一战中的急中生智,这样两人在面子上就过得去了。

    “诶!诶!校长!我立刻就想!立刻就想!!!”

    我说这话的时候,文祥武又瞪了我一眼,显然还在为我故意装傻的事情生气。我现在恨不得立刻给自己几个大耳刮子,然后跪在文祥武面前认错。

    可是我不能这样做,文祥武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逼我开口,为的就是把这件事藏在桌下。我要是这样做了,他刚才的努力就白费了,到时候他肯定会更加生气,到时候我真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妈蛋的……这只老狐狸……

    在装出一副冥思苦想、绞尽脑汁模样的同时,我在心里这样骂道。

    怪不得林忠升那么会使诈,肯定是你这只老狐狸教出来的!

    我这样骂他,是因为我真的不想当这个出头鸟。不管怎么说,上面那位都是皇帝,如果我表现的比皇帝优秀,那皇帝的面子往哪儿放?

    他文祥武倒是不怕皇帝,可是我怕啊!说破天,我就是个被文祥武罩着的普通老百姓。文祥武在的时候我可以什么都不怕,可万一他哪天突然没了,让皇帝落过面子的事就会成为把柄,被人攥在手上,到时候我还能睡好觉吗?

    可是如今,刀已经架在脖子上,话不说肯定是不行了。如果我继续装傻,胡说八道,文祥武肯定会真生气。万一他不罩着我了,那我可就真完了。

    所以我必须得说,而且只能有什么说什么,不能有任何隐瞒。不管说对说错,只要我认真说了,文祥武的气就能消掉一大半,这样我就能被他继续罩着。至于今后的事,那就只能今后再说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