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238章 针对

时间:2018-08-03作者:纯白PW

    说出来各位看官可能会笑我,在刚辍学那阵儿,我想过去宫里当太监。

    当然了,我也只是想想而已。我家当时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就算是山穷水尽,作为家中的独子,我也不能随随便便的把子孙根给割了。

    我当时会那样想,是因为一个小学同学的朋友进宫当了太监。他当时是个铁匠学徒,因为操作失误把手弄伤了,缠着一手绷带来找我玩,闲聊的时候他讲起了这件事。

    他不知道那人进宫后什么样了,只知道他被割了子孙根之后,家里得了五百块钱。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五百块钱已经是一笔巨款,就算是吹牛也不敢说这么大的数。他开玩笑说,如果哪天失误把鸟给弄伤了,他就去当太监,还省着割了。

    这小子也是乌鸦嘴,在这样开过玩笑之后,他真的又操作失误了。可惜他不是把鸟弄伤了,而是把眼睛弄瞎了。之后还伤口感染,没过多久就去世了。办丧事的时候,我已经当上了荷官,还给他家包了一块钱的慰金。

    太监的事让我联想起了他的事,让我心里发堵。仔细想想,和我关系好的儿时玩伴,要么已经没了,要么已经失去了联系。唯一一个现在还好着的,也还有联系的,还被我害的瘫在床上,有可能变成废人。

    也许……也许我才是克人的那个人……

    这个想法刚出来,我就用力的甩了甩脑袋,把这荒唐的想法赶了出去。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们的命运与我无关。我唯一愧对的就是洪果力,如果他真的成了废人,就算养他一辈子,我心中的愧疚感也不会有丝毫的减轻。

    但愿洪家能想出个有用的法子……实在不行,就只能送去医院输液,雇人照看他,让他慢慢好转了。

    我知道,现在不是为这件事惆怅的时候。这时在负责引路的侍卫和女官停下了脚步,我们也下意识的停下脚步,看向面前的宫殿。

    比起沿途的宫殿来,它显得非常平庸,很不起眼。从高挂在正门上方的牌匾来看,这里应该是“静安殿”,听起来像是休息的地方。

    后面的侍卫和女官已经走上前来,前面的女官中已经有一人奔着静安殿去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去通报的,这里应该就是最终的目的地了。

    事实证明,我没有猜错。女官向侍立在殿外的,太监模样的人通报过之后,那太监就用尖锐的声调高声喊道:“皇恩浩荡!宣陆军上校枪理,瑞王长女,昭熙公主觐见!”

    不再往里通报,直接就宣?

    我疑惑的看向姬娀嫱,见她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连熟悉宫中规矩的她都露出了这种表情,就说明此番动作并不符合宫中的规矩。

    虽然不知道宫中的规矩是什么,但我也觉得这不太合规矩。不说别的,那太监宣人时把我这个平民放在了身为皇家公主的姬娀嫱前面,这就已经很不合规矩了。

    诚然,姬娀嫱是个边缘皇族,昭熙公主的封号不过是个名头,几乎没有含金量。但皇族毕竟是皇族,是比平民尊贵的,不论是上报还是宣人,名号都该排在平民前面。我觉得这八成是皇帝故意安排的,目的是给姬娀嫱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难而退。

    不知是不是和我想到了一起,姬娀嫱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身上散发出极其不友好的气息——其实就是杀气。不过她很快就冷静下来,高高的扬起下巴,一把搂住了我的胳膊。

    “走!我们进去!”

    以前听书,说见皇帝要三跪九叩,所以我一直以为见皇帝前必须跪下磕头。直到真的进了皇城,我才真正知道了见皇帝的规矩。

    根据同车的皇城侍卫的说法,要是放在过去,我这种平民军官要低着头弯着腰走进殿里,进了殿就要跪下,用膝盖蹭着往前走,且绝对不能抬头。我前面会有个太监引路,太监停下,我就停下,然后就要叩头,额头要着地,紧贴在地面上。如果皇帝不说平身,那就只能这么一直撅着。

    就算是说了平身,我也不能抬头,只能把额头稍稍抬起来一点,还是得撅着。直到皇帝允许我抬头,比如说想看我长什么样,我才能抬头。但就算是抬头,我也不能直视皇帝的眼睛,只能看皇帝的脚。

    不过现在就没有那么多规矩了——准确说,是对我这种平民军官来说,规矩宽松了许多。如果是普通百姓见皇帝,还是要守那套规矩。以我现在的军阶,进殿可以直接走进去,只要低着头就行。进殿后可跪可不跪,叩头则是完全不用了,直接敬军礼就行。

    就算是跪,也不用双膝跪地,只要单膝跪地即可。跪地不需要低头,可以挺直上身——就像军队的标准跪坐姿势那样。唯一的限制就是不能直视皇帝的眼睛,只能看皇帝的脚。而且皇帝不会让我在地上跪多久,很快就会赐座的,赐座后就能抬头随便看了。

    如果来觐见的是将军或元帅,则是跪都不用跪,座位都是预备好的。他们向皇帝敬礼之后,皇帝立刻就会让他们入座,而且任何时候他们都可以直视皇帝的眼睛。

    皇族觐见皇帝,除了不敬军礼,行贵族礼之外,和将军或元帅觐见皇帝没什么区别。这样说来,将军或元帅在国中的地位,已经与皇族持平了。

    进殿的时候,因为不能直视皇帝的眼睛,只能低着头走路,所以我看不到正前方的东西,只能看着引路太监的腿。他的腿一停,我也跟着停下了。在这之后,他便跪下向前方叩了一个头,然后就这样俯身跪着,平移到一旁,倒退着出去了。

    “来者何人?”

    那太监往出退的时候,正前方又传来了太监尖锐的嗓音。这问话让我哭笑不得,明明刚才已经高声宣过,说宣陆军上校枪理和瑞王长女昭熙公主觐见,现在却问我们是谁。可这就是面见皇帝的规矩,是必须得回答的,而且是正式回答,敬礼就是在这个时候。

    听见问话,姬娀嫱便松开了我的胳膊,向前方行了一礼,用适中的声音说道。

    “妾身乃瑞王姬崇德之女,昭熙公主姬娀嫱,陛下万福。”

    她说完话之后,我才向正前方敬礼,按照皇城侍卫教我的话说道。

    “陆军第七军团所属,311步兵团上校代团长枪理,见过陛下!”

    “抬头,赐座。”

    正前方略微偏上的方向,传来了沉稳中透着威严的男性声音。我抬头一看,见一个身穿金色赤麒麟皇袍的年轻男子坐在正对着门的主座上,身前摆着一张桌案。主座的地面连着台阶,共有三阶,其下便是我脚下的地面。

    那桌案离我也就不到十五米远,我环视四周,发现殿中的空间不算大,装潢也不是很华丽。台阶下方有一个椅子,文祥武正背对着我,在椅子上正襟危坐,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

    不知道他收到林忠升的消息没有。

    这样想的时候,太监已经搬来了椅子。两个太监各搬了一张椅子来,其中一人将椅子摆在了文祥武的右边,另一人则将椅子摆在了文祥武的左侧,离他大概有三四米远的地方。

    哇……要不要这么针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