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236章 暗语

时间:2018-08-03作者:纯白PW

    只在哨兵面前做戏,一天之内,消息最多只能在驻防连里传开。新第七军团的人不比老第七军团,他们的嘴巴很严,也不会随便离开军营,军中的消息是很难流到民间去的。

    我觉得姬娀嫱不会犯这种错误。也许她只是想把驻防连当成证人,之后再安排记者来采访,写篇报道发出去。

    这种做法没有错,效率也很高,不过我想让效率更高一些。如果把方案告诉文祥武,让他现在就着手去造势,一天之内,势就能造起来。势越早造起来,问题就越早得到解决。

    “娀嫱,不如……我们不如求文先生帮帮忙吧。”

    “诶?让他帮忙?”她惊讶的抬起头来,“他会帮我们吗?”

    “怎么不会。”我苦笑了一下,“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文先生眼界很广。我们明白的事他也明白,所以他一定会帮我们的。”

    “这和眼界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我又苦笑了一下,“为了国家稳定,他一定会帮我们的。”

    “为了国家稳定……嗯……倒也是……”她嘟着嘴点了点头,“那……那看在国家稳定的份上,就让他帮忙好了。”

    听她的意思,原本她是想自己解决问题,不想让任何人插手的。这也难怪,以她的性格,求人帮忙这种事恐怕比让她对人表白还困难。

    “那我叫哨兵过来了?”

    “嗯。”

    和姬娀嫱打交道,舒服就舒服在这里了。

    很多事不需要解释,也不需要多做交流,直接说我想做什么,她立刻就能明白我的意思——当然了,和由影在一起时要更舒服。你甚至不需要和她说你要做什么,她就知道你要做什么,甚至你想要什么。

    呃,话说我为什么要拿姬娀嫱和由影做对比?这好像没什么意义吧?

    我将哨兵叫过来,让他去团部向林忠升传话。新第七军团的哨戒制度和老第七军团完全不同。老第七军团的哨戒只是为了走形式,把什么也不懂的普通老百姓挡在军营外面,军营门口的哨兵只有一个。新第七军团的哨戒却是实打实的哨戒,一出勤就是一个班。

    岗哨分门内和门外两部分,门外六人,门内六人,全枪全弹。我和姬娀嫱是站在门内,我叫来的哨兵是个军士,看起来挺机灵的。

    因为传话的不是自己人,所以话不能说的太明白,且必须要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意图。于是我让他给林忠升传话说,我喜欢的人是昭熙公主,我要和她在一起。如果你支持我,请帮我找个记者,写篇报道,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她。

    在旁人看来,这就是我在向林忠升表明态度,并向他寻求支持。但实际上,在这件事上,他的态度毫无意义,我的态度也毫无意义,我与姬娀嫱是否真正相爱更加没有意义。真正能左右这件事的,只有实权皇族和国防部。

    只要这两方谈妥,做出了决定,不管我的态度如何,林忠升的态度如何,我与姬娀嫱是否真正相爱,我们都要,且只能按照他们的决定来行动。林忠升清楚这一点,他也知道我清楚这一点,所以在他看来,我让哨兵传得这句话毫无意义,甚至有点蠢。

    但是以他对我的评价,我显然不是个蠢货,也不是个会意气用事,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我对他说的这两句话很反常,正所谓反常必有妖,所以他一定会仔细思考这两句话的含义。

    以他的智力,肯定能想到刊登报道之后民众的反应。这样他就能明白我们的想法,并把我们的想法上报给文祥武,寻求他的支持。文祥武刚好在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现在我们给出了一个能完全解决问题的办法,他没理由不帮忙。

    这种传话的方式,我也只敢对林忠升这个级别的人用。如果换做是老农,他肯定想不明白这两句话中的含义。

    负责传话的军士还没跑远,门外就传来了汽车的引擎声。也许是轿车上挂着皇家旗帜的缘故,哨兵们没有远远就阻拦,而是让它们停在了军营门口。来接人的车有三辆,都是黑色的轿车。其中一辆是空车,在中间位置,前后两辆车都是坐满了人的。

    轿车在军营门前停稳之后,前后两辆车上的人就都下来了。看到他们华丽的不像话的军服,我就知道他们都是皇城侍卫——帝国的军人中,只有他们穿的这么花里胡哨。

    不等为首的皇城侍卫与哨兵交谈,我便领着姬娀嫱迎了上去,自报了身份。身穿西式女侍服的姬娀嫱也自报了身份,我本以为皇城侍卫们不会信,结果却刚好相反,他们想也没想就相信了姬娀嫱的说辞。

    我仔细一想,便明白了原因。他们应该是看过了今天的报纸,知道我和昭熙公主订婚的事。既然我是真的,那这个被我揽住腰肢的昭熙公主就不会是假的。

    让我不解的是,在这之后,他们纷纷向我投来玩味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样看我之后,姬娀嫱反而脸红了,用力拽了我一下,催促我快点上车。

    上车之后,我发现司机和副驾驶上的皇城侍卫好像都在憋笑。我以为他们是在笑姬娀嫱的女仆装束,为了不让她丢面子,我连夸她穿这身衣服漂亮,装出一副我最喜欢女仆装扮的女人的样子,这样他们就会认为是我强迫她穿上这身衣服的,不会让她丢面子。

    结果我这样做了之后,司机和皇城侍卫憋笑憋得更厉害了。司机为了不影响开车,用力在自己的大腿抓了几把。皇城侍卫则是装咳嗽,捂着嘴偷笑。

    呃,这是什么情况?

    还没等我把事情想明白,姬娀嫱就给了我一记肘击,又在我的腰上用力抓了一把。我不知道前面的两个人看没看到姬娀嫱的动作,但不管他们看没看到,我都要忍住疼痛,装出一副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这样才不会丢脸。

    一路无话,抵达皇城。

    我很想花些笔墨来描写一下皇城的景色,可惜我的文学水平太差,只能想出雄伟壮观、美轮美奂之类的成语。对于建筑,我也没什么研究。除了大、广、多这三个字以外,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皇城里的建筑物。

    皇城真的是一座城。它分为外城和内城,内城是皇宫,外城要比内城大很多,我很想在这里好好逛逛,长长见识,可惜我只能看到沿途道路上的景色。在路上,我认出了皇城侍卫的一座驻军大营,还有挂着礼乐部、工技部、教育部的牌子的三座建筑,那里应该是这三个部门办公的地方。

    再有就是看起来像是酒店的地方,和看起来像是大宅的地方。前者应该是官员的临时住所,后者应该是宿舍,也许是皇宫里的下人住的,又也许是差人们住的。

    皇宫外也有一条护城河,与高墙一起,将内城与外城格开。在进入内城之前,我以为外城那样走几十米就能看见一班巡逻的皇城侍卫的守备程度已经够高了,在进入内城之后,我才发现我还是太没见识了。

    十步一岗,五步一哨——我没有夸张的意思,内城的守备真就是这样。在去目的地的途中,我们停了不下二十次车,接受了同等次数的盘问与检查。在第一次盘查的时候,我的佩枪就被缴了。

    姬娀嫱的佩枪也被缴了。内城里有专门搜查女人的女官,我俩分别被带到一个无窗的小屋子里,进行了仔细的搜身,在确认身上已经不可能有武器之后才放我们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