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230章 姬娀嫱

时间:2018-08-03作者:纯白PW

    “不用解释,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一点红说,“你不用把我当成公主,我不是什么公主,从一开始就不是。”

    “那……那我以后是不是该叫你姬小姐?”

    大先皇室姓姬,就是先周王室的那个姬姓。

    两千九百多年前的周朝被称作先周,就是代商而立,最终被秦取代的朝代。之后前汉代秦,前汉末年王莽代汉,然后刘姓复汉,史称后汉。

    后汉末年爆发黄巾之乱,动乱结束之后皇室衰微,天下大乱,结束乱世,统一中原,取代后汉的朝代就是后周。不过建立后周的诸侯并不姓姬,也许是为了名正言顺的取代汉朝,称帝前他高调的追溯家族源头,表示自己是周武王的后代,恢复姬姓,并将国号定为“周”。

    不过本朝皇室确实姓姬,不是后改的姓。且本朝开国皇帝建国时,也是自称周武王后代,他就是打着继承两周衣钵的名义建国的。

    而且大先的首都元兴,在两个周朝都当过首都。最初是叫丰京,和镐京一起被称作“丰镐”,后来丰镐荒废,周王室迁都洛邑。

    后来这片地方改过几次名字,又当过几次首都,比如说秦朝的咸阳啊,汉朝的长安啊之类的——当然了,城区肯定不是在一个地方。

    现在的元兴城,离丰镐的遗址有段距离。像什么咸阳旧城啊,长安旧城啊,也在附近。这几个地方已经改成了旅游景点,每年都有很多外地人、外国人花钱来参观。本国研究历史的学者也经常往那边跑,他们偶尔会在报纸上发些文章,让大家知道他们有了成果。

    后周时期,皇室将这里改名为元兴,在那之后,这里的名字就再也没变过。按理说,本朝的国号就应该是“大周”。可是最终,国号却被定为“大先”,这就很让人想不通了。

    对此,市井中流传着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有谋士帮皇帝算了一卦,说是“大周”这个国号会失国运,所以才改用“大先”作为国号。据说大明的国号就是这么来的,他们自称是继承景朝的衣钵,却没沿用景朝的国号,就是因为大明的开国皇帝算了一卦,说“大景”这个国号会失国运,所以改用意思相近的“明”,将国号定为“大明”。

    还一种说法是,先周也好,后周也好,都是统一王朝,且在建国时是中原地区的唯一主人。大先建国时还不是中原地区的主人,用“周”字做国号会辱没祖先的名声,所以只能暂时用“大先”做为国号,等一统天下之后,再改国号为“大周”。

    “我叫姬娀嫱,叫我娀嫱就可以了。”

    “呃,松强?这不像是女孩的名字啊?”

    “用你管。”

    虽然不能转头看,但我知道一点红现在肯定白了我一眼。

    “虽然不知道你想到的是哪两个字,但是我的名字肯定不是那两个字。”

    “那是哪两个字?我见过吗?”

    “应该没见过……嗯……你可以转过来了。”

    “哦。”

    我转过头来之后,一点红往边上靠了靠,在沙发上把她的名字写给我看。

    “呃……还真没见过。这两个字都不是常用字吧?”

    “不是。”

    一点红不爽的翻了个白眼儿——不,现在应该叫她姬娀嫱才对。

    “记住音就行了,估计你也没机会写。”

    “你们皇家人的名字都这么难写吗?”

    “以前不是这样的,也就是从这几代开始,突然开始用那些乱糟糟的名字了。”姬娀嫱皱着眉头说,“有的字太生僻,就算是现在见了,我都不一定认得。小时候参加宴会,大家都喜欢猜别人名字里的字是什么,基本都猜不对。”

    “参加宴会?这么说,你小时候人缘还不错?”

    “只能说勉强可以。”姬娀嫱叹了一口气,“我家太边缘了,没什么利用价值,基本没人理,只能凑热闹。如果不是突然得了封号,我这一代之后就要改姓了。”

    “改姓?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没有得到公主的封号,你的孩子就不是皇族了?”

    “嗯。”她不以为意的点了一下头,“女孩还有机会嫁给贵族,继续过贵族生活,男孩就只能发配到边境去戍边了。”

    “呃,贵族家的生活都这么残酷吗?”

    “不,只有皇家是这样的。”姬娀嫱耸了耸肩,“贵族就算失了封号爵位,也能继续在本地生活,还有机会进宫当侍卫、侍女什么的。皇家就不行了,大先皇室规定,皇族两代无爵无号则失位,用白话说就是逐出家族。

    如果是一般人家,驱逐出家族,换个地方生活就可以了。但是皇家不行,因为皇家的人都和皇位和权力有关系,哪怕只是芝麻大的一点关系,大家也不会轻看。所以改姓是必须的,拥有继承权的男性也要远离皇城,最好是死在外面,这样大家才能安心。”

    “其他国家的皇室也这样吗?”

    “不一定,大明那边就不这样。”姬娀嫱撇了一下嘴,“大明皇室没有失位这种说法,基本人人都有封号。这边就不行,封号和爵位都要自己争取,自己争取不到,后代就有可能遭殃。女孩子的压力没有那么大,但男孩子的压力就很大了。”

    “爵位和封号很难弄吗?”

    “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主要看当爹的有没有能耐。”姬娀嫱一本正经的回答说,“以翼王为例,他有四个儿子,其中三个是侯爵,只有老三没有爵位。因为老三真的是一无是处,什么事情都办不好,翼王想给他请封都请不了。”

    “所以他才跟着相宁家的嫡长孙混?”

    “不,他俩混在一起,完全是因为相宁家的嫡长孙也是废物。”

    说到这里,姬娀嫱嗤笑一声。

    “像这种废物子弟,在贵族中多了去了,其中不少还是有爵位的。他们一天到晚只知道吃喝玩乐,有些甚至连算术都不会。当爹的在的时候,他们能随便快活,等当爹的死了,或是倒了,他们就完了。

    立宪派倒台的时候,光是贵族就枪毙了不下两千人。行刑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在喊冤,因为他们确实很冤。大部分人都和立宪派没什么关系,但立宪派被定的是‘犯上作乱’的罪名,是要诛满门的,三代以内的血亲都要死。所以就算是无罪,他们也要死。”

    “哦……是这样啊……”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呃!三代血亲都要死?我听说,贵族之间会有联姻,贵族和皇家也会联姻,关系挺复杂的,这样不会连累到皇家吗?”

    “不会,皇家是有豁免权的。”姬娀嫱解释说,“公爵和封王者也有豁免权。而且行刑的时候,不是向下旨时那样,简简单单的说一句‘诛满门’就完事了。刑部得到命令之后,要拟定行刑名单,名单要交给上面检查批改,通过后才能行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