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221章 霜儿的过去

时间:2018-06-15作者:纯白PW

    按照毕锦的说法,霜儿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开始在意我了。

    准确说,她是在我吼了她一顿之后才开始在意我的。毕锦说,他娘,也就是现在的毕家大妇,特别喜欢女儿。霜儿出生之后,就一直宠着,护着,连他爹和他这个长子都说不得,碰不得。若是把霜儿弄哭了,他娘就炸了。

    他娘只要炸上一次,毕家就要乱好几天。倒不是说这女人作闹,她不作也不闹,也不喊,也不骂,更不哭。

    她炸了之后,就一个人回房间。只要正主儿不认错道歉,她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每天喝喝小酒,吃吃水果点心,听听小曲儿,美得时候自己再唱上一段儿,舞上一段儿。闲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只是不出去见人,也不让家人来见,更不管事。

    毕锦他娘是持家的,内院的事都归她管。她一撂挑子,不管事,内院就乱了。内院一乱,毕家自然也就乱了。毕家是个大家族,产业多,家里一乱,就会影响到产业,搞不好一天就要损失个几千上万块。若是耽误了大生意,损失几万甚至几十万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毕锦他爹才那么怕媳妇。毕锦说,霜儿小时候被宠坏了,任性到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那就必须得得到,否则就要作个天翻地覆。唯一能管得住她的就是她娘,然而她娘还不管她,最后毕锦他爹被逼得实在没办法,只能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毕锦他爹很聪明,他知道霜儿这人得顺着毛捋,哄着她走,便让人买了好些西洋玩意儿给她玩。又常在她面前说,西洋好呀,西洋有趣啊,如果他能年轻二十年,肯定去西洋留个学,切身体验一下西洋文化。

    只是半个月不到的功夫,霜儿就对西洋文化产生了兴趣,吵着要去西洋留学——那时她才十二岁。毕锦她娘不放心,可架不住霜儿的软磨硬泡,最后只能硬下心来,托关系,把女儿送到佛兰斯国留学去了。

    虽说不是独自在异国他乡生活,有人照应着,也不缺什么,但是出门在外就是出门在外,不能像在家时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霜儿出国的第一年,寄回来的信件都在哭诉,说自己受了怎样怎样的委屈,可把她娘给心疼坏了,差点就撂下家事,亲自去欧罗巴接女儿回来。若是就这么让霜儿回来,她还得是以前那副样子,将家里搅得鸡犬不宁。

    为了让女儿在外面多历练一段时间,改掉任性的坏毛病,毕锦他爹使出激将法。他给霜儿写信说,西洋虽好,但那里的环境对于她一个女孩子来说过于残酷,当初送她出国,是他欠考虑了。若是霜儿想回来,他立刻就给写信,让人把她送回来。

    霜儿是个很好强的人,好强的人最容易中激将法。被父亲这么一激,她便打定主意要留在佛兰斯国。在给父亲的回信中,她很坚决的表示,在征服这个国家之前,她绝对不回家。

    想当然耳,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女孩来说,征服一个国家是不可能的事。哪怕是现在的霜儿,也不可能征服佛兰斯国。她所说的征服,实际上就是适应,也就是适应佛兰斯国的环境。只不过这女孩好强,不愿意说软话,所以才用了“征服”这个词。

    不得不说,霜儿真是个很厉害的女孩。区区十二岁,不会外语,在异国他乡生活了三年,不但适应了异族的文化和生活,还学会了三种异族语言。

    欧罗巴与大先路途遥远,从佛兰斯国的巴黎城到元兴城,来回至少要两个月,来回折腾一趟很要命,所以霜儿一直没有回国。

    本来她是想在国外呆个十年八年,等读完了大学,拿几个学位再回国的。怎奈她娘想她想得紧,一年没见到女儿就心慌,两年心就乱了,三年人就萎靡了,眼看就要害了病。无奈之下,她爹只能写封信把她召回来,让她回来陪她娘。

    就这样,快满十六岁的霜儿回国了,到家的时候刚好满十六岁。她回国那年,就是我俩相识的那年。

    霜儿回国后有了很大的变化,虽然还是有些任性,且性格还是那么强势,但是以前那种可怕的任性已经不在了,这让他爹和他十分欣慰。

    她回国后向父亲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找几个优秀的私人教师教她念书,最好是西洋人。于是,她爹就花重金聘了几位小有名气的西洋教师,来家里教她念书。

    霜儿和我说过,她学习很努力,毕锦也是这样说的。刚回国的时候,她把时间排得很满,每天除了课程,就是自习,还有就是看书。每隔三四天才会出去骑个马,放松放松。她爹怕她学成书呆子,就又给她弄了点儿好玩的,想要分散她的注意力——比如说打枪。

    于是乎,霜儿就开始玩枪了。一开始是拿家中护卫的枪打响玩儿,后来玩开心了,就想有把自己的枪,然后毕家老爷就给她弄了一把——其实不光是她娘,她爹也挺宠她的。

    在这之后发生的事,前面已经说过了,在此不做赘述。

    总之,在被我吼了一顿之后,霜儿就开始在意我了。她主动找到毕锦,向他打听我的事。毕锦是什么人?身经百战的花丛老手,女人的心思,他一眼就能看透。虽然不知道霜儿为什么在意我,但是他觉得这是件好事。

    霜儿留学的时候,加入了一个什么女权组织。回国后,她爹想给她安排婚事,却被她一口回绝,还说什么男女平等,恋爱自由,拒绝任何带有商业性、政治性,以及打压自由恋爱意志的联姻活动。

    她娘很支持女儿的做法,不过霜儿一天到晚窝在家里,除了自家人和下人,也见不到什么男人,这样怎么谈恋爱啊?为了给女儿创造条件,她就隔三差五的把她认为合适的后生叫到家里来,让他们陪霜儿学习——也就是变相的给女儿找男人,结果霜儿一个也没看上。

    据毕锦所知,霜儿在家人面前,从未聊过男人相关的话题。可是这一次,她却主动向毕锦询问有关我的事,甚至想知道我的过去。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过去感兴趣,这意味着什么?我不清楚。但毕锦说,这是女人对我极度感兴趣的表现。据他所知,霜儿从未在家人面前谈过男人相关的话题,主动向家人询问男人的信息,这是头一回。

    因此,他才会断定霜儿这是看上我了。虽然不清楚原因,但是既然是妹妹看上的人,他就没有理由放过我。更何况他本来就认为我是个值得信任的人,若是我成了毕家的女婿,他的妹夫,他就多了个可以信任,放心使用的人——最开始他就是这样想的。

    如今的毕锦,对我是毫无隐瞒的。他诚实的告诉我,一开始他就是这样想的,等到和我接触的时间久了,他才慢慢觉得,我真的是可以被称作“兄弟”的那个人。所以越往后走,他就越想让我当他的妹夫,这样我就能确确实实的成为他的兄弟了。

    而且后来他发现,霜儿确实是喜欢上我了。自从我给她送过玫瑰花,又带她去第三军团某师某团的驻地打了靶,她就开始频繁的牺牲学习时间去找我。

    虽然嘴上说,这是为了确认我是不是真的喜欢她,检验我的人品,但毕锦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她就是恋上我了。因为想和我在一起,所以才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好心安理得的和我在一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