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213章 狗子

时间:2018-05-20作者:纯白PW

    ..元兴风云

    羽江是真的喜欢小动物。

    不过她不喜欢“小动物”这种说法。猫是猫,狗是狗,鸟是鸟,所有的动物都得分开谈,不能用“小动物”这三个字一言蔽之。

    “为什么不能用小动物呢?”

    “因为‘小动物’这种说法太随便了,就像人说小猫小狗,感觉就像是随口一提,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也毫不在意。”

    一说起这个话题,萦绕沙发周围的尴尬气氛瞬间消散,羽江脸上的寒冰也融化了。取而代之的是轻松的氛围,一张散发着光亮的脸,以及一双活泼好动的眼睛。

    “说小什么什么,也不一定是不在意啊。”

    她现在的样子让我感觉十分新鲜。就感觉在阴暗的走廊里走了很久,突然看见了光亮,心里畅快得很。

    “你看,称呼比自己小的人,不都是叫小什么、小什么的吗?”

    “那是爱称,和小猫小狗,小动物里的‘小’,用法是不一样的。举个例子,比如说,小人,和小人儿,这两个小就不是一种小。”

    “确实。”我认同的点了点头,“但是,小猫小狗,还有小动物,也有爱称的用法,关键还是看人怎么想。人在意,就是爱称,不在意,就是随口一提。”

    “那你口中的小动物,是爱称呢,还是随口一提呢?”

    “哈……我的话,一半一半吧。”我耸了耸肩,“我没那么喜欢动物,但我也不会不在意。其实,小时候我还是挺喜欢猫啊狗啊鸟啊什么的,别的孩子都拎着树枝撵猫撵狗玩,或是扣雀子,掏雀子窝玩,我就不这么玩。”

    “那你玩什么?”

    羽江托起下巴,长长的睫毛快速的眨动了两下。

    “我一般都和人玩,一天到晚跑来跑去的,挺有意思。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去白马口听书,听的是《漠大侠》。那天讲的是漠大侠救狗,可有意思了——我估计你没听过啊,我就不给你讲了,怪长的。你只需要知道,那是个救狗的搞笑故事就行了。

    那天也是巧了,我们回家的时候,刚好碰上几个小子,拎着树枝撵狗。当时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说救狗啦!当时我们几个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嗷’一嗓子就都冲上去了。那几个小子当时就蒙了,被吓住了,扔下树枝撒丫子就跑,一会儿就跑没影儿了。

    诶,还别说,说书的讲的挺对的,狗是真通人性!我们把那几个小子撵跑之后,那条狗就跟我们撒欢儿。我们和它玩到天黑,等回家的时候,大家都蒙了。谁家都不富裕,养人都费劲呢,拿什么养狗啊?

    我们不敢把狗带回家去,就商量怎么办。洪果力——就是我一哥们儿,说不如这样吧,咱们找个地方,给它做个窝,然后每个人午饭剩下点吃的,给它送来。我们觉得这主意挺好的,就这么办了。

    一开始几天还挺好的,每次到那儿狗都在。我们一来,就跟我们亲,摇尾巴,可有意思了。到了第几天来着?狗突然没了。我们就找,从放学找到天黑,没找着。”

    说到这里,我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就稍稍停了一下。

    “那条狗……是不是有主人的?回家了?”

    羽江的眸子里闪烁起担忧的光芒。我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不是这么回事儿。我们中间有个小子,会搓草绳。他给狗子——就是那条狗,我们给它起名叫狗子。他给狗子搓了条绳子,套脖子上了。一开始我们都在找狗,找活物,没注意脚下,所以都没找着。等到第二天,我们又去找,这次找着东西了。”

    “你们……你们该不会是找到了那条草绳吧?”

    羽江直起腰来,紧张的握住自己的手。

    “嗯。”我点了一下头,“找到绳子了。绳子上一大块的黑色,一开始我们以为是泥巴,后来我手欠搓了搓,然后把手指头一捻,褐色的。我觉得不对劲,就带着他们在找到绳子的地方又找,结果在地上又发现一大滩黑。

    牛羊坊知道吧?就是卖肉特别出名的地方,牛啊羊啊猪啊狗啊,鸡鸭鹅鹌鹑什么的,基本上除了人肉,那边市场什么肉都有的卖。我们到处乱窜的时候,就去过牛羊坊。那边杀生放血,都在下渠边儿上,漏出去的血就进渠里了。经常杀生放血的地方,渠边儿的颜色都深,也是这种黑色。

    我看到那一大滩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但是反应过来又能怎么样呢?狗子已经没了,也不知道是谁干的。我当时就想哭,可是我一想,我一哭,他们就得我问我为什么哭。我一说为什么,他们也得哭。所以我就忍住了,也没和他们说。”

    等我讲完,才发现这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我本想调整情绪,赶紧换个话题,不想羽江已经是泪眼汪汪,她拿出了手绢,一边吸鼻子,一边擦眼角,问我说。

    “然后呢?”

    “呃……然后啊……”我为难的挠了挠头发,“小孩子嘛,记事快,忘事也快。也就两三天后吧,他们就把狗子的事儿忘了。”

    “那你呢?”

    “我……其实也有点忘了。一开始还会偶尔想起来,后来就想不起来了。今天要不是和你聊小动物的事,我可能就想不起来了。”

    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我也不是特别在意这件事。羽江却曲解了我的意思,以为自己让我想起了伤心事,对我道了声歉。

    “对不起哦……”

    哇哦!我听到了什么了?

    羽江大小姐居然向我道歉了!明天太阳该不会从西边儿出来吧?

    讲真,我现在真的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不不不不!没事儿没事儿没事儿没事儿!这和你没关系,是我自己要说的。倒是我,我该向你道歉,给你讲了这么个糟心的事情,真是对不起啊。”

    “咳!咳!”

    这是,卧室的方向传来筑瑛刻意的咳嗽声。我隐约感觉到,我家大宝贝儿吃醋了,便立刻直起身子,一脸尴尬的笑着说:“咱们说话的声音有点大,是吧?”

    “嗯……嗯。”

    羽江也是一脸尴尬。她重新绷起脸来,想要恢复冰山美人的伪装,却恢复不起来。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她故作强硬的对我说。

    “我……我不过是对这方面的话题感兴趣!告诉你哦,我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哦……哦。”

    我拼命绷住脸颊,勉强忍住笑意。

    “知道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