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190章 枪家的女人们

时间:2018-04-30作者:纯白PW

    因为搬过来才一天,宅子大,东西又多,所以很多东西还没有归置好。

    进了中院,就看见水缸、柜子之类的大件还算整齐的堆放在院子里。小春说,二奶奶应该在后院看孩子,顺便把门。其他的女人都在打扫房间、归置房间。本来住在前院的枪厚想一边学习一边看门,二奶奶和二婶怕耽误他学习,就让小春过来把门了。

    “学习也得有时有晌,这都快过年了,正是热闹的时候,还学什么呀?”我说。

    “就说是呢。”小春认同的点了点头,“刚搬完家就让人家学习,累不累呀?上午我把门的时候,隔一会儿,就看见枪厚站在窗口往外看。我叫他出来玩,他还不肯。等我给他送了午饭,和他一起吃完了,他才出来跟我跳了一会儿格子。你一回来,他就又回去学习了。”

    “唉,这孩子也是好强……”

    正说话的时候,东边传来开门声。我们转头一看,是雀儿抱着洗衣盆过来,应该是要来井边打水。她本来是一脸疲惫,一见到我,便像换了张脸似的,脸上几乎要放出光来。

    “理哥!你回来啦!”

    雀儿的出现让我感到非常意外。娘已经把我家的房子租给了老农,如今两人还没有正式分手,按理说雀儿应该留在老房子那边看家。我估计娘是觉得老农之前的事做的不地道,而且过年这段时间比较乱,不放心让雀儿一个人留在老房子那边,所以就把她带来了。

    不等我开腔,小春便拉下脸来,用冷冰冰的语气说道。

    “是啊,回来了,我这就要带他看房间去。”

    听到小春的声音,雀儿才注意到她的存在。她尴尬的笑了笑,走到我们面前,说。

    “春妹不是要在前院把门吗?”

    “春妹?谁是你春妹?”小春不悦的皱起眉头,“把门的事不用你管,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理哥,咱们走!看二奶奶去!”

    说着,小春就拽着我往中院后门那边走。我看了看雀儿,见她一脸失落,有些不忍心,就对她说“雀儿,你先去干活,我去看看二奶奶,回头有机会咱们再聊。”

    “嗯……嗯。”

    听了我的话之后,雀儿的脸色好看了一些。她朝我笑了笑,然后朝着井边去了。

    小春拽着我进了中院后门,进了走廊才停下,气呼呼的鼓起双颊。我回头把门关上,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柔声问道。

    “怎么了?和雀儿闹矛盾了?”

    “矛盾?她也配?”小春翻了一下眼珠,“理哥,那女人你可得离远点,不正经的!”

    “不正经?”我疑惑的拧了一下脖子,“她哪里不正经了?”

    “都已经有男人的人了,还和我们打听你的事,姐姐妹妹的叫着,套近乎。小美问她说,你打听这些干嘛?她说,她不喜欢她男人——呵!不喜欢她男人,那就是喜欢你咯?哼!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这女人还正经的了?”

    “哈……”

    对于不知内情的人来说,雀儿的行为确实不正经。她要是明着和老农分了,再做这些事,别人肯定不会误会。她现在和老农还没分呢,就去打听别的男人的事,还和别的男人的妻妾套近乎,不管怎么想都不正经。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发,不知该如何帮雀儿解释,也不知该如何接话。我又摸了摸小春的头,把胳膊从她的怀里抽出来,反手搂住她的腰,带着她往后院走。

    “你由影姐,还有由美,都在哪儿呢?”

    “由影姐在西院,和几个婶子一起。小美在东院,和两个堂嫂一起,孩子们都在后院呢。”

    “嗯……嗯?”

    听到这里,我疑惑的看向小春。

    “把门这种事,让孩子来不行吗?前院后院各放几个,有人敲门就回去叫大人,让大人来开,这不就行了吗?为啥非得在院里放个人?这不是耽误干活儿吗?”

    “是哦……”小春认同的眨了眨眼睛,“我也不清楚,是二奶奶安排的。”

    “二奶奶安排的……那奶奶呢?”

    “奶奶本来不同意,后来二奶奶和她说了几句悄悄话,她又同意了。对了,奶奶好像有点不高兴。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请她去饭厅吃,她不去,说不想和她一起吃。”

    “不想和‘她’一起吃?”

    这个“她”,是我的个人理解。如今能干活的男人们都出去了,除了枪厚和孩子以外,家里就只剩下女人。奶奶肯定不会和枪厚、孩子们闹别扭,再说他们也得罪不着她,能得罪到***只有本家的女人。

    ***脾气不是一般的好,从我记事开始到现在,就没见她发过脾气,或是和谁闹过别扭。唯有爹说“亏了爷爷早死”之类的话时,她会抄起扫帚打人,但那是教训的打,不是发脾气,打完之后也不生气,不闹别扭。

    到底是家里的哪个女人做出了什么事,才得罪了脾气这么好的奶奶?我百思不得其解,便问小春说,奶奶在哪里。小春说,奶奶也在西院,我就带着她回去,奔着西院去了。

    回中院的时候,雀儿刚打完水。她向我打了声招呼,我也向她打了声招呼,小春没理她。她对此毫不在意,朝我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然后朝着中院东门去了。我和小春去了西院,在西院找到了带着几个同辈女性打扫房间的奶奶。

    她们见我回家,都很高兴。奶奶也很高兴,她推了推一脸害羞的由美,让由美到我身边来。由美觉得自己身上灰太大,不好意思过来。我见她不过来,只能走过去,摸摸她的头,在言语上慰劳她一下。两位堂嫂调笑了她几句,把她搞的更害羞了。

    两位堂嫂,也就是二堂嫂和三堂嫂,和奶奶关系非常好。她们和二***关系倒是很一般,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二奶奶偏爱二叔,更偏爱枪厚,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大婶子、三婶子和大姑也是这样,和二***关系一般,和***关系非常好。

    所以刚才我才觉得奇怪。家里的女人和奶奶关系更好,按理说安排工作的事,应该由奶奶负责。就算不论这一点,这宅子是我的,在这间宅子里女性也应该听从***安排。如果让二奶奶去安排,从各种角度来讲都很难服众。

    趁着她们说笑的时候,我悄悄把枪洁拽到一边,问她说,家务活是谁安排的?枪洁回答说,基本都是奶奶安排的,不过二奶奶非要让小春去把前院的门,还要亲自去守后院的门。

    本来的安排是,让孩子们分成两拨,在前院和后院把门。因为人手不够,大家都觉得这样做最合适。可是二奶奶不知和奶奶说了什么,奶奶就改用二***方案了。

    在从枪洁那里得到这些信息之后,我估计奶奶所说的那个“她”,八成就是二奶奶。二奶奶和奶奶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这我是不清楚的。在我看来,两人的关系一直不错——虽然这么说,也不能说关系非常好,只能说关系不坏。

    在我的记忆里,奶奶和二奶奶之间没有发生过矛盾,所以我完全找不到奶奶与二奶奶闹别扭,甚至不想和她同桌吃饭的理由。祖辈人之间的事,我这个小辈不好掺和,也不方便问,所以只能暂时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等把事情看明白之后再做打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