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185章 枪厚

时间:2018-04-30作者:纯白PW

    洪果力能俊俏到被称作“洪美人”,他妹妹的相貌自然不可能差。

    经过几年的相处,除了粘人以外,我也没发现她有什么缺点。而且人家家境也不错,至少不穷。这样一个女孩,在元兴城找婆家完全不是难事。

    在门当户对的情况下,洪果巧是可以挑男人的,洪家也可以挑姑爷。按照洪家娘说的标准,能挣钱,会疼人,这要求并不算高。可是从洪家娘和定妹子给我设套的行为来看,洪家并不满足于此。

    正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又有话叫爱屋及乌。若是有个有钱有势,又喜欢自家闺女的姑爷,洪家也能跟着沾光。

    定妹子做事有分寸,知道给人留一线,可若是我装傻充愣,她肯定会把话放在明面上说。当着洪果力的面,我怎么可能拒绝这桩婚事?就算我拒绝,人家也有后手,而且后手多着呢。如果人家对我说,“以你现在的条件,多一房媳妇又不是养不起”,或是“难不成你觉得我家小巧配不上你”,当着洪果力的面,您让我怎么应对?

    从洪家娘和洪果力的嫂子咬耳朵那一刻起,我就被这几个女人吃的死死的。好在我反应快,想到洪果巧以前很粘枪厚,说不定是喜欢他,诱导她说出了自己喜欢的人。

    定妹子之前说了,儿子是心头肉,女儿也是心头肉,不能为了让儿子情况好起来,就让女儿随便找个男人嫁了。这就是说,在婚事上,她们洪家是在乎洪果巧的意愿的。如今洪果巧说出了她喜欢的人,定妹子若是说不行,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实话实说,我非常讨厌这种相互算计的行为。我能理解她们的想法,但理解归理解,被人算计的滋味很不好受,破解算计的过程更让我感觉不舒服。

    人呐,真是没几个简单的。

    我暗暗叹了一口气,向脸色不是很好看的定妹子解释说:“小巧说的厚哥,是我二叔家的儿子,全名枪厚。以前他俩在一起玩过,又在同一所学校上学,时间长了,就有感情了。”

    洪果力和定妹子是青梅竹马。洪家爹与定家爹是同事,关系很铁,平日里一有空闲,两家就会互相串门,请客吃饭。因为两家常联系,所以洪果力和定妹子很小就认识了,关系非常好。等到了婚配的年龄,两家自然而然的就把他俩配在一起了。

    洪家与定家的亲事不止这一桩。洪果力的嫂子也姓定,不过她不是定妹子的姐姐,是她的堂姐。婚事是定家娘帮着介绍的,两家人觉得合适,他哥和他嫂子也觉得合适,两人处了没几个月就订婚了。

    定妹子与洪果力之间有感情基础,所以她应该对有感情基础的婚事更加认同。不出我所料,在听说枪厚和洪果巧上同一所小学之后,她的脸色好看了一些。

    “日久生情是好事……可是,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

    “我二叔在和生坊的药房做伙计,家庭条件不错。枪厚虽然说现在没工作,也没上学,但他正在家里自学。我这堂弟可厉害了,我二叔经常托人从中学买试卷让他做,做完了再花点钱,找老师帮忙审批。一开始那老师是收钱的,可是没批几次,他就不收钱了。”

    “为什么呀?”

    一听到枪厚的事,洪果巧就收住了眼泪,一脸好奇的看过来。

    “因为他的卷子每次都能打高分,自己在家学,比在学校学的还好,让那个老师惜才了,所以就不收钱了。他不仅不收钱了,还把之前收的钱退了回来。后来还主动要求去二叔家教他,不给钱都行。直到现在,那老师还是每周去我二叔家一趟,专门给他答疑。”

    “这么厉害啊……”

    洪果巧的脸上浮起两朵红晕,一看就是对枪厚更加喜欢了。

    其实枪厚不上中学,其中有我的原因。

    大伯家的三个堂哥都是念完小学就不念了,每次二爷爷都得追着大伯打一顿。

    三叔家的四堂哥和堂弟枪申也是念完小学就不念了,不过四堂哥和枪申是自己死活不念的,所以三叔没有挨打,他们俩一人挨了一顿打。

    我是家里情况太困难,就算有各家帮衬,在娘倒下之后,我也念不起了。我退学之后,二爷爷多次表示惋惜,却也没什么办法。至于揍我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再往下就是枪厚了。他成绩很好——准确说,他是枪家上过学的男丁中,成绩最好的一个。每次考试,成绩绝对排在学年前三,连第四都没拿过。本来枪家是想全力供他念,让他考大学的。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二叔改变了想法。

    我退学后不久,二叔找到我,问我后不后悔。还说实在不行,他借钱供我读。我立刻说不后悔,还表示只要肯学,不在学校里也能做学问。

    二叔问我怎么做,我说,买本字典,然后去图馆租看,自己学,那时候枪厚还在念小学。一年后,二叔又来问我,说现在我挣了钱,会不会想着攒钱回去读?我立刻回答说不会,表示自己看学就挺好的,感觉没花几个钱,学到的比课本上的东西还多。

    然后二叔就动了让枪厚自学的心思。他把自己的想法和二爷爷说了,二爷爷就把我叫来,问我自学是不是真的靠谱。我想了想,觉得以枪厚的资质,自学应该没什么问题。就说,自学肯定是靠谱的,不过那得是专心做学问,不能像我似的,两头忙。这样虽然也能学到不少东西,但考大学肯定是没戏的。

    于是二爷爷就决定,让枪厚小学毕业后在家自学。结果枪厚自学的效果非常好,去年的时候,教他的老师说,最多再过两年,枪厚就能去考大学了。

    如果他的标准不高,必然是能考上的。如果他的标准高,那也可以去考,如果没考上想去的大学,就回家再学一年,来年再考。

    “学习好是不错的……可是……做学问是要花钱的。就算不上学,省下一些钱,家里也没有进项啊?就算他考上了大学,家里还要继续供他。我听说大学的学费很贵,一般人家是上不起的。就算你二叔家供的起,那结婚的事怎么办?总不能拖到大学毕业?”

    定妹子的想法非常现实。如果放在以前,枪厚还真得等到大学毕业才能结婚。为了能让枪厚上大学,二爷爷和二叔都来求过我,希望我能花钱供他,因为那时候家里就数我收入高——其实现在也是这样。

    我供他上学没问题,花钱给他办婚宴也没问题,这我都是心甘情愿的。可问题是,二叔一家不干啊。

    我那时候收入高,但也没高到哪儿去。我自己也要花销,而且我自己还没结婚,没有自己的房子。我出钱供堂弟读大学,这已经是很大一个人情了,二叔一家哪还能让我再给枪厚出结婚钱?如果我强把好意加给他们,今后他们在我面前就抬不起头来了。

    就算是现在,情况也是一样。我是有钱了,可我有钱终归是我有钱,我家有家终归是我家有钱,我家和二叔家终归是两家。亲兄弟明算账,谁家的钱就是谁家的钱。我给枪厚花钱,那就是人情,这人情太大,二叔家受不起,所以他们是不会同意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