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184章 所谓喜欢

时间:2018-04-30作者:纯白PW

    所谓来真的,不是说只要是真的喜事,就能刺激到洪果力。而是说,洪果力能相信什么样的喜事,而且这喜事还得给他造成足够大的刺激,这样才能有效果。

    以洪家娘给我设下的套来看,她们八成是想让我当着洪果力的面,把我和洪果巧的婚事定下,然后尽快结婚。对于我,洪果力是信任的,因为从小到大,我就没骗过他。而且我和洪果巧以前就认识,有比较好的基础,在一起也是顺理成章的,十分可信。

    可问题是,由于我和洪果力是兄弟,我一直把洪果巧当妹妹看待。当哥的娶妹妹,这对我来说实在是难以接受。

    仔细一想,这种心态还是蛮奇怪的。洪果巧只比由美和小春小了一岁,由美和小春我就能接受,洪果巧就不行。就算由美和小春也是十四岁,那我也能接受,可就算洪果巧是十五岁,我也接受不了。

    我斟酌再三,心中矛盾的很。此时此刻,我突然后悔认识洪果巧了。如果我不认识她,或是和她不熟,现在我绝对不会这么纠结。

    定妹子是个讲究人,没有把话摆到明面上来,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等我决定。

    唉呀,怪不得洪果力喜欢她喜欢的死去活来,还只色她一个人。这么懂事的一个媳妇,要是给了我,我也会喜欢成那个样子。

    在心中感叹了一下与正题无关的事情之后,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就在我打算开口说,如果小巧不嫌弃,我娶她的时候,我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定妹子,小巧她有喜欢的人吗?”

    “诶?”

    定妹子闻言一愣,洪果巧也惊讶的转过头来看我。

    “喜欢的人?什么意思?”

    也难怪两人是这副表现。别的地区是什么样我不清楚,在我们元兴城,男婚女嫁基本就两种情况。一种是两家原本就关系好,男女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了自然而然就走到一起了,另一种就是相亲。

    至于那种突然看对了眼儿然后走到一起的,或是不经人介绍,男追女,女追男的,据我所知,特别少,至少我身边特别少。所以对于元兴的普通老百姓——准确说,是坊间的大多数年轻人来说,“喜欢”这个词是比较陌生的。

    对于他们而言,结婚就是男人女人在一起生孩子,过日子,除此以外没有更多的想法。一般来说,只要对方人品长相都不错,没什么太大缺点,两边的家人都觉得合适,青梅竹马也好,相亲也好,几乎没有不成的可能。

    等与配偶在一起相处的久了,才会生出喜欢或是不喜欢的感觉。就比如那位学姐,她对丈夫的评价就是“一个让我完全喜欢不上来的男人”。

    我不知道她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我觉得,就算她丈夫真的一无是处,仅凭肯花钱供她读,还能容忍她不生孩子这个两点,就已经说明他是个好人了呀。而且他能供得起妻子读,这说明他是有收入的,不是废人一个。

    既然已经嫁了个好男人,那她还说什么找个好男人洗一洗身子?还有什么权力把丈夫和副院长那种人渣放在一起贬低?

    也许正是因为有这种想法,我当初才会拒绝和学姐“守规矩”。

    当然了,如果换做是现在的我,多半不会拒绝——妈蛋的!白给的漂亮女人,不上白不上!

    “我是说,你有没有想嫁的男人。”我耐心的给洪果巧解释说,“就是你一想到他,就想和他过一辈子的男人。”

    “一想到他……就想和他过一辈子……嗯……”

    洪果巧皱起眉头,认真思考了几秒钟,轻轻摇了摇头。

    “娘说了,男人只要能挣钱,会疼人就行。只要是能挣钱,会疼人的男人,我就跟他过一辈子。”

    看她说话时的轻巧模样,显然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无奈之下,我只能继续解释说。

    “这样,我给你举个例子。假如说,现在有一个能挣钱,又会疼人的男人可以和你结婚。如果现在让你从你认识的人中,选一个男人,顶替他和你结婚,你会选谁?”

    洪果巧听了我的话,深深的皱起眉头,感觉很矛盾。在思考了大约半分钟之后,她抬起眼睛看着我,小脸一红,说“那、那我选理哥。”

    她的回答让定妹子满意的眯起眼睛,嘴角微微翘起。我尴尬的咧了咧嘴,问她说“为什么选我?”

    “因为娘说过,你是个厉害的人物。你要是娶了哪家的女孩,那是她家的福气。”

    “呃……不不不,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苦笑着摇了摇头,“算了,我接着问。假如说,现在再让你选,选个能顶替我的,你选谁?”

    “选个你能顶替你的……嗯……”

    洪果巧的眉头拧作一团,嘴唇高高撅起。在思考了好一会儿之后,她突然打了个激灵,然后就慌起来了。

    “我……我我我……我……”

    “怎么,想到了?”我微笑着问她说。

    “我我我……我……我……我不知道……”洪果巧的双手紧紧抓住心口处的衣服布料,“理哥……我……我我……我……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心脏在抖……心口还堵得慌……我……我是不是病了……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小巧,你先别激动。”

    我看了看一脸茫然的定妹子,朝洪果巧微微一笑。

    “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刚才想到谁了?”

    “我……我……我想到厚哥了……”洪果巧的声音有些发颤,“明明……明明以前都没事的……怎么想都没事的……怎么现在突然就……”

    好嘛,敢情以前就思念上了。

    只不过这少女不知爱情为何物,哪怕是有了思念,也不知这是喜欢。等她把思念和婚嫁联系在一起,自然会产生奇怪的感觉。

    我估摸着,她心颤、感觉心口堵,是因为她已经有阵子没见过枪厚了。枪厚小学毕业之后就没再念,小学毕业之后,我又没带洪家兄妹去二叔家玩过,这俩人根本就见不着面。枪厚比洪果巧高三个年级,也就比她早三年毕业。也就是说,他俩已经三年没见了。

    我以前八个月没见到由影的时候,一想到她,虽然不会心颤,但心口堵的感觉是非常明显的。洪果巧更是三年没见到枪厚,会有别的反应也是正常的。

    “理哥,我……我想见厚哥……现在就想……”

    口中漏出这句话的时候,少女的眼泪已如断线珠子般落下。等到数十珠子落下,她才觉察到自己哭了,露出惊讶的表情。

    “诶?我……我……我这是怎么了……”

    我转头看向定妹子,刚好见她露出无奈的笑容。我向她笑了笑,她则是认输了一般,向我微微欠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