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172章 本家

时间:2018-04-14作者:纯白PW

    2月4日早晨,我与家人们一同起床。从爹、娘和奶奶的表现来看,他们应该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雀儿则是表现的非常明显,完全不敢与我对视不说,还总是偷偷看我,让家人们感觉莫名其妙。

    看来最近一段时间,我还是少回家比较好。

    如果雀儿还是不想嫁给老农,等驻脚儿开起来,就让她搬到驻脚儿去住。虽然已经拒绝过雀儿一次,但我没把握拒绝她第二次。看她这样子,若是与我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保不齐哪天就又来投怀送抱了。

    离家的时候,爹说要送我一段路。这话让我心里一紧,好在家里人真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只是在为雀儿今早的态度感到奇怪。

    我不敢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他,只能扯谎说,她大概是昨天见我身边有好些女人,觉得我这人花心,对我有些不放心吧。这谎说的还算有凭有据,爹信了,便念叨说,回去之后让娘好好和雀儿解释一下,省得闹误会。

    我不想让娘解释,如今雀儿对我有好感,若是娘再解释,和她说我的优点,她不就更喜欢我了?于是我对爹说,雀儿误不误会无所谓,反正她是要嫁给老农的。爹却说,兄弟媳妇对我的态度也很重要,若是有了误会,老农被吹了枕边风,我俩之间也会有误会。

    长辈的经验,我是相信的。可若是按照爹说的那么做,雀儿和老农的婚事就更没谱了。为今之计,只有找到老农,说服他改变主意,别把那个舞姐儿娶回家,这样雀儿才有可能回心转意。

    可是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老农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我,我又不能说雀儿来和我说过这件事,如果我和他说,雀儿来找我诉苦了,他俩的关系就会变得更加紧张。

    想来想去,我觉得这件事不能我来办。于是,我便对爹说,我也觉得雀儿的状态不太对,你让娘和她好好谈谈,看看她和老农之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雀儿肯定不敢把她的真实想法和娘说,她要是想和娘说,就没必要半夜三更的来找我了。我觉得她八成会把老农对她说过的话跟娘说,然后说自己不想嫁了。以娘的脾气,她一定会给雀儿做主,去找老农理论的。

    虽说同样是找人诉苦,但找男人和找女人是不一样的,找我和找我娘更是不一样的。雀儿找娘诉苦的事也会让老农不高兴,但这总比自己的女人去找自己的兄弟诉苦强。

    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我都已经尽力了。老话说的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做人,就该尽人事,听天命,不能抱着一副我命由己不由天的狂傲态度,以为自己什么都能改变,那样迟早会遭天谴的。所以不管老农和雀儿最后是能成还是不能成,我都不会再管这件事了。

    上午,回军营,与林忠升碰头,办手续。在路上,林忠升告诉我说,2月5号,皇历十二月二十九,也就是明天,整编第七军团的命令就正式下达了。

    中午,去羽江家接筑瑛。我和筑瑛在羽江家吃过饭,然后才回来。

    回到筑瑛家,我俩便开始收拾东西。其实东西都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而且筑瑛的东西并不多,无非是衣服、生活用品之类的。家具都是公寓自带的,退房的时候房东要来检查,若是有破损,就要赔钱。

    昨天上午的时候,筑瑛就已经联系过房主,约好今天下午退房,顺便把房租结清。在等候房主的时候,我出了一趟门,去迁盛居雇了一辆搬家用的大车。

    所谓的“迁盛居”,是元兴城唯一一家专门负责给人搬家的商家,每街每坊都有分店,据说在外地也开了分店。迁盛居会出租专门用来搬家的车辆,车辆有汽车、马车、骡车和两个人拉的搬家大车。迁盛居的搬家伙计在元兴城信誉极佳,据说就算是金子掉面前,他们都不会去捡。让这种人帮忙搬家,肯定是不会丢东西的。

    因为街里不能走牲口,所以街里的分店是雇不到马车骡车的,要么雇汽车,要么雇人力大车。我雇的是最便宜的人力大车,我雇人力大车不是为了省钱,而是因为筑瑛家东西不多,也就勉强能装满一辆大车。

    我雇了大车回来的时候,房东已经到了,正在房间里检查东西。这房东是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穿着锦衣和狐皮大衣,带着两个护卫。我回来的时候,她正和筑瑛争论,说沙发上有划痕,想让筑瑛赔钱。筑瑛说那划痕是本来就有的,不肯赔。

    我看见这情景,不爽的摸了摸枪套,走过去问道。

    “怎么回事?”

    那女人见穿军装的来了,立刻老实下来,不敢说话了。我走到筑瑛身边的时候,她才自言自语似的说道。

    “哼……算我倒霉……这大过年的,我可不想惹麻烦……”

    最终,她没让我们赔钱。在结过房钱,收了钥匙之后,她便把钥匙交给其中一个护卫,带上另外一个护卫,急匆匆的走了。

    留下的护卫一脸无奈,在女人和同伴走后,他小声嘟囔了一句。因为声音太小,我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在这之后,他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唉……我就不明白了,怎么越是有钱的人,就越抠门儿呢?”

    我和筑瑛对视一眼,我让她出去招呼拉大车的伙计,让他们帮忙搬东西。然后便坐在护卫旁边,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熟练的磕出一支,将烟盒递向护卫。

    “兄弟,来一根?”

    “呃……谢谢军爷。”

    护卫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抽出被我磕出的那支烟。他将烟放在嘴上叼着,然后掏出火柴,在我这边打火,想要给我点烟。我将他的手推回去,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不抽烟。”

    那护卫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将烟从嘴唇上拿下来,别在耳朵后面,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哎呀,今天没白来,上了一课。”

    “怎么说呢?”

    “怪不得您能当上大尉,我只是个小护卫,差距就在这里。”他苦笑着指了指脑袋,“您这里比我高明,比我会为人处世。”

    我看了看肩膀上的军衔,随口问他说。

    “你认识军衔?”

    “以前想考军校,去图书馆查过。”他摇了摇头,再一次叹了一口气:“小时候我爹和我说,我家祖上是做将军的,是有食邑的。还说,只要我努力读书,考上军校,以后就能当将军。结果……嗨,不说了。”

    嗯?祖上是做将军的,还有食邑?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啊?

    “老哥,请问您贵姓啊?”

    “哎呀,不敢当不敢当。”护卫谦虚的一笑,“免贵姓枪,贱名一个‘百’字。”

    好嘛!真是巧!在这里遇到本家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