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161章 克夫公主

时间:2018-04-06作者:纯白PW

    ,!

    施密特夫人和妮可来军营找我的那次,霜儿不是在营门口大吵大闹了一番吗?

    在那之后,我们团大部分的弟兄都认识她了,也知道她和我的关系不一般。

    就算弟兄们不认得她,也不知道她和我关系不一般,以她富家小姐的身份,想进南桥军营找人也不算难事。

    我不知道霜儿是从哪儿听到我在军营里养女人的事的。一点红说,霜儿目前好像只知道我在军营里养女人的事,不知道我翘了司琮魄女人的事。

    “所以说,你真的翘了司琮魄的女人?”话到这里,一点红用鄙夷的目光盯着我看了起来。

    “才没有咧!”我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那两个根本就不是司琮魄的女人!她们是司琮魄的同志!他们都是革新党!”

    关于司琮魄、筑瑛和羽江的事,我还没和一点红说过,所以她并不知道三人的身份——准确说,她根本就不知道筑瑛和羽江是谁。

    听了我的解释之后,一点红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然后就用更加鄙夷的目光看向我,眯起眼睛说道。

    “呵……不否定睡她们的事啊。”

    “呃……这个……”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发,“我没睡她们……”

    “没睡‘她们’,那就是睡了其中一个咯?”

    “呃……哈哈……这个……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哼,你们的关系与我无关。我只是在不爽,你居然腆着脸骗我说,你是童子身。”

    “喂喂喂!天地良心m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真是童子身!”

    “哼,你是不是童子身与我无关。”一点红收起鄙夷的目光,用冷冰冰的眸子看着我说:“毕霜儿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而且怀疑我和你之间有不正当关系。”

    “呃,抱歉……那你知不知道,霜儿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霜儿?”一点红微微皱了一下眉,“你这个家伙……算了,这与我无关。经过调查,她好像是在来宿舍的路上听见了这件事,然后让随行的护卫抓来两个人,给他们钱,让他们说明这些事。

    那两个人对你还算是够义气,拿了钱之后,只是说你在宿舍里雇了个女佣打扫卫生,没说别的,还帮你解释来着。不过毕霜儿还是很生气,她和我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搞得我也很生气。不过我是大人,不会和她这个孩子一般见识。”

    说到这里,一点红停下来顺了顺气,然后继续说道。

    “如今的麻烦,是毕霜儿想要辞退我,还要派她的亲信到你身边来监视你。如果不是我对她说,我是枪家雇来照顾你的,她肯定会直接把我赶走。我建议你现在就和家里人串好供,毕霜儿一定会来你家询问情况,到时候你们最好是表现的强硬一些。实在不行,你就把这个拿给她看。”

    说着,一点红拿出了一块金色的腰牌。我接过腰牌掂了掂,感觉有点沉。

    “别掂了,里面是银,外面镀了金。”一点红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儿,“都这个身份的人了,能不能有点眼光?”

    “呃……哈哈……没办法,穷惯了,没怎么见过金子银子。”

    我尴尬的咧开嘴,然后拿起腰牌,打量起来。

    “瑞王府?”

    在念出腰牌正面上刻着的三个大字之后,我抬起眼珠看向一点红。

    “王府的东西?你是王府的人?”

    一点红没有回答我的话。她皱起眉头,用复杂的目光看了我一会儿,问我说。

    “你不怕吗?”

    “怕?怕什么?”

    我愣了一下,很快便想起了与瑞王府有关的传言,不屑的笑了笑。

    “我家人不信这个。从小二爷爷就跟我讲,人的祸福只有三种来源,要么是上天赐予,要么是自作自受,要么是受人影响。

    这世上确实有会害死人的人,但那种人害死人,不是因为他们天生克夫、克妻,或是克父母、克朋友,而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坏人,所以才会害死人。

    而且人遭难,不一定都是别人的错,自己犯了错,自己却不知道,还把错误推到别人身上,说人家克夫、克妻、克朋友。这种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别说是遭难,死了都活该!”

    所谓关于瑞王府的传言,和瑞王,以及王府本身没什么关系。

    本来呢,我对那种东家长西家短的市井流言毫无兴趣,就算有人和我讲,我也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冒,一点也记不住。不过“克夫公主”的流言是例外。因为印象太过深刻,到现在我还记得很清楚。

    在我十岁的时候,图鲁沙帝国要与大先帝国进行皇室联姻。大先这边被选中的公主,是瑞王的长女昭熙公主——当然了,这是现在的说法。在公主还没选出来的时候,是没有瑞王和昭熙公主的。瑞王也好,昭熙公主也好,都是联姻人选定下之后册封的。

    当时市井有流言说,这次的联姻只是走个形势,双方都没什么诚意。大先这边选公主时避开了所有掌权皇族的女儿,特意从“边缘皇族”,也就是没有掌握权力的皇族中,选了个最不起眼的人,从他家选中了他那个有突厥血统的长女。

    图鲁沙那边也是如此。与昭熙公主结婚的男性,是个之前连名字都没听过的公爵,说是图鲁沙皇帝的堂弟的儿子。市井中有流言说,这个公爵也是选定好联姻对象后封的,只是个头衔,别说是封地了,连实权都没有。

    就在报纸上刊登了昭熙公主将与图鲁沙某公爵成婚的消息之后的第四天——也许是第五天或是第六天,反正就是那几天,报纸头条就刊登了这位公爵意外身亡的消息。报纸上没说他是怎么死的,只是说他遭遇了意外,死了,年仅20岁。

    此消息一出,全城哗然。市井中爆发流言说,昭熙公主是克夫命,谁娶谁死——没错,是爆发,我记得很清楚,在报纸上刊登这则消息的那天,所有人都在说这件事,我听了不下二十遍。后来,流言逐渐转变为昭熙公主是天煞孤星,谁和她在一起谁就死。

    流言的转变不是无根据的,据说昭熙公主出生时,她母亲难产而死。凡是给她喂过奶的奶妈,在接下来的十四年里再也没生过孩子。有人说,这是因为奶妈肚子里的孩子替娘死了,所以当娘的就不用死了。

    由于昭熙公主是瑞王府的人,所以一提到瑞王府,人们就会想起这位“克夫公主”、“天煞孤星”,从而心生畏惧。

    直到现在,市井上还流传着一句玩笑话。就是说,瑞王要是恨谁,就直接把女儿嫁给他,害死他全家。当然了,这只是一句玩笑话。这位“克夫公主”、“天煞孤星”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就算瑞王肯把女儿嫁过去,人家也不会娶。

    不过枪家人是不信这个的,我也不信。别说是区区一个瑞王府的腰牌,就算是那个“克夫公主”、“天煞孤星”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怕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