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115章 又见一点红

时间:2018-03-07作者:纯白PW

    ,!

    我突然感到莫名的烦躁。

    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开始想公事。比如说,我一住院,4连就没人带了。不过如果只是几天的时间,老农应该能管理好部队。

    说起来,在这次事件中,老农也赚了不少钱。一般的士兵站一班岗只能赚一块二毛五,这工作还不是天天有。负责监工的他一天就能赚五块钱,而且是天天有。这些天下来,他少说已经赚了五十块了。

    当然了,他赚的肯定没我多。贾龙给我的钱还剩下不少,这些钱不是不会还给他的。妈蛋的,这家伙害我受了这么重的伤,权当是赔偿的医药费了。

    啊!对了!我忘了和毕锦说家里要开驻脚儿的事了!

    毕家是做买卖的,家里有不少店铺,也许其中就有旅社、驻脚儿之类的呢!就算没有,问问他也没坏处,说不定能少走些弯路呢。

    还有……还有就是……

    “哟,挺悠闲的嘛。”

    “呜哇啊啊!”

    床边突然出现的,冷淡的女性声音,吓了我一大跳。门外的守卫听见声音,立刻开门进来查看情况。在他们打开方面的瞬间,我就已经认出了一点红的声音,可这时阻止他们进来已经来不及了。

    好在一点红身材娇小,随便往床后一蹲就能藏住自己。为了掩护这家伙,我只能硬着头皮坐起来,朝守卫挤出歉意的笑容。

    “那个……不好意思啊,我刚才后背痒痒,习惯性的伸手去挠,结果把自己给抻疼了……哈哈……其实疼到没怎么疼,就是吓了自己一跳……哎呀,这个……出去一趟,走了走,就忘了自己有伤了,怪尴尬的……哈哈……下次不会这样了,麻烦各位了……哈哈哈……”

    守卫们相互看了看,露出无奈的笑容。领头的中尉,就是之前和我说过话的中尉对我说,有什么需要尽管提,他会尽力帮我解决。

    我向他道了谢,他不以为意的摇摇手,然后便退出了房间,轻轻把房门关好。

    我等了一嗅儿,然后才转过身来,用很小的声音对背倚着病床,蜷腿坐在地上的一点红说道。

    “大姐,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一点红转过头来,用冷淡的目光看着我说:“还是说,如果我在这里,不方便你勾搭护士?”

    “才不是咧!我的意思是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一点红的穿着,与我上次见到她的时候一模一样。门口有守卫,能进来的路只有窗户。我所在的病房只有一扇窗户,窗外就是街道。医院的外墙是白色的,她的衣服是以黑色为主色调。就算她会飞檐走壁,穿着这么醒目的衣服爬墙,肯定会被行人注意到啊!

    “当然是混进来的。”

    她随手从床下抽出一个布包,放在脚边,轻轻拍了两下。

    “这里面是护士服和清洁工的衣服,我是用护士服混进来的。”

    “那你现在怎么穿着这身?”

    “当然是因为换掉了啊。”一点红转过身体,表情不变的说道:“你和毕家少爷出去这么久,我总不能穿着护士服在房间里等着吧。还是说,比起这身衣服,你更喜欢护士服?”

    “才不是咧!呃,不是……你是那个时候混进来的?”

    “就目前而言,我只找到这么一次机会。”一点红淡淡的说道,“这里的守备不是很严,但是位置刁钻,只有两个入口。窗户是走不了的,门又被守住,想混进来还是有点难度的。”

    “你不是杀手吗?”

    “杀手又不是神仙。”一点红翻了个白眼儿,“就算是我,也有很多无法潜入的地方。行军打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需要找寻机会,潜入也是如此。”

    “呃,你还懂行军打仗?”

    “看过一点兵书。”她不以为意的回答说。

    “兵书的话,我也看过一点,很长见识。”

    “看书本来就长见识。”说到这里,一点红皱了皱眉头,“也不全是这样。”

    “怎么说呢?”

    “书是人写的,什么样的人,写什么样的书。好人写出来的书,对人是有益的;坏人写出来的书,对人是有害的。就拿史书为例,正直的史官会记录事实,奸邪的史官只会曲意逢迎,写上头人喜欢看的东西,歪曲历史。”

    “呃,我觉得这也怪不得史官。如果史官写的东西不合上头人的心意,上头人肯定会找他麻烦,说不定会杀了他。这世上有肯为了正直去死的人,但大部分人还是怕死的。正直的人被杀光了,剩下的就是怕死的。怕死的人为了保命,肯定会按照上头人的意思写史书。”

    “照你这么说,歪曲历史的不是士官,而是上头的人?”

    “哈……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写史书的是史官,他们没有尽到自己的义务,所以他们也有一定责任。但是主要责任还是上头人来担,掌握实权的人不敢正视历史,非要把历史改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下面的人想不从,只有死路一条。”

    “确实。”一点红点了点头,“那如果你是史官,遇到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是视死如归,还是曲意逢迎?”

    “如果碰上这样的君主,我立刻辞官回家。”我耸了耸肩,“也不一定非得辞官,大不了不做史官,可以转职做别的。我本来就不喜欢做书记,这工作容易得罪人,吃力不讨好的,我觉得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愿意做。”

    “照你这么说,喜欢阿谀奉承的人很适合做书记工作咯?”一点红接话道。

    “我可没这么说。”我扁了扁嘴,“如果上头人是个喜欢阿谀奉承的蠢货,溜须拍马的人在什么岗位都吃香。如果上头人不是这种蠢货,他怎么可能重用这些垃圾?”

    “归根结底,还是上头人的错咯。”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我又耸了耸肩,“上头人固然有错,但下面的人只知道一味的逢迎,这也挺蠢的。”

    “所以说,接下来你也想勾搭有夫之妇?”

    “诶?”

    由于话题转变的太快,我的思路完全没跟上来。

    “刚才你不是在和毕家少爷探讨有夫之妇的好处吗?”

    “才没有咧!”

    我很想做一个否定的手势,可是由于手臂上有鞭伤,动作稍大些就会疼,所以只能放弃。

    “他是他,我是我,我是不会做那种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