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109章 圈套

时间:2018-03-02作者:纯白PW

    带老农回部队,也不全是为了雀儿着想。

    别忘了,这家伙还有任务呢。第七军团的兵都懒散的要命,若是长时间没人看着,他们就会松懈下来。万一荒楼的看守都打盹儿去了,让那两位爷跑了,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回军营之后,我去荒楼转了一圈。在被舞姐儿们榨过两次之后,这俩人算是彻底老实下来,不敢再惹事了。看守们说,这两天“一身黑”和“一身灰”都和很听话,除了昨天晚上要求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衣服以外,没提过任何要求。

    洗澡是小事,烧水就能洗,再找两个弟兄伺候着便是。可这衣服就没有了,这两位爷身上穿的衣服都是高档货,从里到外一整套下来,少说也得千八百块。这些衣服料子也高档,不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会处理的,得送到专门的洗衣店去洗,估计洗一次得几十块钱。

    本着勤俭节约的原则,我把这两位爷的衣服送去了专门的洗衣店,然后买了两套料子还算凑合的内衣和里衣。再次回到军营的时候,这两位爷已经洗完了澡。我让他们穿上干净的内衣和里衣,进被窝躲着去。在送洗的衣服拿回来之前,他们只能在被窝里呆着。

    让我意外的是,在我离开的时候,这两位爷叫住了我。他们说,在这荒楼呆着怪没意思的,想让我叫几个女人来陪。因为被我搞怕了,他们特意强调,他们只想让女人帮着暖被窝,陪吃陪酒陪聊天什么的,绝对不要那些精力旺盛的舞姐儿。

    这要求不算过分。如果只是帮忙暖被窝,陪吃陪酒陪聊天的话,去舞厅找几个年轻女孩过来就行。就算一个人一天三十块,四个人才一百二十块。如果只是一天两天的话,我还是供的起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宣盛候好像说过,相宁家是要完蛋的。相宁家完蛋,“一身黑”就死定了。只要“一身黑”死了,我这悬着的心就落下了一大半。至于“一身灰”,这人我还没得罪透,现在改变态度,对这位翼王府三公子好一些,应该还不算晚。

    于是我就去舞厅找了四个女孩回来,还陪他们吃了顿饭,聊了一会儿天。在聊天的过程中,我一直强调,我和这两位爷无仇无怨,所有的坏事都是贾龙让我做的。我就是个小少尉,得罪不起首都治安局的人,所以只能委屈两位爷了。

    翼王府的三公子是个很没主见的人。他好像把“一身黑”当成了大哥,“一身黑”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一身黑”显然是没长脑子的,我说什么他就信什么,还张牙舞爪的说什么等出去之后一定杀贾龙全家。“一身黑”这样说,他就跟着附和,完全不把我当敌人了。

    呵,杀贾龙全家?

    如果宣盛候说的都是真的,从今天起,你所享受的一切都是“送行礼”。

    我心中窃笑,然后心脏猛然一紧——我的天!我又想着杀人的事了!

    为了安抚良心,我不断的在心中告诫自己说,这人不是我杀的,他的死和我没有关系。他死是因为他生错了人家,如果他生在一般人家,而非相宁家,他不就不用死了吗?

    而且他还对由影用过强,虽然没成功,但用强就是用强。这人是该死的,这人不死,我和由影就不得安宁。最重要的是,人不是我杀的,人不是我杀的,人不是我杀的。

    这样想的话,那些欺负由影的革新党也不是我杀的,韦虎和他的手下人也不是我杀的,而是别人杀的。我没必要为了他们的死去自责,因为我没有亲手杀他们。

    对,就是这样的。我没有亲手杀人,更没有主动害人,所以他们的死与我无关。

    正想这事的时候,有弟兄来报告说,贾龙派人来找我。我顺势向这两位爷告辞,离开了荒楼,奔着营门的方向去了。

    到了营门口,我见到一个眼生的特工。贾龙组里的人我都见过,虽然不是都熟,但脸我都记得,这人我却是第一次见。他说,他是昨天才被调到贾龙组里的,是个新人。贾龙说要请我去首都治安局商量事情,我觉得不对劲,就多和他聊了几句。

    这特工不但是贾龙组里的新人,而且是首都治安局的新人。也就是几天前,他在找工作的时候被一个特工叫住,带到了首都治安局。首都治安局的人问了他几个问题,在得知他是个外地人,在元兴也没什么熟人之后,就把他录用了。

    这人说话很直白,给人一种完全没有心计的感觉。我越发觉得奇怪,但是毕锦已经说过,朝廷那边是不会杀我的,就算中了圈套,顶多也就挨顿打,打我的还是自己人。既然性命无忧,还有“任务”在身,自然没有不跟着走的道理。

    我跟着新人特工上了常胜街,那边有条去首都治安局的近路。我和他边走边聊,他对人毫无防备,一直在讲自己的事,什么家在哪里,家里有几口人,自己来元兴打工的目的,还有已经定下的目标什么的。

    他说的越多,我的心就越慌。就在我寻思,自己为啥会越来越慌的时候,一辆轿车突然冲了过来,拦在我们身前。我下意识的做出反应,拉新人特工躲避,还没等我开始跑,我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枪少尉!别怕!是我啊!”

    因为昨天才见过面,还说了不少话,所以我很容易就认出了刘青的声音。我刚刚松懈下来,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准备露出傻笑以作敷衍,车上就下来两个持手枪的汉子。

    他们二话不说,抬起枪口,对着新人特工连开十几枪。我被这一幕打了个措手不及,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其中一个汉子一拳撂倒,紧接着就被枪握把给砸晕了。

    圈套……

    在失去意识的瞬间,我才想明白一件事。

    这个新人特工被招进首都治安局,派到贾龙手下的目的,就是被人杀掉,营造出首都治安局与此事无关的假象。不得不说,这人死的真是太冤了,太冤了。

    可是我想不明白,刘青为什么会参与进来。他不是翼王府的人吗?不是给宣盛候办事的吗?而且之前我试探过他,他根本不是贾龙的人……难道说,之前他是在和我演戏?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人用鞭子抽醒了。打我的人根本不是为了拷问,就是纯粹的为了打我而打我,抽得那叫一个狠。我疼晕过去好几次,每次都被人用凉水泼醒。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凉水里必定掺了盐,否则它淋在伤口上时候,伤口怎么会火辣辣的疼?

    又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突然传来了骚乱声和枪声。战斗似乎非常激烈,我因为被折磨的太久,意识已经发沉,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感觉,有什么人冲了进来,噼噼啪啪的开始响枪,左侧腹部热了一下,然后意识就变得更加沉重,几乎昏厥。

    意识弥留之际,我似乎听见了贾龙的声音。他好像在骂人,而且是破口大骂,火气非常大,似乎是因为事情的发展完全不在预料之中。

    “贾龙……你个王八蛋……又他娘的卖我……”

    最后,我似乎吐出了这样一句话,然后便失去了知觉。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