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102章 住壶间儿

时间:2018-02-27作者:纯白PW

    ,!

    收拾好东西,从宿舍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吃过午饭,我就带着老农回家了。回家的路上,老农给我讲起了昨晚送舞姐儿们回家的事。他说有个舞姐儿相中他了,免费让他乐呵了一次,还想让他常去找她。

    我叮嘱老农说,别想太多,她是看上你的钱和权了。老农毫不在意的说,看上的不是我又能怎么样?他只是玩玩,又不会认真。我让他悠着点儿,毕竟家里还有只雀儿呢。老农随意的点了两下头,也不知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回到家,我把换洗的衣服放下,让雀儿帮忙洗了。洗衣服要用很多水,为了用水倒水方便,坊里人一般是去水站附近的沟渠边上洗衣服。雀儿端着大盆出去的时候,老农乐呵呵的跟了出去,说是要帮忙。我看他那笑不是好笑,恐怕是要借着这个机会把生米煮成熟饭。这事我是管不着的,只能随他去。

    老农和雀儿离开后,我将装了钱的布包拿出来,交给家里人。家里人见我拿了这么多钱回来,果然担心了,问我这钱是哪来的。我按照预想好的说辞解释了一番,娘问我干的是什么买卖,我说是往军队卖羊肉,毕家供货,我跑腿。

    “跑腿还能拿这么多钱,这得是多大的买卖。”

    小卧里,娘用颤抖的手抚摸着一沓沓纸钞,很是激动。

    “这毕家少爷对你是真的好,你可千万不能辜负了他!”

    “那是当然的。”我微微一笑,“我俩可是兄弟。”

    “可不就是兄弟吗。”奶奶笑呵呵的说,“等你和毕家闺女结了婚,你就得叫他大哥了。”

    呃,好像真是这样。

    要是我和毕大小姐结了婚,我就成了毕锦的妹夫,是要叫他大哥的。

    情上加亲,这对我俩来说是好事,可是对于毕大小姐就……

    我皱起眉头,心中烦闷起来。趁着家里人的注意力都在钱上,我强打起笑脸,说是出去看看老农和雀儿在干什么,然后就离开了家门。

    我为什么会烦闷呢?这压抑的感觉是从哪儿来的呢?

    出门后,我见衣服和大盆都被扔在院子里,老农和雀儿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衣服和盆都在这里,这俩人肯定不是洗衣服去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将衣服拿出来,把大盆倒扣在上面,然后离开了院子。

    坊里有类似旅馆的地方,元兴话叫“驻脚儿”,其实就是改造过的,专门用来留宿的民居。驻脚儿的后院建有厕所,但要收费使用。前院建的是卖吃食饮料的棚子,吃喝都是要收费的。要是把吃喝拉撒全算上,在这种地方住一天,至少要花三毛钱。

    驻脚儿里最便宜铺位,一天只要五分钱。这种铺位位于由仓库改成的宿间里,区区五六平方米的空间能挤下十二张床铺,分上中下三层,人躺进去只能勉强伸开,非常憋屈。因为空间太小,几乎没法放行李。

    驻脚儿里也有好铺位,比如说由厨房和粮食仓库改来的单间,每间只有一到两张床,空间相对较大,但价钱也贵,一天至少要五毛钱,比街里住旅社还贵。

    除了按天租以外,单间还有一种用法,那就是按时间收费。在规定时间内,只要不弄坏东西,你想干嘛就干嘛。一般来说,店家会用沙漏壶计时,一壶沙流完大概是一个小时,一壶时间的费用大概在一毛钱左右。

    住店的时候,如果住的是单间,而且是临时使用,直接和店家说要租几个“壶”就行了,因此这种用法被称作“坐间儿”。

    正常人住店,基本不会坐间儿,都是男男女女的,一对一对来坐间——说白了就是做那种事。所以现在一说坐间儿,坊里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做那种事。

    我家出门右转走大概五十米就有一家驻脚儿,我觉得老农多半是把雀儿带到那里坐间儿去了。我不可能去找他们,只能在家周围随便逛逛,调整一下心情。

    还没走出多远,就有一个身穿蓝色无袖锦袄的男人走到我面前。这人大概四十左右的模样,圆脸盘,八字胡,脸上挂着和气的笑容。他拦住我,欠身行了一礼,说道。

    “您就是枪理,枪少尉?”

    “嗯,我是。”我点了点头,“请问您是……”

    “在下是翼王府的管事,贱名刘青。宣盛候有请,请和我走一趟吧。”

    翼王府的人?呃……翼王府的人,为什么要替宣盛候办事?这个宣盛候是什么人?

    我对皇家与贵族的事情没什么了解,王也好,候也好,都不是我这个小老百姓能得罪的起的。人家让我去,我就必须得去。

    “请问,能让我回家通知一声吗?”

    “枪少尉,宣盛候只是想和您聊几句,用不了多少时间。侯爷就在附近的车里等您,也就几分钟的路程。”

    “那……那就麻烦您带路了。”

    我对于翼王府的人轻易找到我的事并不意外。一点红说过,翼王府在调查我,搞不好一直在监视我。就算不监视我,他们那么大个势力,想在元兴城里找到我这个有名有姓有家的小人物也是易如反掌。

    在刘青打算给我引路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家伙有可能是礼王府的卧底。万一他是来打我闷棍的,我还真得回家知会一声,免得家里人担心。

    “那个……刘管事,冒昧的问一句,您认识贾龙吗?”

    “贾龙?”

    刘青闻言一愣,然后便眯起眼睛,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枪少尉,如果我说认识,您打算怎么做?”

    如果说认识——这是话里有话啊!

    我记得,毕锦和贾龙都说过,他们不把实情告诉我,是因为我知道实情后就演不好了。可是我现在已经知道实情了,在知道实情的情况下听见这句话,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礼王府的计划已经暴露,刘青问这句话,是为了试探我的立场。

    说实话,我对礼王府的计划没有多大信心。这计划太简单了,也太好破了,而且一点红也说了,礼王府的实力要弱于翼王府。

    双方实力的差距有多大,一点红也有过表示。礼王府在占理的情况下,只要没有获得其他派系的支持,就奈何不了翼王府,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为了保险起见,我肯定会试探性的问上几句。不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表明立场。

    如果我不知道实情呢?

    嗯……以我对自己的了解,我多半也会察觉到不对劲,不会傻乎乎的把心里话说出来,而是会装傻充愣,摆出一副我只是在帮朋友的忙,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一概不知的样子。

    同样是不表明立场,前者和后者差距在哪儿呢?

    答案很简单,那就是知情与不知情。只要让对方察觉到我是知情者,那么就算我不表明立场,对方也会把我当成礼王府的人,因为我是在知情的情况下帮助礼王府的。如果是不知情,那就是真正的中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