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47章 一万四

时间:2018-02-06作者:纯白PW

    那些混蛋留给由影的时间只有三天,如果三天后见不到“一身黑”,他们就会去败坏由影的名声。

    以我自己的能力,想要摆平这件事,基本上没有可能。在这种时候,我必须低下头,做出选择。要么让由影牺牲掉自己的名声,以后我养她全家,要么跨过心中那道坎儿,去找贾龙帮忙,就算不参与他的大计划,也得把那些臭鱼烂虾干掉。

    那些混蛋的命和由影的名声比,到底哪个更重要?

    实话实说,我觉得由影的名声更重要。不过我真的是不想让人死,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只要开了这个头,以后就没法回头了。

    好在我还有三天时间。也许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我能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

    这天晚上,我让由影和小春在我的房间住下,我在客厅睡沙发——我本来是这样打算的,可是事实证明,我高估了自己的定力。

    试想一下,你朝思暮想了一年多的异性就在与你只有一墙之隔的地方,毫无防备的休息。而且你知道,不管你想做什么,她都不会拒绝你。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睡得着吗?

    如果您真的能睡着,那我真得叫您一声“爷”。

    也许真的有看官老爷能做到这一点,可我自知是做不到的。我回宿舍的时间本来就很晚,由影和小春进卧室之后,我又在沙发上辗转反侧了将近两个小时。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今天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至少得睡上两三个小时,恢复一下精力才行。为了能安心入睡,我不得不离开我的宿舍,去隔壁毕锦的房间睡。

    我过去的时候,老农躺在卧室睡得正香。这家伙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字,几乎把整张床都占上了。无奈之下,我只能在沙发上眯了一觉。

    我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中午。身上多了张毯子,估计是老农给我盖的。我去自己的房间看了看,发现由影和小春已经不在了,估计是上班去了。

    我直接去军士营房找老农,我过去的时候,老农正在营房里和几个军士打牌。我一来,营房里的所有军士,包括老农在内,全都停下自己的事,起立敬礼——昨天晚上他们也是这样,所以我才会觉得不好意思。

    “枪爷,人都送回去了,一直送到门口。”

    不等我发问,老农便说出了一番让我安心的话。

    “我从食堂给她们拿了几个饼子,都是白面的,新出锅的。”

    “谢了,老农。”

    我拍了拍老农的肩膀,心中不禁涌出一股暖流。

    “我就是来看看,马上就走,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说罢,我便转身离开了军士宿舍。在快出宿舍的时候,老农追了上来,小声问道。

    “枪爷,用我帮忙吗?”

    我轻轻摇了摇头,朝他摆了摆手,然后离开了。

    我想去食堂随便吃点东西,正往那边走的时候,营门口那边传来一声吆喝。

    “枪爷!有人找!枪爷!有人找!喂!那边那个兄弟!帮忙去趟4连!找下枪爷!说有人找!”

    好嘛,又有人找。

    我皱起脸来,抓了抓头皮,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我就是天生的劳碌命。

    “别找了!这就来!”

    在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之后,我一路小跑着来到营门口。

    营门外站着三个人,站在最前面的,一脸忠厚相的老人我认得,那是毕家的管家之一。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毕家的人都叫他“盛叔”,所以我也管他叫盛叔。

    盛叔身后的两个汉子,看起来有点眼熟,应该是毕家的家丁。这两个人面无表情,神色警惕,手不离腰,腰间还鼓鼓囊囊的,多半是带着家伙。

    盛叔面带微笑,手里拎着一个大皮箱。在看见我之后,他抬起手挥了挥,算是和我打招呼。我快步走到盛叔面前,笑道。

    “盛叔,您找我?有事儿您吩咐。”

    “没事,没事。”盛叔微笑着说,“我就是出门办点事,顺路帮大少爷给你稍点东西。”

    话音未落,他便将大皮箱递了过来。我回想起毕锦昨天说的话,觉得这箱子里装的应该是买军火用的本金,急忙接下。我见这箱子挺沉的,赶紧向盛叔道了声辛苦。

    在把箱子递给我之后,盛叔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笑眯眯的打量起我来。

    “嗯,不错,不错。”

    他满意的点了两下头,走到我面前,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年轻人,好好干,踏实干!你这人,错不了!”

    在这之后,他又凑近身体,小声说道。

    “大少爷要一份清单,最好在今晚之前送去。还有就是,提前和卖家知会一声,运货的人明后天就到,货到付款。”

    “明白了。”

    盛叔又拍了拍我的肩膀,朝我露出温和的笑容,然后就领着家丁离开了。

    我拎着大皮箱回到宿舍,将门反锁,拉上窗帘,然后才将大皮箱放在床上,打开。不出我所料,箱子里装着的是满满当当的十元钞票。钞票都是成沓的,分成上下两层,每层都是横五数十,一共五十沓,两层就是一百沓。

    我拿出一沓钞票点了点,一共是一百张。也就是说,一沓是一千块,这一箱子钱一共是十万——我的天!这家伙还真给了我十万块!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

    买军火的本金只要八万六,按照毕锦昨天的说法,剩下的一万四都是我的。要知道我一年的津贴才三千三,一万四,这比我四年的津贴还多!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赚到这么多钱!

    看着满满一箱子钱,我不禁有些飘飘然。好在我不是那种容易得意忘形的人,在意识到这是一笔巨款之后,我立刻凭着记忆,以最快的速度点出每个团需要的数额,将每一笔钱藏在房间的不同位置,将位置记下。

    最后,大皮箱子里只剩下属于我的一万四。在思考再三之后,我决定收下这笔钱。昨晚毕锦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这次我帮他省了很多钱,这是他给我的额外酬劳。亲兄弟明算账,该收的钱还是要收的,否则今后再合作,账就不好算了。

    我很想现在就把这笔钱带回家,给爹、娘和奶奶看看,让他们高兴高兴。可这样肯定会吓到他们,如果他们问这笔钱是哪儿来的,我还不好解释。

    所以现在我只能暂时把钱放在毕锦的宿舍,找个地方把它们藏好。等这笔买卖做完,拿到了剩下的分成,我就能在街里买一套房子——不,是两套。一套给爹、娘和奶奶住,一套留着自己结婚用。在结婚之前,第二套房子就用来藏钱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