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44章 求助

时间:2018-01-29作者:纯白PW

    ,!

    “由影小姐,请你自重。”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脏仿佛在被钝掉的小刀割肉。一刀,一刀,又一刀,那是从心脏发出,散发到全身,深入骨髓的痛。我不敢看向由影,只能故作镇定的低下头,装出一副检查靴子的模样,继续说道。

    “我应该让小春和你说过了,我对你,还有小春,没有那方面的想法。过去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不过这大黑天的,我也不能撵你们回去。这样吧,今晚你和小春睡我的房间,明天一早我让人送你们回去。”

    说罢,我便走到老农身边,踢了他一脚。老农被吓了一大跳,直接从沙发上滚下来,摔了个结实的屁股蹲儿。

    “哎哟哟哟哟……嘶……我干——呃,枪爷?哎哟!你可回来了!我都在这儿陪了一下午了——哎哟!你瞅瞅!天都黑了!得了!我不耽误你了!你慢慢来啊!我走了!”

    老农的大嗓门把小春给吵醒了,她迷迷糊糊的坐起来,揉着眼睛,一脸的茫然。

    “由影姐……怎么了……唉?由、由影姐!你怎么哭了?!”

    由影哭了。是我这个混蛋弄哭的。而把她弄哭的我,却连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老农,走。”

    “啊?走?去哪儿啊?”

    “喝酒去。”

    “呃,喝酒?不是——”

    “走h酒去!”

    “唉!枪爷,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怎么,不想去啊?”

    “不是想不想去的问题,你看她们……她们……”

    “她们怎么了?”

    我装作往沙发上瞥了一眼的样子,实际上瞥的是茶几。

    “今晚让她们在这儿住,明天送她们回去不就得了?”

    “不是……她们不是找你有事儿吗?”

    “有事儿还能晚上办啊?明儿个再说吧!走,咱喝酒去!”

    “不是——唉!枪爷!枪爷!你不能这样!我说!枪爷!唉!”

    “别嚷嚷!都睡觉呢!”

    我不由分说的拽着老农离开了房间,顺手把门给关上了。然后我打开隔壁房间,就是毕锦房间的门,拽着老农走了进去,把门上,然后顺手把灯打开。

    “不是……这怎么回事儿啊?”

    老农看了看我房间的方向,眉头一挑。

    “不满意啊?”

    “什么不满意?”

    “还能是什么?妹子呗!”老农嘻嘻一笑,“别装了,我都知道了!这俩妹子是毕大少爷送你的!哎呀,给准妹夫送女人,这毕大少爷是真会玩儿!”

    “她俩把事情都告诉你了?”

    “啊,都告诉我了!”老农嘿嘿一笑,“怎么着?不想帮她们啊?”

    “帮她们?帮她们什么?”

    “好像是捞人吧?”老农皱着眼角回忆说,“哎呀,东扯西扯的,和她们扯了一下午。别的事儿都没怎么记清楚,就记得那个小的说,她俩已经被毕大少爷送给你了,还有就是,那个大的说要找你帮忙救人什么的。”

    帮忙救人?由家有人出事了吗?

    由家人出事,她不去找毕锦,来找我干嘛?要论能量,这位毕家大少爷,可比我这个小小的陆军少尉大多了。

    “她没说要救谁啊?”

    “没说。”老农摇了摇头,“肯定没说!我记得我问了她好几回她都没说,说是要等你回来再说。她还没和你说啊?”

    呃,不是她还没和我说,而是我没给她机会说。

    “唉……得了,今晚你就住这儿吧,我回去一趟,看看她们到底想干嘛。”

    “嘿嘿,不喝酒了?”

    老农一脸的贱笑,还不停的朝我挤咕眼睛。这表情太恼人,我忍不住怼了他一拳,然后就在他的坏笑声中回房间去了。

    再次打开房门的时候,由影还在哭。小春在一旁慌张的安慰着,用袖子给她擦眼泪。我苦笑了一下,走过去,掏出手帕递给小春。

    “用这个吧。”

    “唉,谢谢——诶诶诶诶诶?!理、理理理、理哥?!你、你你你您你你您……你回来了?!我我我我、我……我……”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

    我轻轻摸了摸小春的头,一屁股坐在她身旁。

    “唉,别哭了。今天喝了点酒,情绪有些不稳定,刚才说的有些过了,对不住哈。听老农说,你想找我帮忙救人?怎么,家里人出事了?”

    由影一边擦眼泪,一边摇头。她用力吸了吸鼻子,想止住眼泪,可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看到这一幕,我心中一痛,匆忙的转开视线,故作镇定的咳嗽了两声。

    “不是家里人出事,那是谁出事了?朋友?”

    “嗯……是、是普通朋友……很普通的……男性朋友……”

    男性朋友?!

    我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那个被首都治安局的特工押着,头戴黑色礼帽,穿着黑色风衣、黑色西裤和黑皮鞋的年轻男人。

    不会这么巧吧!?

    在这样想的同时,不爽的情绪在心中蔓延开来。

    由影为什么要反复强调她和那个男人是普通朋友?我也没问她啊,她为什么要主动解释?是做贼心虚吗?如果是做贼心虚,那她和那个男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而她在我的面前心虚,就说明她可能已经察觉到了我对她的感情,怕我因为嫉妒不去救那个男人。也就是说,我在由影心中的印象,很有可能是个心胸狭窄的男人。

    我仔细一想,觉得由影和小春可能不是毕锦派来陪我的。由影是主动来找我的,她找我是为了求我帮忙,为了达成目的,她才说要陪我过夜,给我些甜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更伤心了。

    毕锦让她来陪我,这还有毕锦的情分在里面。如果是她为了救人主动来找我,想要陪我睡觉,这就是纯粹的交易了。被心爱的女人当成肉体交易对象,这感觉简直是痛不欲生。

    可是痛归痛,我终究是爱着由影的。如果那个男人是她心仪的对象,那我只能帮她救人,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

    呃,好像想多了,也想远了。

    我还不确定由影和那个男人之间的关系,而且由影想救的也不一定是那个一身黑的年轻人。如果由影想救的人是他,就算是我有心帮她,也没能力把他救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