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37章 蠢猪

时间:2018-01-26作者:纯白PW

    我的注意力也不在做苦力这件事上。

    毕大小姐逛得开心的时候,我正在思考昨天小春和我说过的话。

    那个男人和由影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今天会不会到升平烟酒糖茶商店外面转悠?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监视?观察地形?还是单纯的在偷看由影?

    那个男人对由影的了解有多少?他了解由影的家庭吗?知道由影的秘密吗?如果他知道这些,就说明他和由影的关系不一般。就算他和由影现在没有任何关系,他也对由影有着十足的兴趣。

    要不要试探他一下?

    如果他和由影的关系不一般,他很可能把我试探他的事和由影说,影响我在由影心中的形象——呃,说起我在由影心中的形象,现在应该已经崩塌的差不多了吧?

    我俩本来就没说过多少句话,毕锦还当着她的面说,要她和我俩一起玩。虽然我没去,但在那之后我很久都没有出现,这很容易让她误会。

    毕锦允许我去找由影过夜,由影肯定知道这件事。虽然我从来没这样做过,但是这难免会在她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最重要的是,我娘私下里替我找媳妇,找到了由美头上。由美那孩子和她姐姐一样,愿意为了家人牺牲,想要尽早嫁人。可不巧的是,她来的那天老农相中了雀儿,在看到我和老农在屋外演的戏之后,懂事的她为了不给我家人惹麻烦,自己离开了。

    相亲是大事,由美不可能不和她姐姐说。对方姓甚名谁,是什么职业,家住哪里,条件如何,这些肯定要向大姐说明白。我娘是上午去找的由美,由美中午要给由影送饭,她完全可以在这个时候把我的事讲给由影听。

    由影对我没什么了解,但基本信息她是知道的。我叫枪理,是军官,只要有这两条线索,由影就可以确定由美的相亲对象是我了。

    本来说好了要雇由美做佣人,带着老五搬到枪家住,却中途反悔,叫了别人来,这就是失信于人。虽然由美是自愿放弃的,但这事不管讲给谁听,都是我们枪家失礼。由影在知道这件事之后,怎么可能对我有好印象?

    这么一想,我好像没希望了——或者说,我已经没希望了。

    “喂喂,喂!理……理——理、理理——理哥!”

    “哇!!!”

    毕大小姐的声音吓了我一个激灵。但这怪不得我,试想一下,一个平日里对你非常粗暴的人,突然用很亲昵的称呼叫了你一声,你会不会吓一跳?

    论年龄,我十八岁,毕大小姐十七岁,她确实应该管我叫哥。但人家毕竟是大小姐,怎么可能管我这个小老百姓叫哥?

    啊……看来我受到的打击太大了,居然出现了幻听……

    “蠢猪!”

    “唉。”

    你看看!果然是幻听吧!

    我转过头去,见毕大小姐的脸又红了。这次比上次红的更厉害,上次只是脸红,这次连脖子都红了。

    “大小姐,您叫我?”

    “啊!我叫你!都叫你好几遍了!”

    “那您吩咐。”

    “吩咐什么啊!都凉了!”

    “啊?凉了?”

    “真是气人!”

    毕大小姐将手中的竹签子扔在地上,我这才发现她手上拿着的是塞牙鸡。塞牙鸡就是把一小块鸡肉穿在竹签上,放在加了高汤和各种调味料的锅里煮,煮熟后食用的小吃。因为鸡肉的块太小,连塞牙缝都不够,所以才被称作塞牙鸡。

    塞牙鸡是平民小吃,一般是一分钱一串,很便宜,穷人也能偶尔尝尝。但也只是尝尝而已,因为肉块太小,吃一串两串只能尝个味道,吃不出什么感觉来。

    毕大小姐好像生气了。

    她为什么会生气?

    哦,对了,她刚才说了,塞牙鸡凉了。

    可是为什么塞牙鸡凉了她就要生气?要说这塞牙鸡根本就不是她这个身份的人该吃的东西,我看了摊主一眼,发现他果然是浑身不自在。

    因为毕大小姐的衣着太过华贵,普通老百姓都不好意思往这边来。所以塞牙鸡摊上只有我们两个人,看起来十分冷清。

    啊,我明白了。毕大小姐是想体验一下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但是普通老百姓却避着她,所以她才不高兴了。她不好找老百姓出气,所以只能拿我出气。

    唉,我也真是惨。

    “你想什么呢!”毕大小姐直接怼了我一拳,“想什么呢!想什么呢你!”

    “呃……我……我在想……啊……其实……其实我什么也没想,就是前几天干活累着了,还没缓过来,一不小心就愣着了。”

    “唉?是、是这样啊……”

    在听了我的谎话之后,毕大小姐的气势立刻弱了下来。

    “真是的,也不注意点……你个当官的,干嘛要和当兵的一起干活啊?”

    “当官的不带头干活,当兵的能卖力干吗?”

    “那你也不能真干啊!做做样子就行了呗!”毕大小姐跺了跺脚,“你傻呀你!”

    “是,是,我下次注意。”

    “这还差不多……”

    毕大小姐嘟起嘴唇,看了看刚才她拳头怼过的地方。

    “你、你疼吗?”

    “啊?”

    “我、我是说,我刚才怼疼你了没?”

    “啊,没有。”

    “哼……哼,早知道就再用力点了。”

    “您可千万别用力,我这身子骨弱,如果把我给怼坏了,以后您欺负谁去?”

    “怼坏了也欺负你!欺负你一辈子!”

    本来毕大小姐脸和脖子上的红色已经褪去,在说了这句话之后,她的脸又“噗”的一下红了。这我能理解,“欺负一辈子”这种话可不是随便说的,男孩对女孩说那是表白,女孩对男孩说那是撒娇。毕大小姐又不喜欢我,因为口误说出这么一句话,她不脸红才是怪事。

    “那您就太不讲理了。”

    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我故作淡定的耸了耸肩,直接转移了话题。

    “大小姐,这塞牙鸡您吃够了没?您要是没吃够,就接着点,要是吃够了,咱就去别家,或是继续溜达,您觉得呢?”

    毕大小姐轻哼了一声,直接转过身去,朝前走了几步,在远离塞牙鸡摊的地方站住了。我拿出五毛钱,直接放在锅旁,然后快步追上了毕大小姐。在我追上她的时候,她便又迈开步子,不知要朝着哪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