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35章 妮可

时间:2018-01-26作者:纯白PW

    重宜坊就在南桥南边,离营区很近。

    但是那家遮曼尼人开的商店,离南桥很远,从营区走过去要二十多分钟。从那边直接往约瑟夫家走,要走半个钟头。

    从外观上来看,约瑟夫家和我家没多大差别,就是瓦片的颜色浅了点。我不打算进他家的门,不光是因为我不想和他有真正的交情,更因为我拎着价值二十块钱的烤肘子。

    第一次进别人的家门,就算不是朋友,也不能空着手啊。我能拎着它走进去,但是绝对不好意思拎着它走出来。

    就在我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约瑟夫家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门中走出一位有着亮金色头发,蓝色眸子,相貌上与约瑟夫有七分相似,清丽可人的少女。她身穿棕色的遮曼尼式长裙,上身裹着红底白纹的大先式夹袄,脚上穿着棉布鞋,手臂上挎着竹篮子,似乎是要出去买菜。

    “布吾德俄?”

    少女一开口就是我听不懂的外国话,看到她惊讶的表情,与视线末端的约瑟夫,我觉得她八成是在为约瑟夫的归来感到惊讶。

    “妮可!”

    约瑟夫也说起了外国话,我依旧听不懂。不过看他举起手中香肠、熏肉、白面包和蜡烛的动作,应该是在向少女炫耀吧?

    在这之后,又是叽里咕噜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两人在门口用遮曼尼话说了半天,那少女看起来很生气,不管约瑟夫说什么,她都不停的摇头。

    如果毕大小姐在这里,我肯定会求她帮忙翻译一下。她会遮曼尼话,还向我炫耀过。除了遮曼尼话,她还会佛兰斯话与因格兰德话,不过在我听来,这三种语言没什么区别,都是叽里咕噜的,一句也听不懂。

    哎呀,反正也听不懂,这也不是我家的事,该做的我已经做了,之后的事我才不管呢。

    就在我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约瑟夫直接丢下手中的东西,将我拽住,然后介绍似的指着我,对着少女说道。

    “妮可!达斯诶斯门范安德!瑟嗯纳姆诶斯枪!枪理!厄恩瓦芬呢维施!”

    啊!这次我听懂一句!

    枪理!他在说我的名字!

    呃,可这有什么用呢?我还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芬呢维施?”

    少女用疑惑的目光看向我,露出不信任的表情,又一次摇起了头。

    “布礼图乐俄,依施宾恩特俄儿施特。”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打住!”

    我被这两个人吵的脑浆子疼,直接拽住约瑟夫问道。

    “你俩这叽里咕噜说啥呢?怎么还扯上我了?”

    “啊!抱歉!忘了!”

    约瑟夫一拍脑袋,向我解释说。

    “这是我的妹妹,妮可。我刚才说,你是我的朋友,名字叫枪理,是少尉,可是她不信,还说我是骗子。”

    “你妹妹不会大先话吗?”

    “她只会一点点,日常的。”

    “咱俩现在说的话,她能听懂吗?”

    “一部分。”

    约瑟夫将右手抬起来,挫了挫拇指和食指。

    “很多词她不懂。”

    “那你告诉她,我就是少尉!第七军团的!不信的话就来南桥的军营来找我!”

    约瑟夫用遮曼尼语向妮可转述了我的话——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妮可听了我的话,依旧是一副将信将疑的表情。

    “你,是……他的朋友?”

    以前我觉得约瑟夫的大先话很不标准,说的硬邦邦的。在听了妮可的大先话之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硬邦邦的大先话”。

    “我不是他的朋友!”

    我怕妮可不理解我的话,于是又用更容易让她理解的方式,一边打手势,一边说道。

    “朋友!不!没有!不存在!”

    在我这样说完之后,约瑟夫赶紧又叽里咕噜的和她妹妹说了一大堆。他说话的时候指了指地上的那些东西,又看了看我,估计是在解释这些东西和我之间的关系。

    在这之后,妮可的脸色便好看了许多。她诚恳的向我低下头,说。

    “党可兹依俄!”

    “她说,非常感谢!”

    其实不用约瑟夫翻译,我也猜到她在说什么了。

    “谢谢你!非常谢谢你!”

    在这之后,妮可又用硬邦邦的大先话说道。

    “恩人!感谢!好人!祝福你!”

    她每说一个词,就要来一次深鞠躬。因为说话的速度太快,她鞠躬的速度也很快,我根本来不及拦她。

    在这之后,她又对约瑟夫说了几句遮曼尼语。在这之后约瑟夫面露难色,似乎不太想把妮可的话翻译给我听。妮可又大声对他说了几句遮曼尼语,约瑟夫才苦着脸举起右手,说了几句遮曼尼语,然后转头对我说。

    “妮可说,她会把钱还给你。”

    “她说了一大堆话,你就翻译过来这一句?”

    “她说的话,是说我的。”约瑟夫苦笑道,“她不相信我,还让我发誓,必须要如实转达。”

    连亲妹妹都不相信他——然而我对此并不感觉意外。

    “你告诉你妹妹,说这钱是你借的,要还也是你还。你要是还不上,以后就别来见我。如果在还上钱之前你还敢来找我,以后我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

    我不知道约瑟夫有没有如实转达我的话,只知道他对着妮可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不过不管他转不转达,我的想法都不会变。如果在他还上这十五块六毛钱之前再来找我,不管是因为什么,以后我见他一次就打他一次。

    “谢谢你!”

    妮可听了约瑟夫的转述的话之后,又向我鞠了一次躬。然后她便对约瑟夫说了几句遮曼尼语,约瑟夫对我说,妮可想邀请我和他们一起吃年夜饭。我谢绝了妮可的邀请,因为今天我家也要庆祝——庆祝清雪任务结束。

    拎着烤肘子回到家时,肘子已经冻实了,像石头一样硬。娘生火又烤了一下,不知是不是冻住又烤化的原因,这肘子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吃,不过大家都吃的挺香的。

    我没敢说这烤肘子的价格,如果知道这肘子是花二十块钱买的,娘非得打我一顿不可。二十块钱,这在市场上够买三四个大肘子了。而我买的这个肘子,还没有大肘子的一半大,算上骨头也就不到三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