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21章 雀儿

时间:2018-01-20作者:纯白PW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妹子名叫“雀儿”——由于对西北方言没有太多了解,一开始我以为她叫“巧儿”,后来才知道,她叫“雀儿”,不叫“巧儿”。

    在元兴话里,“雀”和“确”同音,没有“巧”这种发音。听雀儿说,麻雀在西北就被称作“雀儿”。元兴就没有这种叫法,这边管麻雀叫“雀子”,小孩子去掏麻雀窝,都说“去掏雀子窝”。

    元兴周边的地区都这么叫,老农家那边也是这种叫法。可是在认识雀儿之后,这货就改口叫麻雀“雀儿”了——瞅瞅这没出息的!

    “雀儿,你一个人从西北走过来,路上一定很辛苦吧?”

    “可不呢,辛苦着呢。裹子里也没几个板子,先起是讨食,过后见有卖艺的,翻跟头下腿,翻拱桥。我一想,这我也会啊,就试着弄,还真赚了些板子。可是我弄的不好,赚的不多,几时遇上好心人,赏个大饼什么的,才能吃饱饭。”

    雀儿的西北口音有点重,一开始的时候不觉得什么,因为她说的都是短句,而且话也不算多,仔细想想也能想明白。可等她打开了话匣子,话多了,说起了长句和西北方言里特有的词汇,我这脑子就有点不够用了。不过在交流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有点适应西北方言的节奏了,像这种程度的长句,我还是能听明白的。

    “你之前说,你从家里逃出来,是因为那个稗瘸子不是好人,你不想嫁给他。那是不是说,如果那个稗瘸子人还不错,你就愿意嫁啊?”

    雀儿皱着眉想了想,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如果他人好,就算是瘸子,我也嫁。家里已经没粮了,爹又是那副样貌,赊都没处赊。只有邻居家的大娘几时会送个饼过来,还是悄摸的,不能让爹现着。要是被爹现着,又要没皮没脸的祈人,讨酒喝。”

    “既然如此,你干嘛不逃远一些,就找个好人家嫁了?就算再不济,找个大户人家,卖身当丫鬟,也比在外面卖艺强啊。”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老农在一旁没好气的瞪着我看,就好像我要把他未来的媳妇给说跑似的——这傻货,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我这么问,是在套她的话,想知道她会不会嫁给他这个大头兵。如果她只是想嫁个好男人,只要老农好好表现一番,机会不就来了吗?如果她还有别的要求,只要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嘛!

    “我也想啊。可这世道怪乱的,走哪哪慌。这个派那个党的,还有红毛子和土匪。听人说,被土匪现了还好,跪下磕几个头,说几句好话,弄上一段,就算弄的不好,人家也会放你走。要是被红毛子现了,就要被糟蹋了。”

    “既然知道世道乱,不就更该找个安稳的地方歇着吗?”

    “我也想歇着,可是寻不得处啊。”

    说着,雀儿又吸起了鼻子,声音哽咽起来。

    “人都嫌我下贱,还说我脏。快出中邢的时候,有个汉子哄我说要纳我,却是想糟蹋我,要不是逃的紧,那就完了。遇到的好人家都是有媳妇的,养不起小的,我也不好意思跟人家。我嘴笨,不会说好话,卖身抢不过人,弄招子也没几个人看。后来听人说京城好挣板子,就跟着潮来了……”

    说到这里,雀儿已经哭了出来。我赶紧叫来伙计,借他肩上的毛巾一用,让老农给她递去,又给他使眼色,让他说点好话安慰。

    老农这人啊,心眼儿太直。我让他说好话,他倒好,直接就表白了。

    “妹子!别哭!我养你!”

    好嘛!厉害嘛!

    我要是这妹子,指定嫁你!

    不过话说回来了,你话说的是挺满,可你怎么养人家啊?

    你一个三等军士,自己都住营房呢,这妹子要是跟了你,你让她住哪儿?别告诉我你要让她住旅社啊!那地方太乱,也太危险,不是女人该常呆的地方。

    老农是个有常识的人,应该不会这么做——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走!妹子,跟我回家!”

    等等,回家?

    回哪个家?老家吗?

    从老农出门后前进的方向来看,他显然不是奔着老家的方向去的,而是奔着我家去的。因为账还没有结,我只能先结了账,再追上去,将他拦住。

    “喂喂喂喂喂喂喂!老农,你要干嘛?”

    “干嘛?还能干嘛?带妹子去咱家呀!”老农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

    “你给我打住!”

    若是在平时,老农这么说,我绝对没有意见。可是现在,绝对不行。

    我知道他想做什么,无非是想让雀儿先住在我家,等他安稳下来再想别的办法。我不是不想帮他这个忙,在安民坊这一亩三分地,谁不知道谁啊?

    你家有几口人,都是谁,几男几女,几老几少,周围人心里都和明镜儿似的。家里有儿子,多出了男人来,可以说是干儿子,或是儿子的朋友。要是多出个女人来,我家该怎么说?实话实说,说是我朋友的媳妇?

    我朋友的媳妇住在我家,这叫托妻。我一个没结婚的男人被托妻,搞不好是要被说闲话的。我一个黄花大——啊呸!我一个正直青年,名声要是被搞臭了,怎么面对将来的媳妇啊!

    就算我不在乎自己的脸面,还得在乎我们枪家的脸面呢!

    “你给我过来!”

    我拽着老农来到一旁,看了看还在抹眼泪的雀儿,压低声音对他说道。

    “我说你做事怎么不带脑子啊?把女人往我家领,也不说和我商量商量!就这么把人领去,你想干嘛?你能干嘛?你现在就能娶她啊?再说了,我们对这妹子一点也不了解,都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哪能随便领家去!”

    “枪爷!信我!她是好人!”

    啊啊啊!我信我信!她是好人!

    可就算是好人,也不能随便领家去啊!

    我毕竟还没结婚,她毕竟是个女人,就这么名不正言不顺的让她住进枪家,我怎么办?我们枪家怎么办?

    啊!对了!

    名正言顺……名正言顺……嗯,我好像有办法了。

    “老农啊,听我说,咱们这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