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19章 炸场

时间:2018-01-20作者:纯白PW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卖艺的也都不容易,毕竟能拿来卖艺的本事,都不是一般人能来的了的,否则谁花钱去看你啊?

    在我小的时候,南桥卖艺的还不是很多,人也不像现在这么集中。毕竟除了南桥以外,还有盛德路西、白马口、西市口、八尺巷这几个历史更悠久的场子可供集中卖艺。

    可是随着来元兴城卖艺的人越来越多,盛德路西、白马口、西市口和八尺巷都已经人满为患,后来甚至挤到连说书的都找不到场子的地步。多出来的卖艺者只能往南桥这边来,结果南桥很快也步了前几个场子的后尘。

    肯赏钱的人就那么多,能赏的钱也就那么多,赏了这家,那家就没的吃。换而言之,卖艺者越多,竞争就越激烈。为了争夺观众,像这女人这样,以大冬天露白腰的方式吸引客人的卖艺者就算是比较本分的了。很多卖艺的为了拉观众,干脆直接用荤段子暖场,或是直接露不该露的地方。

    那女人也是大方,得了钱之后,直接停了盘子,把只能裹住胸部以上部分的棉袄猛得向上一掀,然后赶紧放下。她的棉袄显然有些小,而且有些紧,她的胸部太大了,也太重了,在失去棉袄的包裹之后,它们就直接坠下来,直接包根本就包不住。

    她这一露,立刻炸了场——所谓的炸场,就是观众一齐叫好,而且叫好声震耳欲聋,以至于周围的场子和台子无法继续演下去。炸场之后,我身旁的一个汉子大声喊道:“我这儿有两毛!再来几个爷们儿凑够一块!让大伙儿再过一次瘾!”

    这人一挑头,立刻有人响应。

    “我出一毛!”

    “我也出一毛!”

    “我出两毛!”

    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几个汉子就又凑出一块钱来,由那挑头的汉子拿着,扔进女人脚前的瓷碗里。

    反正已经露了,而且短时间内也塞不回去,不如趁势多露几次,多赚几块钱——我虽不会读心术,但我觉得那女人就是这样想的。

    在这之后,那女人又露了几次胸,挣了好几块钱。直到场子里没人再掏钱,她才不紧不慢穿好衣服,收拾好东西,撤出了场子。

    撤场的时候,有几个衣服干净的汉子尾随过去。那女人显然知道有人跟着自己,她在不远处停下,与那几个汉子小声交谈了几句,然后便往领头的汉子怀里一扎,跟着他们走了。

    “我说你是真的傻。”

    那女人走后,我对一脸意犹未尽表情的老农说道。

    “一块钱就看个胸,值吗?”

    “不值。”

    老农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一下头。

    “值。”

    “哈?值?哪里值了?”

    “枪爷,这大冬天的,在大街上看女人露胸,就花一块钱,这还不值吗?咱俩现在去别的街,找个姑娘,给她一块钱,让她露个胸,她能露吗?”

    当然不能。

    人家不但不会露,而且会大声向周围的人求救。如果引来首都治安局的特工,我俩就得进军法处了。

    “照你这么说,好像是挺值的。”

    “你看,我说值吧!”老农咧嘴一笑,“别说是别的街,就算是去逛舞房,让脸正胸大的舞姐儿露个胸,一块钱也不够啊!咱这些人搭伙儿,五块钱就看了五次,太赚了!”

    虽然舞房和舞厅只有一字之差,但这却是两种地方。舞房本来是赏舞的地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舞房就变成了风尘之地。舞还跳着,但舞房已然不是单靠跳舞挣钱了。为了和正常跳舞的女人做个区分,舞房的女人都不叫舞女或舞娘,改称“舞姐儿”了。

    从我记事起,元兴城的舞房就是干这个的。档次有高有低,高的光进门费就二三十块,低的几块钱就能过一夜。毕锦不喜欢去这种地方,但是闵海喜欢。他说舞房的女人够妖够媚,够销魂,毕锦却不以为然。

    毕锦习惯去舞厅玩,那里的妹子是随便约的,有专门去卖的,谈好价钱就能走,也有去寻求刺激的年轻女孩,其中甚至有富家小姐。毕锦带我去玩,基本都是去舞厅,闵海则是喜欢去舞房。不过不管去哪里,我都不敢碰那里的女人,哪怕是雏儿也不行。

    男人要本分——不管什么时候,我都记得爹娘的嘱咐。在喜欢上由影之后,我就更不可能去碰其他女人了。

    “可我还是觉得有点亏。”

    “你亏啥呀!你又没花钱!我请的客!”

    “行行行,记你的情啦,下次请你。”

    “别下次啦!咱现在就走起呗!”

    “哈……还没看够啊?”

    “那个女的看够了,可南桥又不只一个女的,有人敢露,我就敢看!反正是你花钱!”

    “得,既然你想看,那咱就走起吧!”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生理和心理都很健全的男人。虽然不敢随便碰女人,但看看总行吧?而且之前的炸场给了我很大的震撼,在体验过一次之后,就想再来一次。

    为了能看到想看的东西,也为了再体验一次炸场的感觉,我和老农在南桥四处寻摸起来。老农又相中一个玩杂耍的,这次是个年轻女孩,是翻跟头下腿,演身手的。她的身材显然没有之前那个女人好,不过老农说了,那种花骨朵还没开放的感觉也挺好的,于是就大声起哄,让女孩露一个。

    那女孩显然没有之前的女人开放,把身体捂得严严实实。因为表演的很一般,周围几乎没有观众。老农这么一喊,把周围场子的观众吸引过来,想看看女孩会怎么做。

    那女孩很害羞,被老农这么一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老农见她不接话,更是来了兴致,又大喊道,一块钱给露不?

    女孩一听能给一块钱,立刻就动心了。可是她没忘记这是什么地方,若是在这里露了不该露的地方,她的名声就毁了。

    之前那女人显然是见识的多了,早已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只要能挣到钱,让她陪男人睡觉都行——最后她不是就是这样做的吗?

    可这女孩显然还没体会过真正的世态炎凉,心中还有着自己的固执。我在女孩的眼中看到了挣扎,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希望她能摇头,或是斩钉截铁的说一句:不露!

    在正式和老农交涉之前,她先和观众们说了一番话,无非是自己已经好几天没吃过饱饭,希望大家行行好。然而比起行善来,观众们更想看热闹,毕竟只要她肯露,就有人肯花钱打赏,到时候她自然就能吃上饭。

    老农也没表现出怜悯心,也许在他看来,他这就是在帮那女孩——事实上他确实帮她拉来了不少观众,而且给她指出了一条挣钱的路子。但这路子显然是歪的,是危险的,一旦步入歧途,就再也走不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