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元兴风云 第1章 如今的元兴城

时间:2018-01-11作者:纯白PW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元兴城分十八街四十八坊,安民坊是其中一个普通的平民居住区。

    传闻安民坊的枪家,祖上出过将军。那是半年前,也就是枪理被破格提拔为军官之后才传开的事。

    “爹,咱家祖上真出过将军吗?”

    枪理嚼着微凉的白面馒头,用筷子夹起一块酸黄瓜放进嘴里,发出咔嚓咔嚓的清脆声响。

    “好像是有。”

    之前在面食铺里出现过的中年汉子喝了一口蛋花汤,咂了咂嘴,然后继续说道。

    “我是听我爷爷说的,我爷爷说,他是听他爷爷说的。至于他爷爷是听谁说的,我就不知道了。”

    中年汉子的大名叫枪饼,在家中排行老二,人称“二饼”或“枪二饼”。枪理做了军官之后,人们就不敢再这样叫他。年长的改口叫他“枪老弟”,年轻的改口叫他“二哥”,没人敢再叫他“二饼”。

    枪理的爷爷是个不务正业的混子,次子出生的那天,他正在外面赌钱,把钱输光了。枪理的奶奶刚生完孩子,急需补充营养,枪理的爷爷却拿不出钱买饭,只能去邻居家借了一张饼,他自己还吃了半张。

    吃完饼之后,他才想起次子还没起名字,然后就给次子起名为“枪饼”。

    作为一个在元兴生活了几百年的家族,枪家还算是人丁兴旺。单是在安民坊,就有五家姓枪的,其中还有两家和枪理家沾着亲,另外两家也是同一个祖宗。保守估计,在元兴城内,枪姓的人家不会低于三百户。

    虽说人多,但是枪家的整体情况并不乐观。纵观整个元兴城,把所有的强龙和地头蛇都算上,里面没有一个姓枪的,或是和枪家沾亲的——换句话说,只要是姓枪的,家里就穷的叮当响。在姓枪的人家中,能供的起孩子上学,就算是混的不错了。

    枪饼就算是混的不错的那种人。他和妻子都有工作,他在轧钢厂上班,他妻子在纺织厂上班,能拿两份工资。虽说收入微薄,但只要省省,还是能把孩子送进学校读书的。

    可惜好景不长,枪理八岁那年,枪饼在工作中遭遇事故,失去了右臂。即便如此,枪饼仍然坚持供儿子读书,只靠一只手出去给人打零工。

    为了能多挣点钱,枪理的母亲主动要求加班,每天至少要工作十六个小时。就算如此,她的薪水还不及枪理现在薪水的五分之一。长时间的高负荷劳作累垮了她的身体,枪理十四岁的那年,她倒下了,从此再也不能干体力活。

    母亲倒下之后,枪理毅然决定放弃学业,辍学打工。他在社会上混迹了两年,十六岁那年他被一位军官看中,被召进了军队,并在半年前被破格提拔为少尉军官。

    “出过将军也好,没出过将军也罢,那都是过去的事。”枪理的母亲皱起眉头说道,“理啊,咱别想什么团长将军的,咱就过自己的日子,本本分分的,谁也别得罪,行不?”

    “那必须的!”枪理爽快的应了一声,“我觉得现在这生活就挺好,有吃有喝,还被人高看一眼,这不就挺好了吗?”

    “嘿嘿,还差点儿。”

    枪饼咧嘴一笑,枪母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问道。

    “还差啥?”

    “差个儿媳妇。”

    枪母闻言一愣,然后放下碗筷,一拍脑袋。

    “哎呀呀!这记性,居然把最重要的给忘了!我今天就去张罗!”

    “哎呀,歇歇吧,用不着你张罗。”枪饼自豪的一笑,“面食铺的老谢头儿知道吧?以前用鼻孔看人,谁也瞧不上。现在见了我,一口一个枪老弟,叫的那个亲热,还上赶着要把闺女介绍给咱家理子,啧啧啧。”

    “老谢头儿家的孩子都傲,咱不能要。”

    “确实。”枪饼认同的点了点头,“得找个孝顺的,能伺候你的。”

    “还得能伺候你。”枪母翻了个白眼儿,“你寻思你身体好啊?”

    诚然,枪饼的身体状况也不太好。轧钢厂的工作很累,被工厂“劝退”之后,他又开始没日没夜的打零工,差点就累垮了。虽说枪理辍学之后,家里没了最大的负担,枪饼不用那么拼命了,但是病根已经埋下,想拔除就不容易了。

    在元兴城,像枪饼夫妻这样的工薪阶层数不胜数。三四十岁的人,看起来像是六七十岁那般苍老,很多人才四十出头就一命呜呼,能活过五十就算长寿了。

    为了能让父母多享几年福,枪理在当上兵,领了第一份津贴之后,就不许父亲再出去打零工了。等他收入高了,便请来医生,给父母用药,让他们调养身体。

    “哎哎哎!爹,娘,你俩先等等!为啥你们要能伺候人为前提给我找媳妇啊?你们就不能争点气,把身体养好了,然后帮我媳妇带孩子?”

    说着,枪理拍了拍胸脯,发出结实的声响。

    “就我这身板,生他个十个二十个孩子不成问题!到时候我媳妇肯定忙不过来!”

    “你就吹吧你。”枪母用手指在儿子的额头上用力点了一下,“还十个二十个,你先给我带回个女人看看!都十八了,还打光棍呢,也不怕让人笑话!”

    “这有啥可笑话的?我又不是找不到?”

    枪理自信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

    “就我这条件,找对象还不容易吗?我不得好好挑挑啊?”

    “挑可以,但别光挑不买。”

    说罢,枪饼咬了一大口白面馒头,一边咀嚼,一边用玩味的目光看着儿子。枪理尴尬的笑了笑,赶紧岔开了话题。

    “哦,对了,最近皇城那边事情比较多,我可能没法回来过年了。”

    “皇城?皇城的事和你有啥关系?”枪母不解的问。

    “呃,我的意思是说,元兴最近可能会很乱。”枪理为难的抓了抓后脑勺,“这事说起来挺复杂的,而且我也不清楚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总之,你俩最近少出门,只要有时间,我就回来看你们。”

    “没危险吧?”枪饼紧张的问道。

    “其他军团不好说,但我们第七军团肯定没危险。”枪理咧嘴一笑,“不是早就和你们说过了吗,上面的事,我们第七军团从来不掺和,也没能力掺和。我们顶多就是抓抓东归党,革新党之类的,搞搞搜查,封锁什么的。如果警察总署能多出点力,我们也就干干封锁火车站,港口之类的工作,一点危险性也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