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517章 你的身体……是不是就只接纳过我一个男人?

时间:2018-05-27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不受控制地发出低叫——

    意识到自己发出了什么声音的时候,她死死地咬住了唇,而后才压低声音开口:“你起来啊……”

    他狠狠地在她胸口疤痕的位置吻了一下,然后竟然真的起开了。

    男人身体有上移了几分,盯着女人的脸蛋,手指摸索着她脸侧的头发:“歌儿,我想要你,所以……做一次,嗯?”

    听着男人的话,她只觉自己的整个脑袋都要炸开了。

    但……她仍旧维持着自己最后的一丝理智,看着男人坚决地开口:“不要,你给我走开。”

    “作为男人,一个日思夜想的女人终于躺在了我身下,你让我走开?”

    说到这里,他喉间溢出声声低笑:“我怎么走得开?”

    “我不管,你给我……唔……”

    拒绝的话还没说完,红唇就已经被男人堵住了。

    厉憬珩这一次吻得很凶,好像要动真格了。

    陆轻歌一张小脸扭动着,去躲他的吻。

    但男人却抬起手直接固定住了她的脑袋,他肆意地吻着,在她的口腔里胡乱搅动,勾住女人柔软的舌,津液缠在一起,发出如水般的声音。

    等他意识到女人的呼吸有些急的时候,他放开了她的唇,紧接着吻上她的脸蛋,她的眉,她的眼,和她的额头。

    每一下都很温柔,却也用力,更加……不容抗拒。

    身下的女人重重地呼吸着,感受着男人乱七八糟落下的吻,憋着一口气,抬手去打他。

    没有一点攻击力的拳头落在他背上,腰侧,反而……让他的吻更加急切了几分。

    厉憬珩的另一只大掌也慢慢地开始发挥作用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摸着摸着就摸到了女人腰侧,然后下移……碰到她身上的黑色布料。

    陆轻歌下意识地蜷起了腿,出于躲的本能,双腿想要并拢几分,可厉憬珩……直接抬腿挤进了她两腿之间。

    她,“……”

    真是……无耻,不要脸!

    他的手摸了不该摸的地方,直到……成年女人不受控制地被撩出了情动的反应。

    男人这才停下了吻。

    他一边去解自己的皮带卡扣,一边用那双被**侵染的黑眸盯着女人的脸蛋:“歌儿,从头到尾,你是不是就只有过我一个男人?你的身体……是不是就只接纳过我一个男人?”

    陆轻歌,“……”

    她会回答他的问题吗?!

    显然不会。

    很快,他已经褪去了自己身上的障碍。

    夏季,天气炎热,饶是室内开着空调,但欲火还是让男人的衬衫还是被汗水侵湿了。

    陆轻歌的额头,也泛着细细密密的汗珠。

    她也很难受,只不过……死死地抿着唇,唇边甚至都泛了白,但却……从头到尾都没有给男人半点回应。

    厉憬珩抵着她,盯着她的脸蛋:“歌儿,我问你话呢,回答我?”

    他话音落下时候,女人的抿唇,直接变成了咬唇,尤其……瞪着他的眼神里,带着浓稠的不悦和愤怒。

    但又有什么用呢?

    他稍微往前了几分,灼热的温度已经真真切切地传到了她身上,但他还在忍着,薄唇吻了下女人的唇瓣:“宝贝,我的厉太太……你不说话,是准备难受死自己?”

    陆轻歌,“……”

    男人摸着她的头发,甚至还贴心地抹去了她额头的汗珠,循循善诱地教导着:“是还是不是,不过一个字和两个字的区别,只要你给出个让我满意的回答,分分钟就可以得到满足,你想要它,我绝对会毫不保留地给你,所以,说句话这么简单的话,你又何必为难自己,嗯?”

    陆轻歌,“……”

    说?!

    说什么?!

    让他满意的话?

    告诉她……她就只被他一个男人睡过进入过,让他沾沾自喜成就满满得偿所愿?!

    简直做梦!

    可陆轻歌明明是在和男人较劲,但她也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自己也难耐的厉害。

    她甚至不知道,厉憬珩为什么这么能忍?!

    既然是来睡她的,直接点不好么?!

    她知道他不见得一定就多好受,但是就这么盯着她逼着她,就为了心底那点变态的征服欲?!

    真是……病的不轻啊!

    厉憬珩看着她连呼吸都急促了好多,女人起伏的胸时而靠近自己的胸膛,时而远离。

    若即若离……让他眼底的欲色浓厚到了极致。

    紧接着……他完全贴在了她的身上:“歌儿,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是很喜欢我才对,那为什么……回来之后每次面对我,都只是针锋相对?”

    陆轻歌难受死了!

    她双手紧紧地握着,指甲几乎攥如掌心。

    大概实在是太难熬了,她贴在床单上的头直接抬起,然后凑近厉憬珩,紧接着死死地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女人咬的很紧,很深,像是在通过另一种方式发泄自己的情绪,自己……那原本需要被填充却一直因为男人刻意折磨的空虚着的身体。

    男人皱眉的同时,彻底贯穿了她。

    很紧致。

    紧致的就算她什么都没说,他也能判断出来,这三年……她是没有男人的。

    他的歌儿,从来就不是一个会随便和男人上床的性格。

    她那么好,而他希望,她所有的美好和温柔,都属于他一个人,只属于他一个人。

    被占有的那一瞬间,陆轻歌松开了他的肩膀,脑袋重新跌回了床上。

    她还是在大口地呼吸着。

    而厉憬珩,发现女人的眼角……落了泪。

    他抬手抹去,沙哑克制的嗓音响起:“歌儿,别哭,我满足你就是了,别怕……会很舒服,嗯?”

    陆轻歌,“……”

    她偏过头,避开他的视线。

    但是心里……早就将她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

    这个男人……大半夜闯到她的家里,做贼一样地偷进到她的房间,还这么无耻不要脸地撩拨她!占有她!

    真觉得她又那么好欺负吗?!

    简直……找死!

    当然……这些都是女人的心理活动了。

    至于厉憬珩——

    他接下来做的……就是一次次地进攻。

    男人的动作很深,要的又急又凶,但同时也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满足了她。

    ————

    求月票……今天万更毕。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