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516章 我是专门来睡你的

时间:2018-05-27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朝厉憬珩扔过来的被子被他抬手一挥就丢到了一边。

    而且……男人直接单膝跪在了床上,长臂一伸就抓住了她的手腕,手机在匆忙的躲避中直接掉在了床上。

    其实……相比陆轻歌,厉憬珩显得不慌不忙了很多。

    就比如现在,他抓着她的手腕,但并没有着急把她往自己身上扯,而是慢条斯理地欣赏着她的一脸慌乱。

    男人薄唇张合,笑意玩味:“歌儿,你想给谁打电话?”

    她没回答,挣了挣自己的手腕:“你放开我!”

    “放开?”他拉长音调,盯着她的眸底兴趣浓厚。

    陆轻歌不傻,自己不会再回答个“嗯”之类的话,但她并没有放弃挣扎,甚至上了另一只手,去一根一根地掰他的手指。

    厉憬珩看着她的动作,落下四个字:“徒劳无功。”

    语罢,直接一用力就把女人拉到了自己怀中。

    她猝不及防地撞上他的胸膛,脑袋磕了一下,虽然不至于疼,但也并不怎么舒服。

    因为男人的扯动,她一只腿也变成了跪在床上。

    厉憬珩抬手摸上她的脸:“歌儿,白天在车里,你公然挑衅我,是觉得带着两个保镖,我就真的不能把你怎么样了吗?”

    “是又怎么样,你刚才难道不是怕我给保镖打电话才抢了我的手机?”

    他零间隙地接话:“不是。”

    她看着他,红唇紧抿,不用猜也知道女人的唇瓣之后是紧咬的牙关。

    他唇角笑意更深,还很耐心地开口和她解释:“我不让你打电话,是为你好。”

    陆轻歌,“……”

    简直……扯淡!

    厉憬珩紧接着再次开口了,意味不明地问句:“你觉得我大半夜出现在你的房间里,是打算过来看你睡觉的么?”

    她瞳孔不自觉睁大了几分。

    男人毫不避讳地开口,连面上的笑意都变得更加无耻:“我是专门过来睡你的,一是为了回报你白天在车里对我的……挑衅,让你认清楚现实,然后下一次学着听话;二么……”

    他长指拂过她的唇瓣:“歌儿,阔别三年,我憋得难受,从第一次看见你回来,就一直在想着什么时候能再尝一尝你的滋味,所以……不让你打电话是顾及你的感受,不想让你的保镖听着你嗯嗯啊啊,毕竟会有损你这个主人的脸面,你说呢?”

    陆轻歌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厉憬珩,这是我家我的地盘,我们也离婚了,你怎么能无耻地说出这些话?!”

    “为什么不能?”

    “我不愿意,我不愿意你敢强来就是犯罪。”

    男人饶有兴趣地反问:“犯罪?”

    “对,你是犯罪!”

    他直接笑出了声,然后按着女人的后脑勺在她红唇落下一吻,离开之后薄唇贴着她的耳畔:“歌儿,这是在海城,海城谁敢把我怎么样呢?尤其……你说我强了你,我就一定会承认?”

    陆轻歌,“……”

    她突然觉得自己在劫难逃了。

    而厉憬珩,也果真没有让她失望。

    男人额头抵上她的,然后一直用自己的力道逼着她身体后倾,直到她招架不住完全横躺在了床上。

    他虚压在她身上,疼惜地摸着她的脸蛋,喉结滚了滚,才薄唇张合地问她:“这三年,你有没有想过我?”

    大半夜,又是在卧室这样的独立空间内,陆轻歌知道喊是没什么用的,或者说很清楚自己可能难逃被睡这一劫。

    所以她没有闹腾。

    但……让她完全服从他,顺着他的意思?

    做不到。

    女人别过脸,无视他的问题。

    厉憬珩也没有追问什么,而是开始抬手去推她的睡衣,男人的手从她的腿上慢慢往上。

    陆轻歌皱眉,抽出一只手制止住了他:“厉总,你觉得我不能把你怎么样,所以现在开始直奔主题了吗?”

    “不可以?”

    “我拒绝。”

    他轻笑:“拒绝有用的话,我还能把你压在身下么?”

    陆轻歌,“……”

    她自然是知道没用的,只不过想要以此来拖延时间,说不定他真的在某一刻就真的丧失了兴致,而她……也可以逃过一劫。

    睡衣被撩的愈来愈高,她的黑色蕾丝内裤暴露在了空气中,但此刻……厉憬珩是盯着她的脸的,所以应该也看到。

    但……还是很让人觉得羞耻。

    毕竟他的手一直在乱摸,在到处……点火。

    陆轻歌意外的是……男人把睡衣撩到她胸口的时候,突然停住了。

    他的视线也从她脸上收起,黑色的头颅缓缓下移。

    女人皱眉瞥了他一眼,才发现厉憬珩此刻正专心致志地盯着她……胸口的伤疤。

    因为姿势的问题,她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但男人很快开口说话了,沙哑的嗓音性感而磁性:“歌儿,对不起,之前我不知道……不知道原来你默默地为我做了这么多的事,甚至……女孩子这么娇贵的身体,都因为我中了一枪,我承认……是我的错。”

    她看着天花板,语调平和地开口:“中枪的事情你没错,是我自己要救你的,不过……再怎么说我也算是救了你一命,如果厉总对我的救命之恩怀有一丁点感激的话,那么,现在放开我,然后从我家出去,那我也可以勉强承认,当年自己救的……是个人。”

    女人话音落下之后,空气就这么安静了下来。

    厉憬珩还压着她。

    他没有说话,更没有从她身上起开。

    男人松开了她的睡裙,长指朝那道丑陋的疤痕摸去。

    刚碰到的时候,陆轻歌的身体敏感地缩了一下。

    她眉心皱的离开,开口喊他:“厉憬珩,我救了你,你就是这么猥亵你的救命恩人的?!”

    这话……并没有阻止厉憬珩继续下去的动作。

    他拇指的指腹,从疤痕左侧摸到了疤痕右侧,然后缓缓俯身,薄唇一点点地朝女人的胸口靠去……

    直到……吻在了上面。

    陆轻歌心颤,下意识地抬手去推男人的头:“厉憬珩!你给我起来!”

    他对她的话充耳不闻,甚至……舌尖还伸出来,柔软地舌覆上了那道凹凸不平的疤痕上……

    ————

    求月票啊,都27号了呢,月底了,投月票啦……3.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