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 第515章 你……你怎么进来的?想干什么?!【厉总夜袭陆宅】

时间:2018-05-27作者:素时了了

    陆轻歌嗤笑:“厉总,你未免太扯了吧,宋先生好歹是你曾经的朋友,你就是这么猜忌你朋友的?!”

    男人薄唇微勾:“正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手段,更何况,我从来没说过我不是一个重色轻友的人。”

    陆轻歌,“……”

    她抿唇,视线望进他黝黑的瞳仁中:“那又怎么样,他要和我结婚,我就会嫁给他吗?!”

    男人笑意幽深,“我等得就是你这句话。”

    到现在,陆轻歌才突然发现自己又在不知不觉中如了那男人的愿。

    一种叫恼羞成怒的东西慢慢在脑海中蔓延开来,连带着她开口说话的声音都带了情绪:“aaron,停车。”

    保时捷停下之后,陆轻歌连看都没看他,看着车窗外:“话说完了,你下车吧。”

    男人也没耍无赖说不下或者什么,不过……他伸手捏住了陆轻歌的下巴,使力将女人的脸转了过来,开口是警告的语气:“以后,给我离宋时远一点。”

    陆轻歌好笑:“厉憬珩,是什么让你觉得我还会听你的话?”

    他薄唇噙着笑,也不怒,只是道:“可以不听,你试试看。”

    试试啊……

    那就试试!

    女人挥开了他的手,然后随机就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好像就真的是为了试试他能怎么样一般,拨通了宋时的号码,开口说话的时候,声线都温柔的几分:“宋先生,你到公司了吗?”

    “……”

    “那好,有机会下次见。”

    “……”

    她和宋时通话的时间很短,这段时间内,厉憬珩就一直盯着她,看着她的每一个动作。

    男人是最不能刺激和挑战的生物。

    所以陆轻歌不知道——

    那一瞬间,厉憬珩心底真的动了在车上就把她压在身下让她臣服的冲动!

    但碍于前座还有两个男保镖,他忍了。

    男人抬手按了两下太阳穴,唇角的笑意都变得凉薄了起来,他什么都没说,推开车门下了车。

    车门关上之前,厉憬珩盯着她:“歌儿,下次见面,我不会就这么轻易饶了你,你必须记住,女人不管多独立多强大,但看上她男人……永远希望她在自己面前,是一种被征服的状态,嗯?”

    陆轻歌,“……”

    她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他也并不需要她的回应。

    男人话音落下之后,摔上了车门,长腿迈着走到了一直跟着保时捷的那辆黑色古斯特上。

    这一次……厉憬珩上了后座。

    他坐在车上,只觉得浑身的神经都被那个女人挑起了。

    刺激又……蠢蠢欲动。

    厉憬珩点了根香烟。

    他把香烟夹在唇间,紧接着又拿出手机,找了个号码拨了过去,拨通之后,男人小臂伸到车窗外,弹了弹宴会,薄唇张合开**代:“找一个专业破译密码的人,我要陆轻歌现在别墅的密码。”

    “是,厉总。”

    他又抽了一口烟,烟圈吐出之后,眼神带着几分迷离,追问道:“那个叫brody的,搬出去了吗?”

    “今天一早就搬出去了。”

    男人按揉着眉心,道:“盯着他。”

    “是。”

    电话很快被挂断了。

    男人抽完一支烟,才对坐在前座的司机说了句开车。

    古斯特驶出去之后,车窗缓缓省了起来,他把玩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只觉得……期待已久的某些事情正在缓缓到来。

    时隔三年,他曾经的厉太太,如今尝起来应该是什么味道?!

    ……

    陆宅。

    晚上十一点半,一切万籁俱寂。

    佣人自然是不会住在主宅的,楼下客房里是两个保镖在休息。

    厉憬珩轻松输入密码之后,别墅的门就开了。

    他虽然是不请自来,或者说是偷偷进来的,但……男人却没有一点作为贼的自觉。

    而是……明目张胆地打开了客厅中央最亮的那盏水晶吊灯。

    紧接着,他迈着长腿上了二楼。

    主卧房门外,男人按下门把,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并不黑,因为开了夜灯,男人寻着暗淡的光芒走到了房间内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之后,不紧不慢地从西裤口袋里取出一根烟,点上。

    他一边抽烟,一边看着躺在床上睡觉的女人,眸低泛着危险的光。

    陆轻歌睡眠其实不深,从打火机响起那会儿,她已经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是迷迷糊糊地也没有睁开眼睛,可能觉得自己是做梦了什么的。

    直到……房间里的香烟味道越来越浓。

    她迷迷糊糊地抬手,按开了床头的灯之后,支着手臂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寻着烟味朝那张单人沙发的相仿看了过去——

    厉憬珩。

    他指间夹着染了一半的香烟,白色烟雾在他身前缭绕,衬得男人英俊坚毅的面容缥缈了几分。

    挺拔的身影坐在那里,像个暗夜的王者一样,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带着……**的审视。

    陆轻歌瞬间清醒了!

    她下意识地拉了拉盖在自己身上的薄被,紧紧攥着,而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开口问他:“你……你怎么进来的?想干什么?!”

    女人问完之后,瞥了眼自己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伸手去拿。

    厉憬珩瞬间就把香烟暗灭在了手边的烟灰缸里,丢掉烟头之后起身,阔步走到女人身前,不费吹灰之力就躲过了她手里的手机。

    男人朝她吹了一口气。

    陆轻歌皱眉,瞪着他:“神经病!”

    他薄唇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歌儿,我记得之前你说你肺不好,闻不了太浓的烟味儿,作为你男人,我还因此戒了烟,怎么,现在好了?”

    她瞪了他一眼,视线落在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上,因为她的手机在那里。

    这栋别墅的隔音效果很好,她喊aaron和cole是喊不动的。

    所以……只能打电话。

    可……手机在男人手里握着。

    陆轻歌似乎是为了争取时间,竟然真的开口回答了男人的问题:“肺不好……但不代表治不好,长期坚持吃润肺的东西……自然就好了,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她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机,话音落下后,女人带着豁出去的架势从男人手上夺过了手机,然后将被子往他身上一扔,就忙着去找号码……3.7.
小说推荐